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楊原

養心殿絕對是人們遊覽北京故宮時會駐足的地方。清代自雍正後,這裡便是皇帝最主要的辦公場所,批閱奏摺、與大臣召對,即便是清末的垂簾聽政,也是在這裡進行,在政治上的核心地位不言而喻。但人們投向養心殿的目光過於集中在政治,往往忽略它還是皇帝的寢宮,人們熟知的大量宮廷生活場景都發生在這裡。比如乾隆皇帝在此欣賞他最珍愛的古董、書帖;每逢大年初一在這裡舉行的明窗開筆[1];皇帝翻牌子的宮闈祕聞。

這個話題早已被人們熱議多年,而眾多不負責任的清宮戲,又為觀眾呈現出各種神奇的侍寢方式,很多民間傳說對此有各種豐富的渲染,弄得頗有儀式感。其中一個比較有代表性的場景是這樣:皇帝睡前要翻后妃的牌子,命其侍寢,被翻到牌子的妃嬪,去見皇帝前要一絲不掛,由幾名太監用一條大被子裹起來,只露出腦袋,然後一直抬到龍床,靜候皇帝到來。

這種說辭廣為流傳,相信大部分人在文學或影視作品中都看過這種場景,而且還會以「呂四娘刺雍正」的民間傳說為證據:雍正帝興文字獄時,江南名士呂留良遭掘墳戮屍,其女呂四娘喬裝為秀女,懷揣利刃,借侍寢之機,將雍正的人頭割下,以報一家之仇。此後,宮廷出於對皇帝安全的考慮,便開始上文提到類似「捲春餅」的侍寢方式。

對於宮闈祕聞,民間多不加考證,奇葩的豔史更容易受到歡迎,傳播範圍更廣闊。不過這種說法並非空穴來風,一些野史雜說確實對侍寢有過類似的描述,如《清宮詞》、《清宮遺聞》等,其中以《清代野記》的記述最為詳細,按該書中「敬事房太監之職務」一條:

帝食畢,太監舉盤跪帝前,若無所幸則曰去,若有屬意,則取牌翻轉之,以背向上。太監下,則摘取此牌又交一太監,乃專以駝妃子入帝榻者。屆時,帝先臥,被不覆腳。駝婦者脫妃上下衣皆淨,以大氅裹之,背至帝榻前,去氅,妃子赤身由被腳逆爬而上,與帝交焉。敬事房總管與駝婦之太監皆立候於窗外。如時過久,則總管必高唱:「是時候了。」帝不應,則再唱,如是者三。帝命之入,則妃子從帝腳後拖而出,駝妃者仍以氅裹之,駝而去。

這段記載說的是皇帝每日在晚膳後翻牌子,有個太監專門負責去背后妃,等后妃到寢宮,還要從皇上的腳下爬進被窩。而敬事房總管和那位背妃嬪的太監還要留在窗邊聽,負責提醒皇上不可縱欲過度。待后妃侍寢完畢,再由那位太監負責把她背回去。此外,這篇記載後續還提到如果皇帝不想讓這名妃子懷孕,太監能透過按摩的土法避孕,因為太過荒唐,我就不予摘錄了。

民國初年,這個門路的「宮廷祕聞」比較多,但和以往清人筆記對宮廷生活的描述相比,內容水準有很大的差距。一八九八年經歷「戊戌政變」後,光緒帝被囚於瀛臺,宮廷已經有十多年沒出現過后妃侍寢的事情,大多數宮女、太監並沒有親身經歷。這類侍寢的說法多是一些宮女、太監道聽塗說來的,這些人本身沒有受過正規教育,沒什麼辨別能力,在宮裡當差的時代或身分,大多遠離帝后生活,平日之間搬弄是非的對話多是捕風捉影、添枝加葉,實質上和那種「三隻蝦蟆五個眼[2]」的市井傳聞差別不大,但因為是所謂宮裡傳出來的,更容易讓人採信。

