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unsplash

面對無法交心時的寂寞,我們會讓自己守好「角色本分」

文/榎本博明;譯/李彥樺

有些學生告訴我,他們只能跟朋友說些無傷大雅的玩笑,或是交換一些可有可無的資訊,卻沒有辦法互相吐露心聲,因而感到很寂寞。

就如同前文所描述的那樣,他們只能配合著對方,隱藏自己的真實情感,裝出符合對方期待的反應。其實他們並不是故意想要表現得虛偽,只是不希望破壞氣氛,或是被當成怪人,才會自然而然地表現出虛偽的一面。

以我實際上觀察學生互動的感覺,我發現學生們相互之間雖然還是像以前一樣多話,氣氛非常熱絡,卻少了一股像以前一樣能夠互相傾訴內心真正想法的氛圍。

由於我經常親眼目睹這樣的現象,所以我在自己的著作中指出現代的朋友團體之間的對話有綜藝節目化的傾向(《綜藝節目化的一群人——你的角色是否展現出了「自我風格」?》廣濟堂新書)。什麼叫做綜藝節目化?意思就是大部分的發言都只是為了博取笑聲。

有些學生告訴我,他們因為覺得這樣的朋友關係實在太空虛,忍不住吐露了一些真心話,沒想到卻因此而破壞氣氛,朋友們都露出尷尬的表情。自從有了這樣的經驗之後,讓他們再也不敢說真話了。

這讓我想起了精神科醫師大平健曾經發表過的看法。他認為在現代的年輕人之間,「體貼」的本質已產生了變化。從前的體貼是「治療性的體貼」,現代年輕人的體貼卻是「預防性的體貼」。

具體來說,從前的人想要維持圓滑的人際關係,做法像是「互舔心靈的傷口」,但現代年輕人的做法卻是「打從一開始就不傷害對方」。

從前的人會觀察對手的心情並加以認同,藉此來增進雙方的關係,現代人則是打從一開始就不加以碰觸或干涉。對他人的心情盡量設法迴避,成了現代人相互之間維持圓滑關係所不可或缺的心態。大平健認為「體貼」新舊定義的最大差異,就在於從前的人會觀察他人的心情,而現代人則不干涉他人心情。

想要擺脫在他人心目中的印象

對於不擅長調整自我呈現方式的人來說,角色確實是相當好用的工具。只要事先決定好角色,就可以清楚掌握自己在他人眼中的形象,以及他人對自己的行為抱持什麼樣的期待,如此一來就不會再迷惘於不知如何呈現自己。

而且還有一個好處,那就是只要依照角色的性格表現自我,就算不小心說出不適當的話,旁人通常也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例如:平常就維持「天真角色」的人,就算聽話時心不在焉、說話時又雞同鴨講,旁人也會以「他就是這麼天真」一笑置之;平常就維持「潑辣角色」的人,就算為了宣洩情緒而說出什麼重話,旁人也會認為「他從以前就這麼潑辣」,而不會與這個人一般見識;至於維持「裝酷角色」的人,就算板起了一張臉,也會被視為天經地義。

但另一方面,卻也有可能受到角色形象所局限,而無法自由表現出最真實的自己。依照角色的既有形象採取行動,可以很容易受到同伴接納,不必每次都隨著場合不同而煩惱該採取什麼樣的行動才合適,這雖然是角色設定的優點,但也因為角色的束縛力太強,有時反而會造成身不由己的情況。

例如平常維持著「秀才角色」的人,有時也會想要和大家一起放縱嬉鬧。平常斯文安靜的角色,有時也會想要大聲說話或惡作劇。然而一旦做出這種事,周圍的人都會嚇一跳,認為「這不像他會做的事」。因為這個緣故,本人往往會自我壓抑,讓自己維持在角色的本分之中。

角色設定雖然方便,卻也有著這樣的不便之處。尤其是對旁人反應特別敏感的人,大多無法快速適應環境的變化。每到升學或新學期重新編班的時候,往往會先壓抑自己來觀察周遭的狀況。如此一來,就很容易被認為是認真、老實的角色。或許本人其實很愛玩、很喜歡瞎起鬨,卻因為受到尚未熟悉環境時產生的角色形象影響,而不敢表現出真實的一面,陷入了身不由己的狀態。

相反地,如果是為了融入群體而經常扮小丑的人,也會變得不敢表現出認真嚴肅的一面。就算是平常眾人眼中的開心果,總也會有煩惱,有心情鬱悶的時候。如果在這種時候,進了教室還得不斷搞笑來取悅他人,內心很可能也會產生自我厭惡的心情。

※ 本文摘自《社交焦慮》,原篇名為〈疲憊的朋友關係〉,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