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蓏昀;譯/曾晏詩

最危險的一句話是:我們一直都是這樣做。 ──葛麗絲.霍普*

最近新聞上很常看到非法僱用、非法錄取的報導,讓我心想韓國真的變了很多。以前如果有公司不公開招聘,從認識的人之中找員工,或即使公開招聘卻早已內定人選,大部分的人對這兩種情況都見怪不怪。然而,現在卻成了大眾關注且迫切想解決的問題。這樣的轉變讓我感到既新鮮又新奇。

雖然時代出現改變,但護理師界有時卻讓我覺得,我們彷彿還停留在一九○○年代。目前,許多護理師為了讓這份職業變成專業且獨立的類別,已將「看護員」這個名稱改為「護理師」;護理學校為了公平,也全部變更為四年制的專科大學;同樣的,學校嘗試用「翻轉教育」等各種方法,教導我們獨立處事。然而,只要踏入臨床一步,馬上就會發現現場的人們根本還沒意識到問題所在,只是說著「我們一直都是這樣做」,反倒抱怨起改變「很奇怪」。看著那些人的模樣,我心中只能想著:「唉……看來臨床沒這麼容易改變。」

在一個本該是歡天喜慶的節日,某間大醫院的護理師自殺了。由於和護理界有關,我身邊也有許多人詢問、討論。該護理師的男朋友在自己的社群平台上傳了一篇文章,講述護理師的工作條件雖然辛苦,但更苦的是女朋友不斷飽受被「釘」的經歷。這件事也因此成了大眾的話題焦點,還有人發表這種評論:

「即使如此,資深的還是要釘資淺的啊,要被釘才會成長。」

但是,我想問問讀了這篇文章的人,是否真的認為要被釘才會成長?大家都是成人,以這個年紀而言,只要一、兩句話,就足以讓對方知道自己犯了什麼錯,難道你們也認為,非得要說出那些貶低人格、傷人自尊的話,對方才聽得懂嗎?

很多護理師認為,加護病房的工作太辛苦,紛紛想要辭職。有一天,和我一起工作的同事覺得自己快要累死了,於是去找護理長諮詢。

可是,這個消息一傳開,就有人說:

「以前還更誇張呢,最近已經算好命的嘍。」

「那種話有什麼關係?上司說那種話也還好吧?不是嗎?」

大家可能真的是這麼認為的,但是世道在變,生活在那個圈子的我們,認知也在改變。

以前,服務業崇尚「顧客至上」,百貨公司員工、電話客服等相關行業的人,即使被客人辱罵也不覺得有問題,但現在職場上人們也認同「人格需要受尊重」的平等觀點,漸漸地想要立法規範,希望允許員工遇到顧客出言辱罵時,可以提出充分警告,並採取對應處置。

然而,即使社會在改變,那些人還是不斷地說著「以前更誇張呢」,在我眼裡,只覺得他們如此強求活在現代的人接受舊時代的惡習,是非常自私的行為。這些問題以前就存在,現在好不容易一點一點在改變,明明自己也會抱怨,卻又認為改變一定不好,還真是諷刺呢。

雖然到目前為止,自己都是這樣走過來的,但是,難道不能跟著改變的步伐,一步步變好嗎?我相信大家都擁有這樣的雅量和期許,也希望大家都能對這個問題更敏感一點,共同為護理師打造一個適合工作的環境。

+ + +

還有一件事我到現在都還不能理解,就是大家普遍認為醫師和護理師之間存在上下關係,因此都不喜歡護理師主動提出意見。由於加護病房大多是重症病人,護理師必須時常透過電話向主治醫師報告,若狀況緊急,也會依口頭醫囑執行治療。

有很多情況需要使用緊急藥物,或是當病人痛到不能忍的時候,也會使用麻醉性鎮痛劑,因此病棟總是會定期清點重要藥物,也經常備有緊急藥品。如果醫師開立的是口頭醫囑,就必須在施行治療後的二十四小時內,另外取得主治醫師的書面醫囑。

有一天,某位病人的狀態不太好,我向主治醫師報告後,他叫我給病人幾安瓿的藥物。我怕聽錯,所以又向他確認一遍:「醫師,您是說給○○○病人╳安瓿的藥物對吧?」我才問完,主治醫師就突然發飆:「我說╳安瓿!你是沒聽清楚嗎?」接著我說:「我只是以防萬一,想再確認一次,請您開立醫囑。」掛了電話之後,主治醫師必須在二十四小時內開立醫囑,可是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他就是不開。但如果護理師不斷聯絡醫師催促醫囑,經常就會被不耐煩地掛斷電話。

有一次,我和在其他醫院工作的同學見面,她說曾因為催促主治醫師開立醫囑,醫師竟然跟她說:「那種小事你自己不會看著辦嗎?」可是,開立醫囑是護理師的工作嗎?要治療又要照護病人就夠忙了,處理完一整天的工作,還要因為醫師不開立醫囑,最後得打開醫師的作業視窗自己弄。

開立醫囑本來就是醫師該做的事,拿忙碌當藉口,開立口頭醫囑後又不開立書面醫囑,搞得護理師經常得自己處理。儘管我們一直向資深護理師反映這個問題,但始終沒有獲得改善。因為一直以來都是這樣,所以不會改變。明明是問題,卻不承認是個問題。

最後,這類事件爆出了新聞,成為人們的議論話題,大家的觀念也因此逐漸改變,然而,我認為需要改變的地方不只如此。當類似的問題被提起時,希望大家不要又用「我們一直都是這樣做」就想粉飾太平,而是能在問題擴大以前,慢慢地、主動地去改正。

註釋
* Grace Hopper(1906-1992),世界最早的女性工程師之一,培育了許多程式語言專家,被譽為「不可思議的葛蕾絲」(Amazing Grace)。

※ 本文摘自《不完美的我,照顧生病的你》,原篇名為〈我們一直都是這樣做〉,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