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卡蜜拉.彭;譯/李穎琦

正如身為人類的我們一樣,某種程度而言,蛋白質的命運在創造之初就已經編碼了,而正如我們成長時會適應、會改變(是遺傳學與教養的產物),蛋白質也會適應現狀而變化。蛋白質摺疊與人類心靈表現出來的都是生化互動的微妙平衡,決定的因素結合了天生序列與周遭環境:先天與後天的交界處。蛋白質初始定序或許可以決定其方向,但真正的形式與功能在這個第二階段才變得明顯。對於大部分的蛋白質而言,最初的「義大利圓直麵」太過不穩定,無法正常運作,為此,蛋白質進展至第二種狀態,自行摺疊,形成更穩定、更多功能的三維結構,類似人類學習爬行、獨自移動的階段。

發展成二級結構,代表蛋白質往自身目標進入下一階段。以角蛋白(keratin)為例;角蛋白是羊毛、頭髮、指甲、鳥爪等物質的主要成分(所以仔細查看洗髮乳及潤髮乳成分的話,會找到α角蛋白)。在這第二階段,角蛋白不是形成α螺旋(彎曲捲繞的形狀),就是形成β摺疊。α螺旋的緊密與剛硬堪稱生物學上最堅實的創造物,β摺疊則較為鬆散、扁平、柔軟,可以在蜘蛛網、鳥羽毛、許多爬蟲類防水的皮膚表層上找到。

隨著時間流逝,二級結構會進一步與自身互動,組成更高層次的結構,更具特異性,符合自身序列與環境。肌肉裡含有兩種蛋白質,一種是較粗的肌凝蛋白(myosin),一種是較細的肌動蛋白(actin)。二頭肌若要收縮,兩種蛋白絲必須互動,肌凝蛋白會利用化學能,牽動肌動蛋白,使兩者滑過彼此,以產生收縮。這就是你可以用手拿起這本書閱讀的原理。

若要達到收縮,必須進一步摺疊製造出更進階、更具特異性的三級結構,此時蛋白質開始投入專精領域,更能適應特定職務,與我們許多人一樣,開始接受專業訓練,以利於擔任科學家、醫師或律師。

三級結構代表蛋白質發展進入最後一個階段,此時不會再摺疊成更複雜的形體,不過還是會繼續適應,與不同的蛋白質結合,執行各式各樣的功能。我媽口中說的,誰誰誰已經「熟了」,就是這個意思:從名為個人與專業發展的烤箱中出爐,成為功能完備的成人,準備好獨立飛翔,掌舵自己的人生。對於蛋白質以及人類而言,這是自給自足的時刻,準備好獨當一面,且與他人並肩攜手,有效合作。

蛋白質最後的四級結構反映的並不是額外發展的階段,而是代表蛋白質可以組成另一種型態,形成另一種鍵結。肌動蛋白若不需要協助肌肉做出動作,也會幫忙細胞聚合,在體內四處移動,因此在免疫系統中舉足輕重,有助於生成細胞組織,促進傷口癒合,是個多重功能的小角色:絕對是人體團隊中孜孜矻矻的全能型中場球員。

你是不是曾覺得,自己工作時和在家裡時是不同的人呢?這就像是四級結構的蛋白質,適應不同的情況與環境,必要時扮演不同的角色,協助身體引擎順暢運作。身為四級結構的蛋白質是多才多藝的楷模,依據需求行使不同的功用,是我們所有人的模範,也容易促進我了解另一個令我迷惘的人類行為:為什麼人不是在每種情況下做法都維持一致?話雖如此,我深信蛋白質的這類演化還是比人類厲害:蛋白質毫不保留地改變形體與功能,我們卻經常受常規箝制,得掙扎一番,才能接受個人就是必須長大,還老是抗拒環境的變動,不像蛋白質那麼順應環境。

十五歲的我,觀察人群但難以理解人類,觀察蛋白質後,人類就日益分明。我將含有蛋白質的細胞放在顯微鏡下:觀察蛋白質演化與成長的方式,發現它們互動活躍,又順應情境。我們這些科學家可能喜歡將我們對蛋白質所知的一切及其運作方式定義並分類,但事實上,蛋白質本身也可以善變、反覆無常、難以捉摸,就和以蛋白質為基礎的人類如出一轍。

