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李慕盈

「如果擁有了能力,會想做什麼?我想應該就是報答,讓我們出生在這世上的父母。」

今年夏天特別炎熱,我和弟弟走在路上吃著冰棒,雖然努力搧著扇子,但依然抵不過那掛在天上的無情太陽,只見弟弟的腳步漸漸加速,接著我們進到了充滿冷氣的百貨公司,百貨公司總是不放過任何賺錢的機會,母親節過完就換情人節,接下來就是中秋節、父親節,對於沒怎麼交過女朋友的弟弟來說,情人節禮物的廣告總是讓他忍不住翻白眼,看到弟弟想翻卻翻不過去的模樣,我忍不住笑了。

「看到情人節總會想到爸爸慌張訂花束的樣子。」我對弟弟笑著說。

「因為他總是到最後一刻才突然開始準備禮物啊!」弟弟無奈的搖搖頭。

進到百貨公司後我們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爸爸的父親節禮物,為了讓今年六十歲生日能盛大舉行,我們決定在父親節時送他一個爛禮物,將錢存到他生日時再用,不過很顯然的,百貨公司不是一個選爛禮物的最佳地點,根本不會有便宜的東西,光是超市的芒果一顆就一百二十九元、荔枝一把兩百三十六元,而我們的目標「馬桶刷」不知道是什麼高級材質,居然要兩百一十五元,外面明明才賣三十元,簡直沒天理,根本強盜!

「乾脆先別買父親節禮物,直接先買老爸的生日禮物好了?」看著蹲在地上抱著馬桶刷不停碎念的我,弟弟提議。

「但我不想只有送禮物這麼簡單,我覺得六十歲生日就要玩得瘋狂點,有可能是騙他去超市買東西,結果一路把車開到墾丁看比基尼辣妹,或是載到桃園假裝去餐廳吃飯,實際上卻簽切結書,從橋上跳下去玩高空彈跳……還是弟弟你覺得開到萬里,讓他玩滑翔翼直接從山上跳下懸崖,或是從沙灘上腳突然離地飛上天空?」我越講越興奮,甚至拿起手機準備詢問老媽,老爸的平安險保得夠不夠,此時一旁的弟弟卻搶走我的手機。

「我想……當天還是不要讓妳碰到方向盤好了。」高舉我的手機,弟弟替爸爸默哀三秒鐘。

「還是機票?一張空白機票讓他選要去哪裡?」我腦袋不停運轉,想著老爸會想去哪,這時我和弟弟終於發揮我們身為雙胞胎的默契。

「美國公路旅行!」雙胞胎異口同聲的說。

於是這場旅程就這麼展開了,一場充滿謊言、欺騙的巨大驚喜!

從小到大,許多朋友都以為我們是一家四口,事實上我們是一家六口,除了有隻超可愛的狗狗叫圓圓,還有一位大我們三歲半的姊姊叫李慕祺。

我和弟弟是雙胞胎,分別叫李慕盈、李慕藩,我們的個性很相像,屬於比較直話直說、白目、欠扁的類型;姊姊則和我們大大相反,她跟別人講話很溫柔、輕聲細語,有時候她講笑話,會因為講太小聲而沒人聽到,自己在角落笑開懷,每當這時,我和弟弟就會用奇妙的表情看著她。

我們三個從小感情就很好,是那種到八十歲,還會互相聚在一起,戴著老花眼鏡一起打電動的類型,小孩也都會互相叫對方乾媽、乾爹,手足之情需要延續好幾輩子的那種。

在社群軟體裡,我們還有自己的三人群組,一年會用到九次,都是在討論爸爸、媽媽的約會行程,他們的生日、情人節、結婚紀念日、聖誕節、父親節、母親節。

我是本書的第一女配角,叫做李慕盈,從二十三歲開始,踏上了旅遊作家這條不歸路,賺的錢很少,卻很知足、快樂;夢想是二十五歲前出版三本書,當你們看到這本書時,就代表我的夢想已經完成了,而你們都是替我完成夢想的人。

