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趙莒玲

傳說,彰化有條沿著濁水溪而下的龍脈,龍頭在鹿港,龍尾則在北斗。而北斗媽祖廟的奠安宮,便是龍尾的中心。

舊名東螺的北斗,遠自清康熙五十四年(西元一七一五年)就有人移墾至此,最初是由粵籍客家人招集佃戶至今埤頭鄉元埔村開拓。到了雍正、乾隆年間,大批閩籍漳、泉民眾相繼而來,逐漸取代客家人勢力。嘉慶初年,粵籍客家人因故全部他遷,北斗遂成為閩南人的地區。

清嘉慶十一年(西元一八○六年),漳、泉械鬥,舊街市(位於今溪州鄉的舊眉)遭到兵災焚毀,接連又蒙受東螺溪的水害,居民便於道光元年(西元一八二一年)遷至北方河洲內的寶斗莊,重建新市,次年新市街完成,原稱寶斗,後來當地文人將其改稱較文雅的北斗,沿用至今。

至於何以命名為北斗?據說由於北斗星君是註生娘娘,是「活人」住的地方,為求吉利,故將新市命名為「北斗」。

奠安宮的由來則是,當初先人來此落腳後,為求一個安居樂業的棲息之處,居民特地將天后宮改稱為奠安宮,以求日後免再遭遷徙之苦。

先人沿河港附近發展,在四周建了東、西和北門(南門是河港),因為僅有門沒有城,遂成一特殊的景觀,可惜隨著地勢變遷,現在已看不出當時的痕跡了。

清道光、嘉慶年間,占著水利之便,奠安宮前停滿小船,而這些船都是順著濁水溪流,從鹿港運來大批唐山貨,將奠安宮前的大街擠得水洩不通。

尤其最繁榮的時期,北斗街市還分早市和下午市。早市是從清晨五點起至中午十二點,主要賣的貨物為山產;下午市則是自下午三點到六點,大多為海產類。

兩市散場後,華燈初上,奠安宮前的廣場又見到閃閃發光的燈火,這時便是全臺第一個成立的夜市──北斗夜市,粉墨登場的時刻。

倚靠鹿港為臍帶的北斗,在鹿港式微後,經濟狀況亦隨之陡降。所幸,日據時期,日本人在北斗規畫了都市計畫,建立十一個移民村,才使北斗得以持續發展。

日據時期,北斗地區還維持著全臺四十七郡之一的地位,臺灣光復後,由於受到當地士紳反對,恐怕鐵路經過會破壞風水和造成不安寧,以致鐵道改走田中,使得原本為買賣中心的北斗,在水運停擺,陸運又不發達的情況下,地位一落千丈,再也見不到人聲鼎沸的熱鬧景象。

隨著鐵路的開發,使得原先隸屬於北斗郡的竹塘、埤頭、田中、溪洲等廣大腹地,亦隨之各自發展。在土地少又貴的情況下,北斗根本沒有能力興建變電所,以致今日無法發展工業。

在經濟走下坡之後,北斗還是因「三員」──即指警員、教員和肉圓,而名聞全臺。

所謂「三員」之一的警員,是因經濟走下坡的北斗人,為減輕家裡的負擔,轉而就讀公費學校;其次,教員的情形亦相類似,不過因文風鼎盛,所以出了不少校長;而北斗的肉圓,則有別於彰化肉圓皮薄餡多圓形的特色,而是厚皮餡簡單呈三角形,吃起來滑Q細嫩,名氣不輸彰化肉圓。

因此,儘管北斗當年的不可一世已隨風而逝,但在當地人心目中,卻永遠是龍尾的福地。

雲林沒有雲林鄉、鎮或市

雲林在全臺二十一縣市中最特殊的地方是,它的縣治在斗六,而且沒有雲林鄉、鎮或市,僅於斗六市區中設了一條雲林路,和一所雲林國中聊備一格,反倒是鄰縣的南投竹山鎮有個雲林里和雲林國小。

更有趣的是,雲林最初的命名,也是依竹山的景色而來的,跟現在的雲林一點關係都沒有。

這種種「不按牌理出牌」的現象,在翻閱雲林沿革後,才會驀然明瞭,原來是日本人故意擺的大烏龍。

據連雅堂所著的「臺灣通史」記載,清光緒十二年(西元一八八六年)時,劉銘傳為開山撫番,派陳世烈駐斗六,籌備建城,選定沙連堡林圯埔街外郊的雲林坪(今南投縣竹山鎮雲林里)設縣治,由於當時竹山的景致與唐朝詩人白居易所寫的「亂籐遮石壁,絕澗護雲林」情境相符合,特別取「雲林」兩字命名,並在竹山鎮建築土城。

清代的雲林縣是臺灣東西交通之樞紐,且為撫番政策中,擔任前、後山的分界嶺,自縣治所在地的林圯埔起,越過八通關便至璞石閣(今花蓮玉里),故有「前山第一城」之稱。

因縣名大於地名,當時便將林圯埔改為雲林,這便是為何竹山鎮至目前為止,還有雲林里的原因。再者,由於地域的畫分,宜蘭、花蓮和臺東等地便稱為「後山」。

後因林圯埔每年雨期,濁水、清水兩溪常氾濫,交通杜絕,且政治事務多偏於開發較早的西部地區,聯絡極為不便,地方士紳紛紛建議遷移縣治。

清光緒十九年(西元一八九三年),清廷將雲林縣治移至斗六,並襲用舊稱雲林城,所以「雲林」成了「斗六」的代名。

關於斗六地名由來,有數種有趣的傳說。有關星座之說的是「北斗星為牽牛星座,其數七,方位在北,其南則為織女星座,其數六,今斗六之地,恰好位在北斗街之南,故曰斗六」。

而民間盛傳的說法是,當時嘉義和斗六同時爭取縣治,清廷難以抉擇,後來決定以比地氣之重確定縣治地點,於是命兩方代表各攜該鄉土壤一斗來秤比。

比土重消息一傳出,嘉義方面便開會商議如何增加重量,最後決議於土中攙和大量食鹽,秤量結果,嘉義土壤一斗等於斗六的一斗六升,因而將斗六的舊名廢除,改稱斗六。此種說法雖被人傳得言之鑿鑿,但卻與歷史不符。

至於斗六地名最確實的說法是,早年平埔族斗六社定居柴裡(今斗六三光里),因而史籍記載該地為斗六門社(斗六門社一名柴裡社)。後來逐漸拓展,清康熙五十六年(西元一七一七年)修「諸羅縣志」,稱為「斗六門」,乾隆十七年(西元一七五二年)形成市街的雛形,乾隆二十九年(西元一七六四年)的「臺灣府志」刊載為「斗六門街」,直到光緒年間才刪去「門」字,簡稱「斗六街」。

日據初期,斗六的「雲林縣」名稱本來也未更動,後來因雲林地方發生八通關等多起抗日事件,不但震撼全臺,連日本國內也無人不知,當時臺灣總督兒玉源太郎震怒,特令廢止雲林,改設斗六廳,直到民國三十九年(西元一九五○年)調整行政區域,才恢復雲林縣,縣治依然設在斗六,因而雲林縣至今都沒有任何以「雲林」命名的鄉、鎮或市。

※ 本文摘自《臺灣開發故事:中部地區》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