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unsplash

紐總理阿爾登:光是經濟成長,並不能讓一個國家變偉大

文/ 瑪德琳.查普曼;譯/廖崇佑、楊文斌

過去數十年來,紐西蘭經濟的健康狀況與其他國家一樣,是以國內生產總額衡量。換句話說,就是參考紐西蘭提供的商品數量與服務。從歷史上來看,紐西蘭的預算不斷試著透過提高國內生產總額來改善經濟狀況。然而,財政部長羅伯遜卻在二○一九年指出,這種衡量經濟的指標無法反映紐西蘭人民的真實生活。

他在公布當年預算的不久前,在廣播節目《個人淺見》(Two Cents Worth)中表示:「除了財務和經濟指標之外,我們也將納入人民福祉。我們受過多少教育?身體有多健康?多有安全感?還有一些關於環境的指標,例如空氣品質、水質等。人民有多信任政府機構?政府與人民之間又有多緊密?」

工黨打算推行名叫福利預算(Wellbeing Budget)的計畫。這是西方國家第一次把健康、福祉和社群,作為判斷一個國家經濟健康狀況的指標。

福利預算列出五個關鍵領域:認真看待心理健康、改善兒童福祉、支持毛利人和太平洋島民的職業發展、提升國家生產力,以及經濟轉型。

阿爾登在介紹這份預算時,強調背後的原因:「多年來,紐西蘭的經濟成長非常可觀,然而,我們的自殺率卻也同時逐年攀升、無家可歸的人數多得驚人,家暴和貧困兒童的比率也高得嚇人。」她說的是實話:在二○一八年六月到二○一九年六月之間,紐西蘭的自殺人數達到歷史新高。她表示:「光是經濟成長,並不能讓一個國家變偉大。因此,是時候該重視那些問題。」財政部長羅伯遜補充:「我們知道,這個福利預算絕對不完美,也不可能一次解決所有問題,但這是一系列改變的開始。」

其他國家也逐漸開始重視經濟成長以外的因素,例如不丹王國於二○○八年推出國民幸福指數的量表,英國也早在二○一三年就開始衡量國民福祉。然而,沒有一個國家曾將這些量表納入政府的預算決策中。

紐西蘭第一個也是最受稱讚的領域,是對心理健康照護服務為期五年的投資計畫,一共約新臺幣五百五十億元。其中,約新臺幣一百四十億元將用於全國的第一線心理健康照護服務,包括全科醫院、毛利醫院、太平洋島民醫院、社區組織,大學和青年中心等,目標是致力為患有「輕度至中度」心理疾病的紐西蘭人,提供負擔得起的心理照護服務。

這項政策在公告後,得到國內民眾及海外媒體的大力支持。然而,此預算就和紐西蘭建設計畫一樣,在實施方面也引起一些疑慮。根據統計,二○二四年將會有三十萬紐西蘭人尋求第一線的心理照護服務,因此心理部門必須快速成長,才能應付需求。

預算的細節仍不清楚,但阿爾登在九月宣布,全國有二十二間全科醫院將獲得約新臺幣一億七千萬元的補助金。這是實現福利預算目標的第一步。根據預估,由於對受過訓練的專業醫療人員的需求不斷增加,為了讓所有人得到需要的醫療照護,心理照護服務的規模將在數年內不斷擴大。

長期以來,心理健康一直是紐西蘭日益嚴重的問題。無論哪個政府執政,勢必都得投資預算處理這個問題,但工黨政府的承諾規模之大,讓這件事成為全球的頭條新聞。《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衛報》和《彭博》(Bloomberg News)都對福利預算表示讚賞,並建議其他國家仿效紐西蘭。

雖然阿爾登公布一項約新臺幣九十億元的一系列補助計畫,但她更大膽的舉動,是成立處理家暴和性暴力的合作單位。在確定所有影響福祉的因素之間彼此相關之後,財務部前營運長費歐娜.羅斯(Fiona Ross),被任命負責指導政府對於家暴和性暴力的整體應對措施。羅斯將與社會發展、教育、司法和警察等十個政府機關的負責人所組成的委員會合作。

這項計畫是為了避免在面對受到暴力和心靈創傷的受害者時,各部門只能個別提供零碎協助的情況。暴力(尤其是針對兒童的暴力事件)會在所有部門之間產生漣漪效應。這個合作計畫旨在將各部門聚在一起,藉此預防暴力事件,並協助受害者。