我的雙胞胎弟弟叫李慕藩,原本長得很可愛,像混血兒,到國小、國中時,還長得像古巨基,直到高中後開始長歪;但對女孩子保證不劈腿、十分專情又浪漫,目前沒有女朋友,若有興趣歡迎私訊作者粉專,作者保證贊助約會費用(姊姊幫你寫了,可以把刀移開了……)

三個孩子中,有名無權的老大,也就是我們的大姊,叫做李慕祺,目前是一位藝術家,從小自稱低調的偉人,雖然現在打死不承認這個黑歷史,但卻已深植在所有人心中,無法抹滅;雖然講話小聲、看似氣質,但認識後會發現她除了善良、體貼,還很可愛,從小禮讓我和弟弟的各種欺壓,堪稱地表脾氣最好的好人。

媽媽,我們的母親大人,叫做張翠芳,堪稱世界上最好的母親,從小給予我們百分百的愛,支持我們的任何決定,長得圓圓可愛像河馬、國王企鵝,是某知名品牌的品牌總監,也是此趟旅行最大贊助者,我的個性有百分之八十遺傳她,每當我們吵架的時候,她就會說自作孽不可活,讓我害怕到不敢生小孩,怕我小孩以後也會折磨我。

爸爸,本書最佳男主角,名叫李世榮,獲得西北大學電腦博士學位的高學歷男子,平常最愛亂跑、最愛玩,每當假日最愛帶孩子們去西門町看汽車模型,平日晚上也愛看電影、吃好料;是某公司的董事長,及多家公司股東,曾說過的經典名言是:只要有了小孩,人生最巔峰的有錢生活,就已經過去了。

旅程的開始,總是特別慌亂。

在美國,二十五歲以下的駕駛在租借車子時,都需要再加上保證金,會比一般租車還要貴,所以為了這個,我們必須先在網上用爸爸的名義訂車,這對弟弟來說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因為爸爸生活非常規律,平常大概晚上十點半就睡了,再次起來的時間是凌晨三點上廁所,在這過程中根本不會醒來,於是弟弟就展開他的計畫,偷偷的拿爸爸的錢包,並將他的駕照抽出來拍照再跑回房間。

用了電腦一陣子,弟弟轉向我超無言的把駕照丟過來:「根本不需要用到駕照啊!直接寫護照名,再用我的信箱跟聯絡電話就好,我們到那邊再拿出爸的護照和國際駕照就好。」

「對啊!我剛剛還想到,其實要用也應該是國際駕照而不是台灣駕照。」我一邊閃躲弟弟丟的一連串娃娃,一邊回答。

「什麼鬼……那我剛剛幹嘛這麼辛苦的偷駕照!」想著剛剛踮起腳尖走進去,之後還風光帥氣高舉駕照進房門,弟弟滿臉無奈。

「沒關係啦!反正在你去拿駕照的那段時間,我就已經搶好三張便宜機票了,去洛杉磯來回直飛加行李只要一萬六千塊台幣,超便宜啊!」我得意得像剛參加奧運拿金牌。

「啊!等一下,妳說來回機票嗎?我們不是要去公路旅行嗎?妳買來回幹嘛,到洛杉磯了以後直接從紐約走啊,現在還能退嗎?」

「不能……」我緩緩的往後退了幾步,卻還是被弟弟的兩隻手抓住,用力的搖了搖肩膀。

「妳這個蠢蛋……」

「可是洛杉磯現在單趟就要一萬零兩百元,然後紐約到台灣最便宜也要一萬八千元啊!」我不要臉的為自己辯護,一副想得非常周全的樣子,理直氣壯的回答。

原本作勢打我頭的弟弟,立刻將手收回,接著抱著我感動的說:「妳真是個天才,這樣就省很多錢了。」

「但是我忘記算紐約飛到洛杉磯的機票價錢了。」我回抱弟弟覺得我們姊弟倆感情真的很好。

「……」緊接著我被弟弟推倒在地並用力踩了三下。

很快的過了兩個月,這趟旅程就要出發了。

爸爸拿了非常小的行李箱出門,雙胞胎分別拿了二十四、二十八吋的行李箱出門;爸爸拿了三件衣服兩件褲子,雙胞胎拿了一個禮拜的衣服跟褲子,外加洗衣精;爸爸帶著人民幣,雙胞胎帶上了所有的卡加上早已換好的美金;爸爸拿著護照和台胞證;雙胞胎拿著美國護照外加爸爸需要用到的美國簽證。

