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惠美

首爾鐘路區昌信洞蟻居村一帶
二O一九年五月二日下午,首爾鐘路區昌信洞蟻居村巷弄一角
截至二O一九年已在首爾龍山區東子洞蟻居村居住二十年的李女士,因甚囂塵上的都市開發消息感到害怕。這是因為她曾經在幾年前的都市開發熱潮當中,被屋主用一句「搬走」從原本居住的蟻居房裡趕出去。她只好打包自己為數不多的家當重新找地方落腳,七年前她找到的落腳處,便是距離原本住處不遠的另外一個蟻居房。不過三.三平方公尺(一坪)的蟻居房裡,李女士正看著電視。用一般的鏡頭實在無法將蟻居房的狹窄空間完全拍下來,必須使用廣角鏡頭拍攝,所以照片的邊緣才會扭曲變形。
蟻居村是法律的三不管地帶,跟其他地方相比,暴力與死亡已經是當地的日常風景。
首爾龍山區東子洞9-20號的蟻居村,許多居民在二O一五年時因屋主強迫退租的要求遭到驅趕,後來在首爾市政府積極介入之下,轉為經營「便宜蟻居房」。108號的居民金炳泰(八十歲)坐在房間裡。
根據首爾市政府的調查,一棟蟻居建築平均有十.七位居民,大部分都是共用一間廁所,其中根本沒有馬桶的建築物占百分之十七.八。即便有廁所能使用,女性居民還是得生活在廁所可能被酒醉鄰居霸占的恐懼中。
我取得首爾市政府內部的蟻居房現況資料(二O一八年九月),徹底調查名單上三百一十八棟蟻居建築的不動產登記謄本。並針對謄本中登記的兩百四十三棟建築物、兩百七十位屋主(含法人)進行調查,結果發現到許多推測是大富豪的人,在這數十年來以多棟蟻居建築進行剝削式的租賃行為,或以投資為目的進行買賣行為。圖為韓國日報企劃採訪部記者們,將上百張蟻居建築不動產登記謄本攤開,一一確認屋主資訊的照片。
首爾城東區沙斤洞某套房公寓的入口,裝了超過三十個信箱和電表,這棟建築物年初曾因「不當隔間」而被區公所檢舉,但現在仍繼續從事套房租賃。
號稱漢陽大學村的首爾城東區沙斤洞一帶,有七百五十一棟套房建築,圖為將當地建物所有權狀攤開,分析哪些是非法建築的情景。
二O一九年九月二十七日下午,首爾城東區沙斤洞一間不動產的玻璃牆上,貼著社區套房的出租資訊。
漢陽大學畢業生田同秀居住的套房內部,是位於首爾城東區沙斤洞的「非法隔間套房」。四.五坪的房間裡有洗衣機、冰箱、電子料理工具、書桌、床鋪,因為沒有收納空間,所以吹風機、乳液等雜物便放在電磁爐上。房內廁所的空間十分狹窄,只能讓一個成人勉強坐在馬桶上。因為沒有做隔音處理,所以他只能戴著全罩式耳機演奏電子樂器解悶。

本文介紹:
剝削首爾:是炒房者造成我們的貧窮!寄生下流殘酷史,蟻居村全貌紀實》。本書作者/李惠美;譯者/陳品芳;出版社/大田出版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如何謀殺一座城市
  2. 居住正義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