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湯姆歷險記》的作者是誰?馬克.吐溫嘛!那你們知道馬克.吐溫的書,全都是在床上寫的嗎?我的書就幾乎都是在床上讀的,你們有在床上讀書的經驗嗎?那你們知道在床上讀書會怎樣吧?」盧建彰說,「會被書砸到臉啊!」

身為屢獲大獎的廣告導演、創意總監、跑者及作者,盧建彰周遭似乎總籠罩著一種靜不下來的磁場,不是「毛躁」,但接近「不安份」,連他以講者身分出席第四場「閱讀偵探社」活動,開場都不照絕大多數講者「站上講台、問候聽眾、自我介紹」的慣例,而是拿著剛試用的mooInk和聽眾閒聊,還做勢要把Readmoo讀墨放在現場的展示機偷偷放進自己的背包。

「我沒想到它這麼輕耶!放進包包很剛好啊,在床上看書也不怕再被砸到臉了;」盧建彰拉著聽眾繼續講,「很適合送禮。前陣子中秋節啊,很多人送月餅,你們知道一個月餅熱量有多少嗎?雙黃的那種,一顆800大卡,你們知道『800大卡』什麼意思嗎?不知道?好,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每公里跑5分鐘、連跑5公里,會消耗360大卡。」

這數字盧建彰怎麼這麼熟?因為他每天固定跑5公里。「2000年的時候,我還在信義區上班,那時和龔大中一起跑步,規定沒想到idea就不能停下來;」盧建彰說,「很少會坐在辦公室裡就想到好的idea啦!我現在每天跑5公里,大概半小時,所以想一個idea的時間可以用跑75公里、100公里來算,多數好點子我都是在規律運動,就像跑步游泳的時候想到的。」為什麼呢?「因為跑步很無聊啊,哈哈哈,」盧建彰大笑,「無聊的時候要有聊,就會開始想東想西嘛!」

盧建彰認為,運動讓人有自信、有魅力,「其實運動什麼時候都可以停下來呀,但你要自己決定;為自己負責、自己決定,才是重點。」

沒什麼的都會有什麼

喜歡跑步,喜歡閱讀,乾脆趁著跑步時跑到書店買書,一舉兩得。「一次至少買兩本,如果挑了第三本,就要再找一本,總之要買偶數,你們知道為什麼嗎?這樣拿著跑回去兩邊才會平衡嘛!」盧建彰說,「我覺得買書是最聰明的消費,懂投資的人都應該買書。一本書兩、三百,像『字母會』系列,我認為作者群的等級根本就米其林三星大廚,現在在台北隨便吃一餐一、兩百起跳,你還不知道做菜給你吃的那個是什麼等級,肯定都不是三星。」

喜歡閱讀,於是也想推廣閱讀,「我問我的朋友、也是『字母會』作者群之一的小說家黃崇凱,『我能做什麼?捐錢嗎?』黃崇凱對我說,『你捐什麼錢?捐片吧!』」盧建彰想想有理,找了自己多年合作的監製和攝影師,在無預算的情況下,拍了兩支談「字母會」的網路廣告片。

「大家有看到廣告片裡那個布幕吧?你們知道我為什麼要用布幕把人遮起來嗎?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播完廣告片之後,盧建彰抓著聽眾問,聽眾提出種種猜測,從閱讀的象徵到增加神祕感有人講,不過盧建彰承認,「啊就因為沒錢啊。沒錢所以沒有專業演員,沒法子拍表情很細的表演,所以用布幕把人遮起來,為的是藏拙,但是觀眾會自行賦予各種意義。」

拍過許多預算充足的大型企劃,但遇上「沒錢」的案子,盧建彰似乎也不曾困擾,「資源少就立於不敗之地了嘛!你們想,沒有資源你都願意做,那還有誰有資格批判你做得好不好?」盧建彰說,「而且沒資源也是最有創意的時候,像『字母會』的例子。我不會說那兩支是多了不起的廣告片,但我利用這個機會講了我想說的想法,這個很重要。」

要拍能表達想法的作品,沒想法就不要硬講──不過工作上有時客戶的想法不是這樣。「雖然來開創意會議,但大家的想法都是『啊你就照先前那樣再做一次就好』,因為那是之前主管決定的方向,做了安全。」盧建彰舉例,「有回要做瓷磚廣告,但實在想不出什麼好點子,客戶也說照之前那樣做。我想來想去,覺得沒看過瓷磚是怎麼做出來的,所以要求去看看工廠。」

沒人提過這種要求,工廠又相當偏遠;好不容易到了工廠,盧建彰沒理會一貫的介紹流程,跑去找一個老師傅搭訕。老師傅說自己是做品管的,盧建彰問要怎麼做?老師傅說拿個小槌子敲,聽聲音就知道。

「原來瓷磚的品管是用耳朵做的!」盧建彰回憶時還是很興奮,「聽到那個,我突然就想到點子了。老師傅覺得這個沒什麼,但沒什麼的東西,都還是會有什麼。我們要在工作裡,賺到比錢更多的東西。」

公益是最好的生意

拍廣告就是要賣商品,但盧建彰明白,在網路時代,這一切的意義都與以往不同。「我一開始做汽車廣告時,先看過所有汽車廣告,發現所有廣告從第一秒開始到第三十秒,都在告訴你:『這是車這是車』。」盧建彰說,「從前大家只能在老三台播電視廣告,你要在廣告裡解釋產品,但現在人對產品已經不感興趣了,他不知道那是什麼,他馬上可以google,而且產品的同質性高,Nike出了Dry-Fit,其他品牌也會有,只是名字不一樣。」

倘若人們不在意商品,那廣告該談什麼?「人們不在乎你的商品,除非它解決了人們的問題。」盧建彰提起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簡稱SDGs),「現在每年都有大企業在研發符合這些目標的產品,並向消費者強調自家公司如何在這些方向盡心盡力。「所以先前有個保險公司找我做年度最大的廣告提案時,我用真實案例談了台灣的空汙議題。客戶很滿意,那支廣告也得了獎。」盧建彰說,「台灣人沒什麼資源,所以更不能沒創意;拍廣告要做的是解決問題,不是重覆大家都知道的答案。解決人類的問題,就解決了銷售的問題。」

於是,公益成了最好的生意。

從某個層面來看,盧建彰答應擔任閱讀偵探社的講者,出發點或許也在解決問題。「我有一個女兒,我現在接工作都會先想:我做這件事對她的未來有沒有幫助?」盧建彰表示,「我認為在座各位未來都會成為社會的中堅分子、企業的領導人,也就是說,二十年後我女兒從學校畢業,求職面試的時候可能就是遇到你們,而你們把世界變成什麼樣子,也會決定我怎麼死。所以我今天來和大家聊聊。」

要有想法,要有創意,要能解決問題,所以一定要閱讀,加上剛提及女兒,盧建彰笑了,「她今年五歲,不識字,是個文盲,但她一天看三本書──那你們呢?」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