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范僑芯(佐餐文字)

當全球數十億人口還在為新發表的iPhone智慧科技驚嘆的時候,台灣的早餐店阿姨早就領先全球,在人腦應用上超前部署。

我永遠沒齒難忘,在醉生夢死的大學四年,那些如喪屍般起床上早八課的日子。七點,每每時辰一到,手機就會開始響起,我下意識地拚命摀住鬧鈴,待它窒息閉嘴之後,召喚意志力企圖起身好幾次,卻又宣告失敗。正當我準備放棄垂死掙扎,想安穩睡個回籠覺之際,腦海霎時出現早餐店跑馬燈,在學校方圓五百公尺,腳程所能到之處,約莫有十多間早餐店的阿姨正在遠方輪流呼喊著我。

把我從早晨中喚醒的從來不是夢想,而是早餐店阿姨。

被人潮擠得水泄不通的早餐店裡,我們不難發現,早餐店阿姨總是能拿出比她當年準備聯考還要驚人的記憶力,像泰坦超級電腦般,配備容量超大的記憶體,將每個客人的點單資訊快速儲存,比方說:起司蛋餅雙蛋不加番茄醬、總匯三明治吐司去邊美乃滋多一點、豬排漢堡加起司不要生菜、鐵板麵雙醬不要三色豆蛋半熟等等畸形怪狀的各種要求;接著,從大腦雲端輸出,像3D列印般,手起刀落,咻咻地將餐點製作出來,全程無須紙本菜單,比蘋果公司更環保。

有著超強記憶體還不算什麼,早餐店阿姨的臉部辨識系統更是尖端卓越。

我強烈建議心情憂鬱者,或是自覺處於社會邊緣的人,三不五時到早餐店走一遭,因為旦凡在早餐店走跳幾次之後,早餐店阿姨將會自動開啟人臉辨識系統,甚至熟記使用者喜好,讓你一鍵點餐,徹底感受到社會溫情。此外,在早餐店阿姨的心裡,西施盡收情人眼底,每個人都是帥哥美女、都能獲得愛的能量所需,踏進早餐店的瞬間,聽到這聲「帥哥╱美女早安」,總是使人舒心。

都說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早餐店阿姨無疑是最佳代表,雖然他們在店裡有時也會因為出餐不順大吵大鬧。關於早餐店阿姨們的都市傳說很多,強烈建議各大電視台可以據此為參考,拍攝成八點檔,必定共鳴不已。

喔!別忘了,飲料杯上的爛笑話也是傳奇。

美X美的進擊

常言道:「無心插柳柳成蔭,台式早餐賣成精。」

好,下句是我瞎掰的,不過台式早餐的誕生確實是場意外的驚喜。

據聞,一九八○年代,台式早餐店創始人林坤炎先生,起先是想效仿老美在棒球場上吃熱狗漢堡的文化,於是起心動念,想靠著小本生意養活一家老小,如此而已。但天不從人願,棒球場旁的流動小販眾多,各持千秋,熱狗漢堡這樣的新興文化未能成為亮眼之星,畢竟人類是保守的動物,面對自己無法理解的事物總是不敢輕易嘗試,因此林坤炎先生小攤生意只能宣告失敗。

但就在此時,台灣餐飲界突然來了一隻拔山倒樹的巨獸:麥當勞。

一九八四年一月,首間麥當勞在台北開設,影響了整個台灣,有了麥當勞這個強大的美國品牌做靠山,漢堡熱狗這類的食材突然之間不像畸形怪獸,反而顯得陽光時尚。不過麥當勞中終究是舶來品,在當時非常昂貴,起碼阿佐是只有考試考第一名並且還要滿分,我爸媽才會勉為其難帶我去吃的那種級別。

誰能抵擋如此邪惡的誘惑?