早就和媽媽串通好的雙胞胎在出發前就跟媽媽講好要到哪一個航站跟上哪台飛機,一路上媽媽非常興奮,差點要問我們去美國的第一個晚上要住哪裡,雖然媽媽是我們這趟旅行的最大贊助商,但不得不說她時常太過興奮而劈哩啪啦的東問問西問問,也因此我們只好打斷她一連串可能會讓我們曝光驚喜的問題。

「我們去上海後就直接住爸的家,不然要住哪裡?爸好像這次回上海前幾天有事情。」弟弟及時打斷媽媽的問話,順便提醒媽媽,爸爸還不知道要去美國的這個事實。

「是的,嘟嘟婆我們前幾天都還會待在上海,過幾天我再看帶小朋友去哪裡玩,可能去一趟西安,我們Erica小姐很想看一次兵馬俑。」嘟嘟婆是我爸給我媽取的小名,Erica則是我的英文名字。

「這樣子啊……」發現自己差點把驚喜戳破,媽媽有點尷尬的看著我們:「那你們好好玩,防曬乳記得擦一擦。」

「好!」在我應聲的同時,我們也已經抵達了機場,興奮的將所有行李卸下後,我和弟弟抱了抱媽媽準備道別,爸爸看到這難得的畫面也跑過來討抱抱。

在媽媽離開後,我們就趕緊托運行李,原本是想到登機門再揭曉去美國,可是機場內滿滿的登機航班、訊息,再加上爸爸站在電子板前找尋我們的報到櫃台:「奇怪?我們的號碼是什麼,你們再講一次,我怎麼沒找到前往上海的班機,剛看到北京的也是晚上六點十分起飛,航班資訊你們有印出來嗎?我看一下。」

所以,我們決定直接把他拉到報到櫃台後,就直接揭曉我們的驚喜。

「你們確定是往這邊走嗎?這邊都是往美國的班機,洛杉磯、奧蘭多……」

「對啊!我們是要去洛杉磯沒錯啊!」拿出美國護照、美國簽證,並遞上我們的航班資訊,只見爸爸傻眼嘴巴呈O字型。

太過傻眼的爸爸雖然跟著我們站入隊伍中排隊,但還是拚命看著簽證上的字,並一再確認:「你媽知道嗎?那之前給我的航班號是什麼?我就想說我去上海明明就沒搭過Y開頭的班機,機票呢?是誰付的?我的信用卡嗎?」

「你不知道嗎?這是你的生日禮物,那號碼是我們隨便掰的啦!我們要搭乘的是CI0024前往洛杉磯的班機。」我和我弟對望一眼,開始唱起生日歌吸引不少人的注目,但最該有反應的那個人只是緊皺眉頭。

「我的生日不是十月十四日嗎?現在才九月!不要開玩笑了,真的是這班機?」

「就是因為意想不到才是生日驚喜啊!這次我們要去美國公路旅行,全家都知道就你不知道,機票、租車錢是我們雙胞胎付的,另外姊姊還有給你零用錢,媽媽有付住宿的費用,我們也有帶很多錢讓你可以吃好吃的。」

就算我們都一一說明,並把怎麼租車、訂機票,之後幾天去哪都一一交代,但直到我們報到、行李托運後,爸爸才漸漸相信。

對爸爸來說這驚喜太突然,讓他腦袋一片空白,真正將他拉回現實的,就是地勤遞給我們機票時,用鉛筆圈起登機門及最後登機時間的聲音:「等下記得看行李有沒有過安檢再走,祝您們旅途愉快!」

在地勤遞給我們機票,上面寫著大家的護照名、航班、登機櫃台後,爸爸才漸漸回神,也因為太過震驚忘記跟上海那邊的員工先交代會議延後,直到去了美國當地,才急忙打國際電話通知助理,同時在上飛機前也因太緊張而跑了好幾次廁所。

「搭乘CI0024到洛杉磯的乘客,請至五號登機門準備登機。」機場廣播時,爸爸緊緊跟著我們,好像最後只有雙胞胎上得了飛機一樣,到現在他還是無法完全相信自己即將達成夢想。

