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少女老王

我記得那是一個炎熱的夏天,我穿著白色的短袖T跟黑色的長褲,跟攝影師兩個人出班到一間小學採訪。那間小學收養許多流浪動物,並將其設計成生命教育課程,融入教學之中,用愛心打造出的獨特學習環境是這次的採訪重點,只是主責老師因為第一次接受媒體採訪有點緊張,常常需要暫停討論、順一下口條。

而就在一次暫停,受訪者轉頭喝水的瞬間,站在我身後的攝影師竟然伸手摸了我。

我能感覺到他粗糙的手掌包覆住我的手臂,從外側摸進內側、手背還因此順理成章地觸到了我的胸部,但當下我連嚇呆、發火、崩潰或痛哭的機會都沒有,因為受訪者已經放下水杯轉身回來,準備好接著說話,我只能發著抖繼續採訪,而他不安分的手又回到了攝影機上,聽著鏡頭若無其事的「吱吱」對焦聲,我的心已經碎成千千萬萬片。

這竟不是結束。

直到採訪完成之前,來自身後「像是不經意」的觸碰越來越多,但我當下只能使勁全力不去在意那雙遊走在我內衣肩帶,以及撥弄內衣釦子的手指,繼續對著受訪者微笑。

好不容易採訪結束,老師送我們出學校後就回去了,還在上課時間的校門口空蕩蕩,就剩我跟攝影師兩個人,攝影師上下掃了一遍我的全身,最後視線停在我胸前,問我要不要搭他的車回公司。

我淡淡地說沒關係,分開回去就好,轉過身就哭了。

因為轉搭大眾運輸工具,所以當我回到辦公室時,自行開車的攝影師早已回到座位若無其事地修圖好一陣子了,滿心恐懼的我不願出現在他視線範圍,特意繞到隔壁娛樂組,再回到自己部門,壓低身子躲在電腦後面,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工作。一個平常對我很好的記者前輩發現了我的異常,隨口問了句還好嗎?我哭著全盤托出,氣得前輩直接去找攝影組主管,不久後,攝影組主管來找我,接下來的對話我永遠都記得,因為類似的話我再也沒有聽到過。

「這個攝影師不是第一次這樣了,」攝影組主管說。

「但這個人我沒辦法把他弄走。」

「以後排班會把妳跟他錯開,妳不會再跟他合作。」

「可是,你們之後還是會在辦公室碰到。」

「所以我要妳要記得一件事。」

攝影主管敲敲桌面,示意我抬頭看他。

「記得喔!是他對不起妳,不是妳對不起他。」

「妳勇敢講出來是對的,所以妳不要害怕。」

「在辦公室時看到他,連眼神都不要避開。」

「妳沒有錯,該畏畏縮縮的人不是妳。」

我努力撐開雙眼看著攝影組主管,但眼淚卻不由自主地滴落。

「不要哭。」攝影組主管抽了兩張面紙塞到我手裡:「在職場上不要那麼愛哭。」

「妳一定要記得隨時抬頭挺胸,因為妳沒有錯。」

那一天後,我不只在辦公室不斷遇到這位性騷擾攝影師,之後換了幾個工作,在不同職場上也都碰到過各種類型的鹹豬手跟鹹豬嘴,像是既關心我上廁所姿勢,又要跟我聊保險套厚度的老闆,但卻再也沒遇到像攝影組主管這樣的人了。不是冷血地聽完陳述,再用需要直接證據的回答來「佯裝自己也是為了公平正義」,而是以人性的角度思考我的處境,並且誠實相告他無力改變現狀,不過最重要的是,他教導了我用什麼態度面對現實,這樣的保護,才是一輩子的。

※ 本文摘自《比鬼故事更可怕的是你我身邊的故事》,原篇名為〈因為妳沒有錯〉,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