山不轉路轉,小攤餐車亦然。生意人的小腦袋瓜兒總是特別靈動,林坤炎先生燃起希望,將眼光放在距離台北市立棒球場不遠處的育達高職旁,畢竟莘莘學子總是接觸流行文化的先鋒。

果然不出所料,搭上麥當勞的風潮,再結合台灣經濟高飛的年代,多數婦女走出家庭求職,已無暇顧及心肝寶貝的早餐時光,林坤炎先生的小攤車就像天外飛來一位名廚,瞬間解決縈繞在家長心中的早餐難題,接著順水推舟,將盛況火爆的早餐生意在八德路上立下門面,並將其更名為「美而美」,新一代台式早餐就此誕生。

其後,美而美一不做二不休,畢竟沒有將軍會嫌自己版圖大,索性開放加盟,將美而美打造成連鎖產業。顯然這樣的決策很正確,順應後勢看好的速食趨勢,加上投資金額小,這讓許多人捧著金,紛紛表示願被納入麾下,跟著總公司的腳步,在學校、補習班的周邊地區,以學生為主要客群,早上賣日間部學生,下午賣夜間部學生,打著廉價速食策略,研發出符合台灣人口味習性的「台式漢堡」、「台式三明治」等中西合併餐點,開拓出全新的早餐風貌,共創台式早餐的榮景。

私認為,美而美是台灣飲食發展中相當重要的一環,無疑能稱為「台灣奇蹟」。

以多元化來說,沒有任何一種餐飲類別的產品種類可以繁複過於早餐店。台式早餐囊括了以太平洋到大西洋、北極到南極、中式到西式、油膩厚重到清爽無負擔,甚至把爺爺奶奶爸爸媽媽那年代的早餐也都拉進來一起開轟趴,諸多口味餐點任君挑選,還有很多OL會特地選擇冰奶茶搭餐,順便替身體做體內環保。

更重要的是,台式早餐完全學習到了麥當勞的精髓,妥善地將食材製程SOP化,使得早餐店的產品種類再怎麼複雜,都只消一個懂得把食物加熱的「大廚」站在煎台前,就可以將所有料理易如反掌的端上顧客面前,完全仰賴食品加工與食材前置處理。

實在是餐飲界奇才。

不斷被覆寫的早餐文化

早餐曾經像集體潛意識般,深植在每個人的腦海中,占據著極其重要的地位,被賦予著極高的使命感。

在農村社會時代,多數人從事的生產行為都以家庭為核心,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操忙繁瑣細碎的農事與家務,致使用餐時間必須精確、必須飽足,才能接續馬不停蹄的粗重體力活,其中早餐為每日之始,尤為重要。如此,整家子的人,由打理家務的負責人,通常是女性,如祖母、母親、嬸嬸等,略施小展,燒上幾碟菜,配上白米或粗糧,是原始的早餐型態。

放眼東亞,不僅台灣如此,中國、韓國、日本皆是如此。

爾後,隨著工商時代的發展,雖然財富確實越趨自由,但繁忙的腳步不曾減緩,反而日益漸增,加上女性漸漸走出家庭,家人圍坐吃著家庭式早餐的現象漸漸式微,這樣的發展衝擊,無一人倖免。人們疲於奔波,早晨能再睡五分鐘是世間最幸福的事情,因此除了少數人會上所謂的食堂或餐廳享用早餐之外,絕大多數的人都轉向快速便利的方式來補足晨間熱量,比方麵包、麥片,或便利商店的三角飯糰等等,而且根據許多街頭訪問,我們甚至可以發現,早餐選擇性相對較少的地區,會出現多數的年輕人會略過早餐的現象。

幸也,在台灣發展歷程中,有不少早餐店的存在,從早期的燒餅油條豆漿店,到近期已美而美為首的連鎖早餐店。這些店家順應著快速高效的時代趨勢,同時又能提供我們源源不絕的早餐種類,不斷變化革新,創造出五花八門的食款,降低工商社會對飲食習慣的衝擊,替台灣寫出特殊的早餐飲食文化。

我常常在想「懷舊」跟「古早」這兩個詞,其實是相對的:有新的事物誕生,才得以衍生出舊的概念,它們並非絕對,而是隨著時間的推演,造就出一波又一波的懷舊浪潮。

也許,對祖輩而言,最懷舊的早餐也許式是地瓜飯配醬菜;對爸媽那代來說,兒時的早餐記憶是稀飯或包子,也許家境優渥的叔叔阿姨還會喝上一碗牛肉湯。

而如今,隨著西式早午餐的崛起、一六八斷食減肥法的影響,台式早餐的未來樣貌究竟為何不得而知,不過可以確認的是,對於我們這種九○後的黃口孺子來說,到老時心中想望的,絕對是以美而美為首的「山寨西派台式早餐」。

※ 本文摘自《巷弄裡的台灣味》,原篇名為〈海納百川的奇蹟──台式早餐店〉,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