他的夢想就是,和家人一起來趟美國公路自駕旅行,而年輕時許下這個夢想的爸爸,還不知道未來的妻子是誰,以及將來會有幾個孩子,如今他終於要圓這個夢了。

但不一樣的地方是,並不是他帶著家人去美國公路旅行,而是他的孩子──一對雙胞胎姊弟,帶著即將滿六十歲的他,以驚喜的方式帶他完成這個夢想。

去美國的這趟旅行,讓我和弟弟的銀行戶頭少了整整一半的錢,但這對我們而言是很值得的,因為能讓爸爸完成這個夢想,比什麼都還要重要,我們留下的回憶是無價的,也是任何人奪不走的,同時也是我們應該做的。

上飛機後的爸爸,被夾在雙胞胎中間。

因為我們的機票很便宜,所以很多機位是不能選的,我們的位置順勢的被安排到最後一排,好處是離廁所很近,壞處是一有人拉肚子,廁所門開啟的瞬間臭味就會陣陣飄來,且這樣的情況會持續整整十六個小時左右。

「我原本想把《哈利波特》第一集到最後一集看完,結果發現這台飛機只有《哈利波特》最後兩集,害我之後不知道要幹嘛。」

「妳可以複習一下《阿拉丁》,聽說音樂劇的版本跟真人版電影比較像。」弟弟隔著爸爸對我說:「或者妳可以把柯南的所有電影版看一遍。」

「也或者,你們現在可以跟我說說你們的行程?你們帶了多少美金在身上,我們一下飛機後要去哪裡,住宿訂了沒?」一直被我和弟弟卡在中間,覺得位置很小的爸爸,已經深刻體會自己是真的要去美國。

「一開始會先去領車,住宿已經訂好了,在飛機場附近,然後我們明天想要去趟美國社會安全局,去要一下我們的社會安全碼,再去迪士尼。」原本想拿出行程表,但是行程表在包包裡,而包包放在行李艙。

「不可以!不能這樣安排,妳第二天就要去迪士尼?那錢不就馬上花光了,要放在最後一天才可以,而且從社會安全局去迪士尼要一段路程,這樣玩的時間不夠多,會有點可惜。」爸爸雖然在抵達美國後會換一點現金在身上,避免我們的錢不夠用,但還是以我們幫忙付錢為主,所以他很擔心超愛迪士尼的我,在第二天就把錢都花光,導致之後旅程艱辛、困苦,同時也因為他以前讀西北大學,所以對美國的道路、景點距離,還是非常有概念的。

「那我們改去星光大道那邊?」弟弟把正在看的《阿拉丁》按暫停,一起討論。

「可以……對了!我們不是在下午三點就會抵達美國嗎?我等下下飛機問問你們的堂叔,今晚有沒有空跟我們吃飯。」

「我們有堂叔在美國?」我和弟弟一起震驚的看著爸爸。

「對啊!而且你們還有三個堂姊,你們不知道嗎?啊對啦我忘記跟你們提了……我和堂弟小時候都玩在一起,我們非常親。」

「……」直到二十三歲才知道我們還有三個堂姊跟堂叔,這真的太誇張了!

「那老爸來排一下,我們一抵達就先去租車、入住飯店,看晚上能不能跟堂叔用餐,明天先去星光大道那邊……」

「或者迪士尼。」我抱著希望再吶喊一次。

「……去完星光大道,晚上可以去聖塔莫尼卡碼頭。」很好,看來我的迪士尼美夢被爸爸完美攔截了。

「好啊!我們行程都沒有排死,因為想說你可能也有想去的地方,跟堂叔聚聚挺好的。」弟弟立馬同意爸爸的安排。

「好,如果堂叔有空我們就一起吃晚餐。」無論如何這是屬於爸爸的圓夢旅程,怎麼安排只要爸爸開心就好了,其它都不重要。

接著,我們將所有的行程都跟爸爸說了一遍,同時也被改了許多行程、路線,不過正如我說的,什麼景點都不重要,能夠讓爸爸開心的安排,就是最好的安排。

※ 本文摘自《騙爸爸去美國》,原篇名為〈從一張突如其來的機票開始〉,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