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小和田哲男;譯/李欣怡

前面提到,不服朝廷等權力的集團、或被排除於社會秩序外的犯罪者,會被視為鬼,其實《鬼滅之刃》裡,除了鬼,還有其他不在社會秩序之內的人,就是鬼殺隊成員。第 4 話中有說明,鬼殺隊是「沒有得到政府正式認可的組織」,第 54 話中有一個場景,車站站員看到持刀的竈門炭治郎一行人,大喊「叫警官來」。

此外,鬼殺隊成員中有不少人,過去的悲慘程度比起那些鬼毫不遜色。作品中,在一般社會中過著普通生活的人,志願進入鬼殺隊是非常稀有的例子。為什麼鬼殺隊要設定成不為政府公認,而且是被排除在社會秩序之外的人組成的集團?《鬼滅之刃》故事的深奧及魅力之一,就在這裡。

日本自古有一些人,並不是為非作歹,就只是過著不屬於都市或村落的生活,像是在山地狩獵的、製鐵的、採集藥草的、表演藝能的,一些營生手段跟村落的互助共生社會不同的人。這些人或者住在像山上這種神或妖魔的地盤、或者是浪跡各地的漂泊民[2]。像這些職業特殊,不是「附近鄰居」的人,雖然嘉惠於人、提供了村落沒有的產物或娛樂,同時卻也由於是來自外部的、摸不著底細的「牆外人」,有時會成為大家輕蔑的對象。主角竈門炭治郎,家住山中,以賣炭為業;同梯的我妻善逸及嘴平伊之助是棄兒;其他還有盲人、忍者、製作日輪刀的鍛冶村落的人等,鬼殺隊是由這些沒有在城鄉群體編制中的人所組成。

《鬼滅之刃》描繪的世界觀,基本上可以想成建構基礎是被人類群體排除在外、開始作惡的「鬼」,加上同樣不屬於人類群體、但嘉惠於人的「牆外人」(=鬼殺隊)。

鬼也好、「牆外人」也好,他們都因為來自外部而受到鄙視,大家一直避諱不談的、日本暗處的歷史,隱藏在《鬼滅之刃》的世界觀裡。

當不了人的 vs. 牆外人的悲哀戰鬥

鬼殺隊成員中,有許多人背景都設定為「牆外人」。大部分的「牆外人」都有無法隸屬於人類群體的苦衷。例如製鐵的人,當原料砂鐵採盡、製鐵不可或缺的木炭原料來源的樹砍伐光了,就必須移動到別處。賣藝維生的人必須巡迴於各城鎮之間,以賺取日薪。像這些具備特殊技能的人,看起來就是跟「普通人」不一樣。

日本人的民族性,一般認為同儕壓力較大。這是因為產業結構以農業為主體的時代很長。不同於狩獵,農業需要大量劃一且穩定的勞動力,因此,與他人間的協調性相當重要,個人色彩或卓越的能力是不需要的。日本社會的基底,追求的是維持「普通」的精神構造。

戀柱.甘露寺蜜璃,肌肉密度是一般人的 8 倍,這種特異體質導致她相親失敗(第 123 話)。另外,岩柱.悲鳴嶼行冥是盲人,住在寺廟裡,養育寺裡領養的孤兒(第 135 話)。他們都可說是跟村落社會的劃一性有著不同特徵的人物,這些人物會被排除在社會框架之外。

註釋
[2]居無定所之人,又譯「游動民」、「移動民」等。

※ 本文摘自《鬼滅的日本史》,原篇名為〈《鬼滅之刃》其實是鬼 vs. 鬼之戰〉,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