加上社會在經歷清末多年的反滿革命宣傳後,民間更容易接受一些被醜化的宮廷奇聞,讓這樣的說法很有市場。像《清代野記》這樣的記載,嚴重違背清代宮廷生活禮法常識。大家都聽說過清宮的規矩極嚴,所謂規矩的根本就是禮法,即儒家所講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每個人要根據自己的身分位置,嚴守相對應的行為規範。規矩嚴苛,指的就是對身分界限有明確劃分,越界將面臨懲罰。后妃也好,皇帝也罷,都是如此,並不是說在後宮,皇帝就可以隨意踐踏他人尊嚴。一切懲罰都有規定,都是依照禮法行事,否則「君不君」,則「臣不臣」,這一點在清代後宮非常顯著。一些製作相對精良的清宮劇,已經不採用這種很能吸引目光的鏡頭,從另一面說明了這種謠傳的荒唐。

野史中的這種記述,皇帝對后妃「捲春餅」式侍寢要求,首先就是越禮之處,自降身分,按過去的話說是「不尊品」。后妃將衣服脫光,用被子裹住全身,從自己的居所被抬到皇帝的養心殿,即便她住的是距離養心殿最近的永壽宮,一路上形同遊街,而且嬪妃平日出行都有很多人侍候,即使是在御花園散步也有人陪著,都有制度安排,深宮的夜晚絕不會出現這種「豬八戒背媳婦」的場景,實在不合身分。負責背后妃侍寢的只有一名太監,不僅要背過來,還要背回去,清宮太監的數量向來都在三千人以上,何必只用一人呢?太有悖常理。

多年前,朱家溍先生曾在《故宮退食錄》對侍寢問題有比較詳盡的闡釋,至今是比較權威的研究。按朱氏研究,養心殿是皇帝的寢宮,翻牌子的事,基本上是在養心殿進行。清代皇帝早晚兩次進膳都會翻牌子,用早膳前,太監會呈上一個托盤,擺放的都是寫有大臣職務和名字的紅頭牌(王公專用)和綠頭牌,皇上透過翻誰的名牌,決定飯後和誰一起商議相關國事。至晚間,也是一樣的程序,皇帝會在晚膳前透過翻牌子決定要不要安排某位后妃侍寢。

屆時皇后以外的所有妃嬪都會在養心殿後的索春軒、樂春軒或燕喜堂等候,翻到誰的牌子,誰便留下與皇帝共進晚餐,然後點燈說話,吹燈做伴,明天早上起來梳小辮。其餘眾人就各自回宮,稱「叫散」,朱家溍先生說「等於下班回去了」。這個場景頗似老電影《大紅燈籠高高掛》,只不過電影裡的老爺把皇上的綠頭牌換成大紅燈籠而已,大概過去三妻四妾的生活都有類似的形式吧!後宮當中,皇后比較特殊,她不參加翻牌子,而且有單獨的住處,即養心殿後殿東側的體順堂,大概是為了突顯嫡妻的尊貴地位。

只要是住在紫禁城內,侍寢的事情大多發生在皇帝的居所,皇上很少留宿在后妃的宮裡,主要是由於清宮的禮儀規矩太過繁瑣。如果皇上要去某個妃子的住處,還沒出門,就必須有太監前去通知、安排,后妃要到宮門外跪接、跪迎,即便是皇后也得到殿外跪迎。我們知道《紅樓夢》裡元妃省親的場面,很早以前全家老小在園外跪接,皇帝去后妃住處雖然沒那麼大陣仗,但也相當折騰。僅這一點,皇帝會覺得麻煩,不如「打主場」,還能稍微省點事,而且清代皇帝一年約有三分之二的時間住在圓明園這樣的園林裡,那裡的規格沒有紫禁城高,規矩就沒那麼多,禮儀便可以簡化不少,把「打客場」這種事放在園子裡,免了不少麻煩,何樂而不為呢!

註釋

[1] 明窗開筆之典,清代皇帝於元旦開筆批辦公文和書寫詩文等的典禮,始於雍正帝。
[2] 有一隻蝦蟆瞎了一隻眼,意為瞎說,諷刺某些人說閒話,製造事端。

※ 本文摘自《真相只有紫禁城知道》,原篇名為〈值勤打卡養心殿:翻牌子也要講儀式感〉,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