這些機構將在共享責任的情況下共同合作並回報。這個做法證明社會問題不是獨立存在的問題,而且整合式的服務對所有人都有利。假如實施得當,這種做法將改變政府機構協助受虐待者的方式。政府將不再以十個獨立的機構,而是以一個具有共同目標的單位提供協助。整年下來如何運用這筆預算,可能還會引起一些質疑,但這項做法傳達一個明確的理念,這個理念受到民眾普遍的認同:國家應該永遠把人民放在第一順位。

這項預算為許多領域提供更多支持,卻也不是所有的領域都獲得充分的補助。最明顯的就是氣候問題。雖然很多人認為這筆預算應該用來照顧心理健康,但很多人對於政府沒有對氣候變遷採取實際改革的行動感到不滿。

阿爾登曾在競選活動中,將氣候變遷稱為「我們這個世代的反核運動」。後來,當她的聯合政府難以在《零碳排放法案》方面達成共識時,她的這句話經常被批評。在她的第一任期滿一年後的採訪中,記者請阿爾登回想那句話,並問她是否仍然相信那句話。她說自己不完全相信,因為紐西蘭雖然在反核立場上團結一致,對於氣候變遷卻不是如此。

然而,一如既往,她依舊充滿希望。「至少我很肯定,我們已經從十年前關於氣候變遷是否真實存在的辯論中進步許多。現在,我們討論的是我們需要做多少,以及要以多快的速度進行。十年前,在一次公開演講中,我曾因為談論氣候變遷,被聽眾透過噓聲抗議。當我第一次進入國會,出現一個專責委員會,負責研究與氣候變遷相關的科學。因此,我到現在還是很樂觀,希望我們的《零碳排放法案》能獲得國會的支持。這會是一個很大的轉變,讓我們樂見其成吧!」

自從競選開跑以來,阿爾登對於氣候變遷的立場始終很堅定。當她在二○一八年的聯合國大會上發表演說,她強調紐西蘭在太平洋上的鄰國,就處在這個問題的第一線。然而,紐西蘭最大的太平洋鄰國澳洲,顯然不同意這套說詞。

一年後,阿爾登在太平洋島嶼論壇上,針對氣候變遷議題進行激烈討論之後,建議澳洲必須「對太平洋做出回應」,暗示她對澳洲總理莫里森在論壇中的表現相當失望。澳洲身為最大的溫室氣體排放國之一,理應帶頭減少太平洋地區的碳排放。然而,根據他們在緊急氣候行動協議中猶豫不決的態度來看,他們顯然不打算那麼做。

當阿爾登在二○一八年前往紐約,她仍然希望大家可以攜手合作。她告訴齊聚一堂的世界領導人說:「在我們辯論及討論的所有挑戰中,海平面上升是我們地區面臨的最大威脅。對於生活在南太平洋的人來說,氣候變遷的影響不是學術問題,而是攸關生存的難題。這就是為什麼對於全球社區(global community)來說,自從聯合國成立以來,沒有任何事物比氣候變遷更能證明集體行動和多邊主義的重要性。我們應該要團結起來面對這個問題。」

阿爾登接下來並未深入說明這個概念,而是轉向其他主題。但是在隔年的同一個大會上,她在聯合國祕書長氣候行動高峰會的民間部門論壇中,提出一個更務實的做法。「紐西蘭相當擅長水力發電、地熱發電和風力發電,以及生產低碳排放食物。其他國家則擅長製造電動車和大眾運輸系統。不如彼此交易吧。長期以來,我們的貿易協議與我們想要達成的環保目標背道而馳。首先,就讓我們把氣候變遷放在貿易關係的核心位置吧。」

當時,美國總統川普面臨彈劾威脅,以及英國首相強森因為自己的提議被最高法院裁定違憲,而不得不緊急飛回英國的同一週,阿爾登會見冰島、挪威、哥斯大黎加與斐濟這四個國家的領導人,並針對《氣候變遷、貿易與永續協定》(ACCTS)進行協商。雖然這幾個國家算不上是國際強權,但這份協議可以帶來許多可能性。這份協議的主要目標是取消對環保商品的關稅,例如LED燈和太陽能零件。

以這些國家的規模而言,這個做法對地球的直接影響很小,但阿爾登認為只要他們能帶頭為這類協議制定一套清楚的條款,就會有更多國家願意加入。她的野心很大。紐西蘭只是一個小國,而且從未被視為國際貿易協定中的強國,但這個地位將來或許會改變。

※ 本文摘自《我可以當母親,同時當國家總理》,原篇名為〈政策難盡如人意,支持度卻居高不下〉,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