話雖如此,蛋白質是在組成團體的時候,才具有莫大優勢,獨自行事反而沒有;沒有情感衝動來誤事,不擔心他人的想法,能自由自在,以最客觀有效率的方式安排好自己。蛋白質團隊只有實際作為,不搞政治,全心全意,搞定工作。現在就來看看蛋白質的做法。

蛋白質的個性與團隊合作

大多數人會發現,朋友的個性林林總總,不一而足,有人比較外向,有人比較內向,有人比較擅長溝通,有人比較諳於採取行動,也有人比較熟悉表達同理心。還有人像我,得詢問該擁抱多久才可以帶給人安慰(你既然問了,我就好心說,答案是二到三秒,如果是因為分手肝腸寸斷,就抱個四秒)。

我們擔起的角色反映出自身個性,只是通常並未察覺。在任一團體中,有些人覺得當領頭羊比較自在,有些人寧願別人替自己決定。有些人喜歡直腸子說話,其他人只會用暗示的(唉唷)。

這些狀況都不是湊巧。從細胞生物到工作場所,只要集結了人類、動物、分子,其行為就可以依某種階層體系與關係組合來解釋,由個性與生理學來決定。蜂巢裡有不同類型的蜜蜂:工蜂建立蜂巢、保衛家園、採集食物,女王蜂是社會黏著劑,也是「老大」,雄蜂的唯一職責是交配,不是交配的季節,則遭蜂群驅逐到蜂巢外。蜂巢因此得仰賴各種蜜蜂行使不同的功能,發揮所長,注意收發彼此的訊號。

透過蜜蜂分工合作了解蜂巢的運作,探究不同的成分(蛋白質或人)互相溝通的方式,也可以理解細胞生物和人類社會的小圈圈。一群朋友決定要去哪裡玩、看什麼電影,得看大家有什麼意見、出什麼力,同樣地,一個細胞若須執行必要的功能,得仰賴各種輸入與動作,而各種輸入與動作是來自不同的蛋白質類型。

或者,至少,這就是為什麼一個組織能達成效率,我們在細胞結構與動物王國裡看到的也是如此。人類行為的現實通常更為紊亂。想想你自己的朋友,想想你多麼擅長決定與人社交的方式。需要多少時間才能約好碰面、敲定場地、邀請大家出席?如果牽涉到請大家做不是他們真心想做的事情,有時是請大家做未必適合他們的事情,這過程又要耗掉多少心力?又一次,從眾的欲望以及希冀從他人獲得正面評價的欲望,往往會覆寫掉有效溝通與有效協調行動的必要。

相較之下,蛋白質的組織足具效率,行事理性,將情感與人際政治屏除在外,實在令人驚豔。觀察「細胞訊息傳導」(cell signalling)的過程便可看清這點,基本上就是不同的蛋白質互相結合,察覺體內的變化,並將變化告知彼此,最後做出決策。

我將此過程當作模型,以利於了解哪種蛋白質可以印證我觀察到的人類行為,更優秀的模型應是何種樣貌。方式是將蛋白質行為與麥布二氏人格類型指標(Myers–Briggs Type Indicator,簡稱MBTI)相互對照。MBTI 將人的個性分成八種屬性:外向(Extroversion)、內向(Introversion);感覺(Sensing)、直覺(Intuition);思考(Thinking)、情感(Feeling);判斷(Judging)、感知(Perceiving),再判定哪四種最能反映人格特質與行為方式。

對照完之後,我發覺,蛋白質比我想像中還更適合用來說明人類。某種層面上,蛋白質是個性類型的有效參考值,稍後例子將詳述。但是,蛋白質又不僅呈現不同「類型」同時並存的實際狀況,也是個好模型,描繪出同時並存與攜手合作該有的運作模式,也彰顯了為何必須表現個性、而非壓抑個性。

※ 本文摘自《人類使用說明書》,原篇名為〈如何真誠接受你的怪〉,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