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詩人李進文從「日本跨越世代傳奇性人物」及廣受台日年輕人喜愛的漫畫《文豪野犬》談起,將三十歲(1937)即因結核性腦膜炎去世,留下350多篇作品,無論二戰期間、戰後家國重建、經濟泡沫時期,即至二十一世紀的科技今日,依然是年輕世代心目中的偶像、精神依歸:中原中也的一生做了精彩生動的介紹。

首先當然是他的不愛讀書,八歲即因最親近的弟弟夭折,寫下了人生第一首詩,此後求學生涯波折不斷,戀愛也談得驚天動地,甚至親密愛人最後投奔摯交評論家小林秀雄,以及中原與太宰治之間酒徒對決的逸事、與小說家大岡昇平的生死情誼。

這位特立獨行、有「日本的蘭波」之稱的詩人,是怎樣在長期失業後經親友介紹去NHK應徵,卻表示自己最想做的工作是「大門警衛」,履歷的備註欄上只寫道:「詩生活」呢?

又是如何像大岡所寫的:「中原在他的人生中,從來沒有邪惡的行為,甚至連欺瞞和背叛都沒有。」以及,是怎樣的因身心遭遇持續的悲哀和不幸,而維持著一種被輕視、如愚人般純潔的「聖性」呢?

進文在節目上朗讀了中原的名作:〈污濁了的悲傷之上〉。

「污濁了的悲傷之上
今日也降下小雪
污濁了的悲傷之上
今日且有風吹過
汙濁了的悲傷
譬如狐狸的革裘
污濁了的悲傷
因小雪覆蓋而瑟縮
污濁了的悲傷
無甚期望亦無所祈願
在倦怠中夢見死亡
污濁了的悲傷之上
痛楚且懷了恐懼
污濁了的悲傷之上
無所事事也迎來日暮」

我也想要呼應,唸一段自己非常喜歡的中原最後詩句,奈何節目時間不夠⋯⋯

且讓我抄錄如下:

「你只管回到寧靜的房間就好。
背對煥發的都會夜夜燈火,
你只管,走上郊道就好。
心的低語,且慢慢聆聽就好。」

更多精彩內容,歡迎收聽本集的「經典也青春」,甫出版《野想到》的詩人,遠足文化總編輯李進文談日本代表性詩人中原中也的《山羊之歌》。

收聽本集節目:


▶︎▶︎▶︎免費訂閱經典也青春 Podcast。名家領讀,經典隨身聽!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