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unsplash

她們買不起衛生棉,課業被延誤,甚至必須以身體交換

文/楊右任

九月,她們三個女孩一起拜訪肯亞偏鄉女孩的實際生活,雖然出發前就已做過功課,但實際看見當地的情形,還是讓她們驚訝。怡庭說:「對我來說,衛生棉就是一件平凡無奇的日常用品,直到走進肯亞偏鄉,看見許多女孩用髒布、地毯、盒子、破舊海綿,或是乾脆穿三件內褲應付經血,我心中真的太震撼了。」

一個馬賽族(Maasai)女孩告訴怡庭,依照馬賽族習俗,女孩必須在第一次月經來潮後進行「割禮」,就是切除部分或全部的女性生殖器,因此,她奶奶常警告她,月經來了一定要告訴奶奶,奶奶才能幫她行割禮。這個女孩口頭上答應,心裡卻很害怕,決定到時不讓任何人知道她月經來潮。十三歲的某一天,她突然感到褲底一陣濕意,急忙跑到廁所檢查,果然看到一片血漬,便自己偷偷處理,「我用從奶奶那邊聽來的方式,將獸皮和一些零星布料疊在內褲上,但是獸皮很粗糙、很乾燥,尤其坐著時與皮膚貼合會非常疼痛,所以我大部分時間只能站著,後來,我的私密處還被獸皮刮傷,傷口過了很久才癒合。」直到現在,即使她已經學會了製作布衛生棉,還是不敢告訴奶奶月經已經來潮。

還有一次,怡庭拜訪一間基塔萊的學校,這間學校的八年級本來有近百位女生,但女生的課堂出席率總是比男生低。校長告訴怡庭,只要遇到生理期,女學生就會曠課,每月都有將近五十位女生缺席,只因經期不舒服、沒有適合的衛生棉。還有女老師像之前提過的校長太太克莉絲汀一樣,會自費給女學生買衛生棉,「每個月,她班上都有一個女生會消失幾堂課。這個孩子是孤兒,而扶養她的阿姨完全不在乎她的衛生需求。每次月事來,她都塞幾塊衣服了事,也不敢來學校。有天,她的月經臨時在課堂上來潮,老師送她幾片衛生棉、教她使用,但這些拋棄式衛生棉消耗很快,老師也沒有能力一直提供給她的學生。」

因布衛生棉而改變的人生

布衛生棉課程與工作坊相繼在各地學校、社區、村落開展,與當地各非營利組織和技能學校合作,讓單親或弱勢家庭婦女學習縫紉,在三年內,為近六千五百名女性培養縫紉專長,表現優異的成員則受聘為種籽老師。她們產製的布衛生棉除了進入當地市場販售,也發放至大專院校進行衛生教育,並捐至貧民窟。「這些成了教師的媽媽們,不只提供布衛生棉教學與縫紉課程,也走入各家各村分享正確的衛教觀念,漸漸受到尊重,可以看到她們自信的笑容更多了。」

怡庭一行人也回到那間每月都有五十多位女生曠課的學校開課,「一年後,當我再次拜訪學校,校長跑來開心地告訴我:『你知道嗎?我們這學期沒有任何一位女孩因為生理期曠課!』」而那位學生總會消失幾堂課的老師,為學生一口氣縫了八片布衛生棉:「現在,那位女孩再也沒缺過一堂課了。」

看到這些當地自己人引起的轉變,讓我們非常興奮。因為每一次計畫,我們的目標都是「我們最後要怎麼離開?」有一天,當這些村莊不用再靠外人過更好的生活,我們離開時,就是真正的朋友,而不是贊助者。

在工作坊裡,常見學生們興奮地拿著繽紛多彩、花色各異的布衛生棉,各自與衣服比對著。一個女孩笑著說:「雖然衛生棉只有自己看得見,但是使用這麼美麗的衛生棉,心情就是特別好!」或許,在她們眼中,美麗的不只是布衛生棉的花色,還有她們多了一點改變的人生。

看見展露自信的笑顏

怡庭當時已經大四,同班同學大多都已在忙著找實習、找工作。和其他同學相比,她的日子也很忙碌,不過,內容不太一樣──她一邊念書、一邊寫「愛女孩」的各種計畫書。可樂在肯亞忙著找最適合當地的布衛生棉材料,她則得想辦法在台灣募集師資、資金和其他工具,例如裁縫機。

很快地,她們就確定當地盛產的一種便宜花布,是最省錢、方便又環保的材料。只要保養得好,一片布衛生棉可以使用兩到三年,而基塔萊村落通風、天氣乾燥、風沙小,只要放在自家院子就容易晾乾。雖然取水比較不容易,但是只需要在提水時多準備額外用水,是相對容易解決的問題。最後,縫製布衛生棉的工作坊,除了培訓當地婦女一技之長,更可以成為社區的衛教中心與婦女互助中心。

大部分偏鄉家庭都在家自力耕種,或是靠先生外出打零工,有時沒錢、沒收成,當天就沒有晚餐,而媽媽們因沒有經濟能力,在家裡通常沒什麼地位,缺乏自信,說話都很小聲。但這幾年,一個接一個成為種籽老師的媽媽們似乎有了不同。怡庭說:「一位媽媽很興奮地告訴我,她現在不但可以分擔經濟壓力,也可以教女兒正確的衛生觀念。原來自己也可以為家庭出一份力,而不是一直依賴先生。」而布衛生棉省下的錢,媽媽們則能拿去花在更需要的家用。

輟學、貧窮、染愛滋,只因沒有衛生棉

這些故事,都是數據的一部分。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曾統計,十分之一的非洲女孩輟學的原因是缺乏衛生棉。由於月事缺乏適當的處理,女孩在生理期期間不敢上學,因此多少會影響學習成果,久而久之,甚至有一些女孩會因跟不上進度而輟學。

根據世界銀行公告,全非洲共有三億多名十五至六十四歲的女性,而其中一億人生活在貧窮線下,即一天生活費不到台幣六十元。以馬拉威而言,七成人民一天生活費不到台幣五十七元,但市售衛生棉就要價三十至四十元,絕不是一家支出次序的優先。而在肯亞,共有約四百萬的青少女,其中八成女孩都生活在貧窮線下,家裡連基本遮風避雨的屋頂和三餐都沒有。

但同時,聯合國也發現,如果一個非洲女孩多讀一年的書,一生的經濟總收入可以多出十至二十%。那些因生理期輟學的女孩,找不到更好的出路,只能再次陷入上一世代早婚、貧窮、多子的循環。

不過,這還不是最糟糕的。在「愛女孩」計畫開始的二○一五年,正好英國《衛報》報導了一位博士的研究調查,根據該年度蒐集的三千位肯亞十五歲青少女的資料,發現每十位女孩裡就有一位,為了取得每月的衛生棉費用,會以身體來換取金錢。

尤其是貧民窟,有些男人會以提供衛生棉與金錢為由,欺誘女孩發生性關係。根據研究,肯亞貧民窟有四‧五%的女孩進行性交易,只為了購買衛生棉,卻因此置身於各種感染與疾病風險中,甚至染上愛滋。

※ 本文摘自《失控,是最好的安排》,原篇名為〈月事,不是「好朋友」〉,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