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約翰遜;譯/張瓊懿

聽說多攝取纖維也可以預防癌症,所以南希購物時,都買吃起來像是厚紙板碎片的麥片當早餐。攝取纖維的說法乍聽之下頗有道理,我甚至可以想像那些纖維在通過消化道時,把腸道刷洗得乾乾淨淨的畫面。還有另一種說法,纖維是某些腸道細菌的食物來源,這些細菌正好可以降低大腸癌的罹患機率。和其他食物比較起來,纖維還算稍有說服力,但是目前的研究結果仍然有爭議。有一項大規模的前瞻性研究指出有影響,另一項大規模前瞻性研究卻認為不相干。

如果我們可以把食物當成藥物一樣,進行嚴格試驗,一切可能會明確得多。首先找來一批人,隨機分成兩個群組,一組是接受測試的實驗組,一組是不接受測試的控制組,最後比較結果。只可惜這種研究方式在癌症營養學上恐怕行不通,單是要一個人固定吃某種東西,或一定不能吃某種東西,就已經夠難了,更何況要定案的話,實驗的時間可能得持續數十年,一直到癌症形成為止。曾經有項試驗檢視了低脂、高纖、並且富含蔬果的飲食,是否會影響大腸息肉的發生機率,實驗持續了四年,結果顯示兩者並無關聯。另一項為期大約相同的隨機試驗也發現,高纖維的飲食對乳癌的復發沒有影響。

閱讀這一篇篇證據薄弱的流行病學研究文獻,我不禁想起生化學家艾姆斯(Bruce Ames)的研究。他曾發表過一篇報告,指出孢子甘藍、高麗菜、綠花椰菜、白花椰菜等市面上常見的蔬菜都含有致癌物,這些致癌物原本是植物自身合成的天然殺蟲劑,而埃德蒙頓龍很可能就是死於這一類化合物。一般人吃這些青菜的量,大概不會多到引起公共衛生問題,另外,我們也可能已經對這些天然殺蟲劑產生了抗藥性。那麼,究竟是哪來的想法,讓我們賦予這些植物反向的功能,深信它們可以為我們擊退癌症呢?水果和蔬菜為了求生而演化,然後我們開始把它們吃下肚,我們能寄望它們會存心幫我們抗癌嗎?

南希在飲食方面,其實沒有什麼很嚴苛的執念。我們都喜歡牛排和漢堡,但也都盡量適可而止。因為,如果流行病學上的數據是正確的,那麼吃大量的紅肉,會讓我們在接下來十年內,罹患大腸癌的機率提高三分之一,也就是從 1.28% 變成 1.71%。但是權衡得失後,我們認為,為每個週末的牛排付出這樣的代價是值得的。偶爾我們會收斂一點,改吃魚。知道進到肚子裡的是豐富的 omega-3 脂肪酸,烤鮭魚和比目魚吃起來就更讓人滿意了。但是魚或魚油是否真的能預防大腸癌,依然有待查證。

就算水果、蔬菜、纖維和魚的防癌效果不彰,至少可以減少我們對動物脂肪的攝取。然而動物脂肪究竟是不是導致癌症的重要風險因子,也受到了挑戰。反倒是糖的危險性比較高,因為它會提高胰島素分泌,進而刺激腫瘤生長。事實上,與其關心吃了什麼,不如關心吃了多少,因為肥胖也加入了老化、日晒、輻射和抽菸的行列,成了公認的致癌因子。而且有證據指出:限制熱量的攝取,可以降低癌症的發生機率。或許我們應該試著讓新陳代謝的速率慢下來,最好能像蜥蜴一樣。

※ 本文摘自《癌症探祕》,原篇名為〈與其關心吃了什麼,不如關心吃了多少〉,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