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卡拉.納姆柏格博士;譯/郭庭瑄

有一次我小女兒試著向我解釋,她之所以用力打姊姊,是因為她當時想起一個猴子丟香蕉的笑話,所以手就不由自主地伸出來假裝丟香蕉,沒想到正好甩在姊姊臉上。這個用膝蓋想也知道是瞎掰。我小女兒不曉得自己為什麼要打姊姊,可是她才八歲,不會說「媽咪,事情是這樣的,因為我大腦裡用來控制衝動的那個部分還不存在,所以我才會打姊姊」,而是直接捏造出一個理由來騙我。事實上,我們的大腦無時無刻都在用類似的謊言來餵養、哄騙我們。

幸而身為父母的我們一般不會聽信孩子那些扯到爆的故事,因為就真的很扯。但我們大多卻會相信成年人的解釋,特別是那些成年人穿著制服或名字後面掛著很厲害的頭銜;在社群媒體上非常活躍;或是剛好活在我們自己的想像裡。我們對自己編造出來的一切都很買單,以為腦中的想法就是真相,但實際上有些是真的,有些不過是內心的猴子在丟香蕉罷了。

那些我們用來說服自己、解釋自己為什麼會抓狂的故事就是非常完美的例子。我最常從朋友和案主口中聽到的理由是「我是不稱職的父母」,或「我的小孩是混蛋」等諸如此類的說法。這些原因很合邏輯,不難理解為什麼我們的大腦會想出這些解釋。好爸媽不會抓狂,所以會抓狂的爸媽不是好爸媽;如果孩子能講點道理、不要添亂,我們就不會抓狂,所以我們發飆都是他們的錯。以上聽起來很合理,對吧?

大錯特錯。就算你認為這些故事都是真的(其實不是,拜託你相信我),但這些故事對你一點幫助也沒有。

鬧脾氣這件事,沒有在分大人小孩的

先來談談關於「我的小孩是混蛋」這個看法。孩子的行為光譜範圍很廣,從「些微惱人」到「恐怖至極」都有,像是把玩具丟出車窗外,拒絕午睡,大便在樓梯上,踩寶寶的頭,偷雜貨店裡的糖果,在教室牆壁上畫雞雞,喝酒,嗑藥,跟那個下巴有點鬍髭的小混混傳性愛簡訊等。總之,孩子就是會做些愚蠢又討厭的事,這點在短時間內不太可能改變。正如你或許跟孩子說過的那句話:「我們只能控制自己的行為,無法控制別人的行為。」

所以,現在來聊聊為人父母的我們吧。

我們的行為荒謬程度可能和孩子差不多。我們可能曾經做出無法信守的承諾,說出根本不打算實行的威脅;我們對孩子懷著不合理的期待,只要他們的所作所為與我們的期待不符,我們就會暴怒;同樣的,我們也曾經對自己設下不切實際的標準,只要沒有達到標準,我們就會痛斥自己、責怪自己。在鬧脾氣這項技能上,許多父母的表現和孩子不相上下。

我們的行為舉止都很不合理,特別是在被激怒、地雷被踩到的時候。只要事情看似捉摸不定或深不可測,大腦就會開始騷動,因為比起混亂,大腦更喜歡可預測性,這就是為什麼有錯誤的故事總比完全沒有瞎掰來得好的原因。一旦搞不懂剛才發生什麼事,或是不曉得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我們就會努力利用任何可用的資訊來說明或釐清當下的情況,進而捏造出「我是糟糕的父母,所以才會教出糟糕的小孩」這個謊言。

儘管所有證據都呈現出相反的事實,這類「我混蛋,孩子混蛋,全家都混蛋」的想法依然會在你心頭盤據,遲遲無法消弭。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應該是「噢,親愛的,要是你來我家偷偷觀察,親眼看到狀況有多瘋,你就不會這樣說了」之類的事。事實上,我身為一個在嚴重失能家庭中長大的孩子,一個經常在各種場合對孩子抓狂的母親,以及一位接觸過許多飽受癮症、暴力、虐待及忽視問題所苦的家庭,親眼見過各種心碎場景的臨床社工師,真的觀察過很多親子關係,所以我知道情況會有多嚴重。

身為家長,被激怒是很正常的

親職是一份難度超高的工作,而且你手邊並沒有正確的資訊、資源和支持,也沒有適當休息,讓自己好好喘口氣。在缺乏這些工具的情況下執行困難的任務,往往會讓人迷失方向。我們的原廠設定就是如果一再被激怒,就會抓狂,這是很自然的事,另外我想大家應該也都同意,親職是一道人生習題,是一道不斷讓你被激怒的習題。

我每次都會跟來諮詢的父母一再地提醒,養育孩子真的難到爆,而且這麼難並不是他們的錯;他們必須開始以成人的處事態度和方法來面對艱困的處境,例如好好照顧自己、調整自己與尋求協助。他們都會笑著點點頭,然後給予「對啦,我都知道。我們可以把話題轉回來談談我兒子最近的情況嗎?還有我應該怎麼做?」之類的回應。

記住,你只是一個人類,正在努力撫養另外一個人類,而這大概是所有身為爸媽的我們做過最困難的事。不同時代的不同父母有不同的難處,養兒育女對任何人來說都不輕鬆,沒有例外。真的,我保證。我可以跟你打兩次勾勾。

※ 本文摘自《崩潰媽媽的自救指南》,原篇名為〈教養不輕鬆,沒有父母不生氣〉,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