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unsplash

東大生不見得個個聰明絕頂,但都有「自成一套的學習法」

文/齋藤孝;譯/張智淵

雖然大腦的機制有其特性,有人擅長短期記憶,有人擅長長期記憶,但「這麼做比較容易背起來」的方法會因人而異。

就我自己的經驗來說,我認為朗讀是容易深植腦海的方法,但有人說:「我覺得內容會跟聲音一起跑出腦外,所以背東西的時候,我一定要默念才行。」似乎是因為精神都用在念出聲音這件事上,大腦沒有運作,所以意思沒有進入腦海。

有人要坐在書桌前面,有人邊走邊背比較容易背起來。而我則是要「躺著的人」。如果好好坐在書桌前面,我就會感到鬱悶。相較之下,隨地躺下來讓身體處於放鬆的狀態,腦袋反而比較靈光。

除此之外,有人會透過抄寫記憶。相反地,有人會埋首專注於抄寫,而使腦袋停止運作。

製作筆記的方式也很分歧。有人在親手匯整筆記的過程中會整理思緒,內容有條不紊地進入腦中,而有人則是以匯整漂亮的筆記這件事為「主」,心思反而沒有用在掌握內容。

我的高中同學當中,有人會用好幾種顏色的筆把筆記寫得漂漂亮亮,但考試成績並不出色。我問他:「你的精神會不會太過集中於寫筆記了?」他說:「我也這麼覺得,可是一做起筆記就停不下來了。」

喜歡製作漂亮的筆記這件事,滿足於筆記做好了。這種人還真不少。明明只是把筆記寫得漂漂亮亮,就自以為念了書,陷入念好了的錯覺。這是一個危險的陷阱。

不過,確實有種人能夠透過做筆記而完全理解。讀大學的時候,有人給我的感覺是「他看起來呆呆的,腦袋也不靈光,為什麼這種人會考上東大呢?」但有一次,他給我看上課筆記,令我大吃一驚。內容非常一目了然,而且字跡工整。大家都說:「這簡直可以直接當作參考書賣了。」他雖然不是舉一反三的那種人,卻是擅於匯整筆記,理解能力、整理能力一流,能夠透過書寫記得一清二楚的人。

我觀察身邊的朋友發現,東大生不見得個個都是聰明絕頂的人。也有像我剛才說的那種人。

不過,所有人的共通點是都擁有自己的獨門絕活,並且磨鍊得爐火純青。總之,大家的強項是在考大學的時候,成功地將自己的武器化為技能。

我的獨門絕活、致勝關鍵是什麼呢?我想,應該是「透過說話記憶」吧。一般人都是獨自念書準備考試,但我會跟朋友搭檔念書。透過訴說記在腦中的內容,使知識深植腦海。檢查對方說的話,然後邊說邊記。如今,我之所以在課堂上或演講中講再多話也不會累,我想,基本上是因為我喜歡說話,再來就是我將學生時代的這一招化為技能,強化了這項能力。

針對記憶來說,也有人會將內容搭配位置記憶,像是看完書之後,記得什麼內容寫在那本書的中間頁數右邊算來的第二張圖表。我也有這種習慣,看書時會用三色原子筆將重要的地方一圈又一圈地圈起來、框起來,或者標上「◎」這個符號,因為這麼做具有進一步加深印象的效果。

也有人善於記得事情,像是誰在什麼時候、以怎樣的順序說了什麼。這種人大多是「重視經驗更甚於知識」的實務派。

此外,你在什麼地方能夠集中精神呢?

有人覺得獨自閉關在自己房間最好,有人喜歡像圖書館那種令人心情平靜的安靜空間。最近,我越來越常看到有人在咖啡店念書,而有人則是在有音樂或人聲嘈雜的地方,反而比較容易專心。

我也算是這種人。我經常在咖啡店念書或工作。說到這個,我想到從小我就不曾坐在自己房間的書桌前面念書。我總是在客廳的茶几念書,或者身旁有家人,邊看電視邊「一心二用」。如今在家的時候,我在客廳看校樣或看書的時間也相當長。周圍有人的動靜,但是各做各的事,這種環境讓我覺得很舒適。

接著,要試著思考你在什麼時候會鼓起幹勁。

說到這個,像是雖然無法持續上補習班,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函授課程會提高你的學習意願。

或者雖然不喜歡上英語課,但是愛背英文歌的歌詞。

又或者級數或段數晉升會令你努力向學。

如果以「相較之下,我屬於A或B?」這種方式思考各種面向,就會清楚瞭解自己的性向。舉例如下:

■「如果是學鋼琴,我會從拜爾奠定基礎」or「一下子就挑戰喜歡的曲子」
■「上補習班派」or「密集接受模擬考派」or「請家庭老師派」
■「圖書館派」or「咖啡店派」or「美式餐廳派」
■「適合自習」or「一個人就成效不彰」
■「自己的房間」or「在客廳念書」
■「喜歡朗讀」or「喜歡默念」
■「喜歡反覆練習」or「討厭反覆練習」
■「喜歡把筆記寫得漂漂亮亮」or「亂記一通派」
■「朗讀派」or「抄寫派」
■「喜歡預習」or「喜歡複習」
■「馬拉松式學習法」or「短跑式學習法」……等等

再次將自己的這種特性寫在紙上。以哪一種方法學習較為順利,就是適合自己的學習方式。無法自覺到自己「致勝招數」的人,一定也會從中獲得啟發。

※ 本文摘自《這樣學習改變了我》,原篇名為〈何謂適合自己的學習法?〉,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