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張益勤

「你覺得你可以吃幾顆餃子?」「鴕鳥肉那麼大一個,你要怎麼煮?」眼前的一對母子一起看著平板電腦裡的YouTube影片不時大笑、討論,就像是朋友一樣互開玩笑。這是寬欣心理治療所所長鄭皓仁與她國中九年級的孩子,每個週末最放鬆的時刻。

鄭皓仁說起話來輕輕柔柔的,聊起跟孩子一起看YouTube影片,她信手捻來好多個頻道,包括青少年愛看的「千千進食中」、「狠愛演」、「小玉」、「谷阿莫」、「878發明家」、「Psyman 塞門」,對YouTuber的研究絲毫不輸給青少年。身為母親,她也會擔心孩子3C上癮,花太多時間打電動、看影片,但也許是因為身為心理師和正向教養的專家,她很早就有準備,也格外能理解孩子的種種行為。

「只要他不是偷偷的躲起來看(YouTube影片)就好,」鄭皓仁家裡的平板、手機一律放在公共區域,孩子沒有自己的智慧型手機,也只有週末可以使用3C產品。重要的是,她盡可能的陪伴孩子,不論是看影片或是打電玩,鄭皓仁都積極參與,了解孩子的使用習慣和喜好。像是在餐廳等上菜的時間,就經常是她與孩子觀看美食影片開胃的小片段。「孩子小時候,家長會陪著玩積木,孩子長大了就陪著看片,不也是很自然?」

問孩子「為什麼喜歡?」

不反對孩子看YouTube影片,甚至陪著孩子一起看,鄭皓仁解釋,一起看YouTube已經成為她和孩子的休閒活動,「也是認識孩子的窗口。」她談到,她給孩子看影片的限制是週末假日時每天約15分鐘,大約可以看兩支影片,她會任由孩子選擇,不會給建議也不會干涉,但是一起看的時候會和他討論「為什麼選擇這部片?」「為什麼喜歡看這個YouTuber?」等問題。

鄭皓仁侃侃道來她和小孩一起看影片的經驗,細數每個YouTuber不同的風格。像是「千千進食中」在影片裡九分鐘吃完100顆煎餃,他們討論的是「你覺得自己可以吃幾顆?」一起看「小玉」的無厘頭,他們好奇最近有沒有新的創意、討論YouTuber還會紅多久,又或是像「878發明家」惡搞、中二的效果,他們也一起大笑:「太扯了,怎麼做這麼蠢的事。」就連一般家長很難理解的電玩實況,鄭皓仁也和孩子一起看,試圖理解孩子看影片的動機,「他是為了打電玩做事前功課,看別人怎麼配裝、怎麼打、打哪條路,這比自己胡亂嘗試,更能建立打遊戲的邏輯。」

YouTube影片對鄭皓仁來說,是了解孩子的媒介,甚至有些影片傳達了好的概念和寓意,能讓孩子有所學習。她舉最近看過「Psyman 塞門」的影片,他將影集《廚神當道》裡的參賽者一一整理出來介紹給觀眾,「這不僅考驗YouTuber綜合整理的能力,重要的是可以看到有些參賽者在職場上的表現,讓孩子內化成對職場的想法。」她特別提到,有一位參賽者Jason儘管廚藝不是特別出色,但願意努力、學習,最後雖然落敗了,主持人高登(Gordon)卻給他工作又給獎學金,「為什麼高登會願意這樣做?」鄭皓仁和孩子討論,也讓孩子從不同參賽者身上學習到正確的人生觀。

不好的內容趁機機會教育

至於不少家長擔心,孩子會從YouTuber的影片裡學到髒話,或是炫富等價值觀,她則認為,只要陪著看、一起討論,家長遇到不舒服的片段,也可以真誠的表達感受。譬如,她也難免會和孩子一起看到髒話連篇的影片,她就會和孩子討論:「這個說法好不好?」「如果你說這個話,我的感覺是什麼?」「有些話我不會對你說的,我也希望你不會對我說。」讓孩子分辨在不同場合、情境該如何說話,「也許在學校為了融入同學團體,會開玩笑,說一些好玩、好笑的語言,但是面對長輩的時候就不適合。」

「世代變化得很快,很多事情無法預料,」鄭皓仁思考著,拍片、剪輯會不會成為孩子在未來社會中,表達自我的方式?所以家長也要帶孩子一起理解這個現象。」她也透過陪孩子看影片的家庭活動,回憶自己小時候看漫畫的童年,「如果有人可以和我討論那些漫畫的內容,也應該會是好事一樁吧!」

※ 本文摘自《親子天下雜誌 11月號/2020 第115期》,原篇名為〈陪孩子看YouTube 當成了解他的窗口〉,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