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姜泰宇

我決定年後開始,每週一公休之外,再多放一天。

這個時候有個很難排除的困難,一家店目前只有兩個人員,只要一個休息,另外一個就必須單幹。單幹的狀況很麻煩,你不好去上廁所,中午不好買飯;如果正在跟現場客人交車或者介紹,電話響了會焦頭爛額。我可以支援休假時候的人力,可是兩間店總有同一天有人放假的時候,我無法一分為二,人力問題終究很難解決。

於是我下了一個錯誤,卻也最讓我驕傲的決定:不管如何,徵到新的人來之前,每週一、週二都固定放假。

店長第一個反對:一週有兩天店門沒開,客人會以為我們經營出了什麼問題,影響形象。其他朋友也要我深思熟慮,一週少做一天,業績會直接受到衝擊,到時候薪水發不出來就糟糕了。但我認為這只是過渡時期,如果今天不做,以後就會苟且,與其苟且我寧可希望勇敢面對過渡期的損失。

後來事實證明,過渡期可以很短。

那年的年中,我就因為實在撐不下去,把新開的店頂讓了。

頂讓這個決定我思考很久,也跟身邊的人討論多次。那段時間誰也不知道的是,為了不要拖延發薪,我有時候都要想辦法籌錢。我把投資型保單解約了,還得拿另外一張保單去貸款。每個月的房貸不敢遲繳,所以到了月初,我就會開始想辦法找錢,或者想辦法拉幾台鍍膜車,度過難關。

那時候為了要繳貨款,店長前幾日忘了把刷卡機按下結帳,我就會因此破口大罵。自從小建離開之後,我幾乎沒有罵過人了,可見當時的資金壓力有多麼大,大到我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忘記按結帳,就代表之前刷卡的款項不會入帳,我的資金就會出現破口。很久以後我才跟店長道歉,為了那個情急之下的怒火。店長說,那時候感覺不出來我有那麼辛苦,房租、保費、稅金都沒有延遲,最重要的薪水也沒有缺漏過。

留著老店而放棄新的店,很多朋友感到意外。畢竟新的店什麼都好,地段好、面寬夠,裝潢更是漂亮得不得了。就發展性而言,新的店更是有無窮潛力,老店的位置普通,附近沒有高級車商。

但我明白,如果我還待在這個行業,最終會支撐我不要放棄的,就是這幾年信任我、對我不離不棄的老客戶。新的店美則美矣,也許因為太漂亮了,我對它的感情如同桌上美麗的花瓶,上面擺幾枝漂亮的花。兩年過去,我終究沒有真正對它投注很深的感情。老店則不一樣,我始終覺得我的靈魂有一部分留在這裡,鑲嵌在這個鐵皮屋的某個地方。

收掉一間店等於宣告自己的失敗,我這樣愛面子的人更是感到難堪。那陣子只要去吃飯,聽見店員問我「要不要打統編」的時候,我就會很感傷。可以打統編報費用的公司沒有了,這幾年勾畫出的藍圖是笑話一場。然而回到老店,所有員工歸建之後,終於開始正常的週休二日,一天公休一天排休。

起始時大家還只是新鮮,過了沒多久,所有人都跟我說,好像比較少感冒了。往年只要一到旺季,尤其是過年前濕冷的時候,因為體力上超過負荷,加上洗車場總是整個空氣布滿了呼吸都會痛的水花,感冒就像遊樂場的打地鼠,打完了一個另外一個又冒頭。即使再三地要求員工感冒就要休息,上班要戴口罩,但真的忙起來,疏忽的時候還是比確實執行的時候多太多。你傳染給我,我再傳染回去給你,根本就是病毒窟。

收了一家店,但換來員工身體健康,感覺好像很划算。除此之外,我還告訴他們,不是週休二日就功德圓滿了,我還打算調薪。但這調薪的方式有所不同,我希望找一天時間,每個人都跟我聊聊,覺得現階段自己應該拿多少薪資,而我也會將我心中的薪資條件告訴他們,來回磋商一下。

聽到我這個決定,每個人都搖頭:「老闆,你說了算,我們沒意見。」我說不行,台灣人就是這樣,很怕表達意見,所以感覺委屈了不敢說,最後就直接跑走,這麼多年我能說的都是誰又怎麼離開了,誰又怎麼跑掉了,說到我都膩了。要解決這個狀況,除了放假要正常之外,當然就是建立完整的管道,包含薪資的談判。

這也是對他們的一種訓練,日後離開這裡到了外面更大的世界,也具備基本的能力,至少有辦法開口爭取自己應得的。談薪資那天,每個人還是一樣沒有意見,我聽老闆的,我覺得現在這樣很好。

在我的半鼓勵半脅迫之下,他們總算可以開口說出一個數字,我也照單全收,並且告訴他們我同意的理由。「只要你們開口,事情就這樣決定了,就怕你們不開口,未來也不會懂得開口爭取了。」我說。

後來新聞開始有一些關於例休的事,例如某個大企業讓員工打 AB 卡,躲開加班,或者是遇著該放假的時候跳過打卡,或者是由公司統一打卡。同事們很氣憤,那樣大的企業喔!這一點錢也要從員工身上貪。轉回頭看著我,我笑了笑。

「老實說這沒什麼了不起的,最多就是我們照規矩做。別人家怎麼樣我管不著,也沒能力管。現在大家習慣了一週放兩天,如果改回來只放一天,你們肯定誰都不習慣,對吧?」

慣老闆啊。回頭想想過去的年頭,我不也是慣老闆一員嗎?週休二日這種在大多數公司稀鬆平常的制度,在服務業卻是幾乎不可能發生。我總喜歡說我們是技術行業,出賣我們的技術以及知識,替客人解決車子外觀內裝的問題,事實上我們替客人服務,在這個社會就是服務業。服務業最忙的時候就是週末假日,這個時候要放假幾乎是不可能的。而真正週休二日實行,至少在洗車業我沒有聽聞過。放假少了,薪水也不見得比較多,那麼這些付出到哪裡去了?

我們不過是這龐大黑暗結構的一部分,還有更多的產業如我們一般,甚至誇張許多,但是面對勞檢、面對社會,這陰暗的角落總沒有被揭露的一天。當中受到不平等待遇的人們甚至習以為常,如同我的員工,開始時也認為不需要改變,不需要改變。而一旦改變了,才能體會應該怎麼過人生。你努力出賣勞力、出賣習得的知識技術賺取生活費,卻沒有更多時間去生活,這種循環究竟是誰造成的呢?

沒有很了不起,我只是照著規矩走。只是在這個行業這樣走,跟大家逆向了,不停碰撞之下比較累。但是看見同事們因為放假多了,花的錢也需要更多了,因此更努力工作讓業績提升,這或許才是真正的經營方式。

我懂得太慢,但現在就開始往前走,永遠沒有太慢。至少我往前走了,雖然這麼走著,員工一樣會來來去去,偶爾也會遇到還是得自己單幹的時候,但我心安理得。願我一路向前。

※ 本文摘自《洗車人家》,原篇名為〈週休二日的美麗與哀愁〉,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