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麥克.歐默;譯/李雅玲

由於塔圖姆在某處轉錯彎,到溢洪道的車程花了三十分鐘,他們一到達,輕易就可以看見警察已經找到確切位置──那裡已經停妥兩輛巡邏車。他們一看見他們,柔伊便從他身旁發出哀吟,有四名警官正在賣力挖掘,其中三人用鏟子挖;另一人正在徒手挖掘,從坑裡剷出一把把泥土。

塔圖姆從道路轉向,車胎在礫石上刮擦,他打開車門,半跑著朝向四名警官前去,他接近時,其中一名警官轉身面對他,可能正要告訴他別靠近。

「聯邦調查局葛雷探員,」塔圖姆說著,亮出他的徽章。「我只是來這裡幫忙的。」

警官似乎困惑了一下,然後聳聳肩,回頭處理那愈來愈大的坑洞。這些人近乎瘋狂地快速挖掘,塔圖姆感受到他們的激動,他提醒自己,柔伊的判斷可能是正確的,如果那個女孩就在這片沙地下,她早就死了,他唯一的希望是她根本不在那裡,而影片是偽造的,或者將她活埋並暫停拍攝影片後,那個男人又再次將她挖了出來,還有為什麼要暫停拍攝影片?他所能想到的唯一原因是那個男人想要掩飾些什麼。

在他想通之前,塔圖姆位在一個坑洞裡,站在其中一名警官身旁,用手鏟著泥土。這裡很容易挖掘;土壤並不結實,從影片中那個人將泥土撒入墓穴以來,這幾天還不夠時間硬化。

他將幾把土從坑洞裡扔出,試圖回想這座墓穴有多深,他們需要挖多深?大約三或四英尺,不會再更深,以他們的挖掘步調來看,十分鐘以內就可以挖到。

其中一個男人痛得哭了出來,他們都停止挖掘,那人舀出泥土時,一把鏟子擊中他的手。

「小心一點,拉米雷斯!」這個男人怒氣沖沖地對他旁邊的警官說。

「不好意思!」拉米雷斯道歉,往側面移開一步。

「差點把我的手指砍斷了,」受傷的警官抱怨道,但他又開始鏟沙,不理會手掌上鮮紅的血跡。

沒多久,一把鏟子擊中木頭,發出一聲巨響。

「我敲到了!」拉米雷斯大喊。「就在這裡。」

塔圖姆挖得更快,感覺到一陣騷動,身旁的人也一樣開始瘋狂挖掘,很快地,他可以看見木頭浮現──是未拋光的木板,泛白而骯髒。他發現鏟子成為沉重的負擔,因為鏟子不斷敲在木板上,他將鏟子從坑洞中扔出去,然後又開始徒手挖開泥土,其他所有警官也如法炮製。

用手鏟起、站直、扔出去、蹲下、用手鏟起、站直、扔出去……塔圖姆揣想他的背等等會痛得要命。

「好了!」福斯特大喊。「可以了,大家都從坑裡出來吧。」

現在幾乎可以看見箱子的上蓋,只有幾處還覆蓋著小堆沙土,阻止他們掀開上蓋的唯一理由是目前上面站著四個人。塔圖姆爬出坑洞,其餘人跟著爬出。其中一名高大禿頭又寬肩的警官,屈身進入坑洞中,抓住箱子上蓋的邊緣,用力一下,上蓋依然文風不動,沙子的重量壓得箱蓋依舊緊閉,但那人發出一陣咕噥,突然間咯吱一聲,上蓋掀開了。

一股氣味襲擊而來,對塔圖姆而言這昭然若揭。他周圍的人發出呻吟,其中一人跑進灌木叢嘔吐,塔圖姆往棺材裡瞄了一眼,看著變色腫脹的屍體。

妮可.麥迪納終究還是躺在裡面,而且早已死亡。

柔伊這輩子一直被人家說她神經大條、不懂圓融行事,不過,當塔圖姆自到達墓穴地點以來首度轉頭看著她時,她知道這時候最好是別多說話。他的西裝通常平整無瑕,現在布滿灰塵,汙跡斑斑,布料皺起,白襯衫的一顆鈕扣開了,他的頭髮亂蓬蓬的,臉上的表情既疲累又悲傷。在那一刻,她有種想擁抱他的衝動。

他走向她。「她至少已經死了兩天。」

柔伊簡短地對著他點點頭。她走近墓穴凝視著內部,仔細查看屍體,麥迪納的衣著完整,想必還穿著她在派對上的衣服。柔伊在心裡記下,要與她的朋友們確認這確實是她當時穿的衣服。她的襯衫凌亂但完好無缺,雙眼緊閉,也許幸好她在完全耗盡空氣之前早已失去知覺,她的靜脈和動脈都變色且暗沉,在蒼白的皮膚上縱橫交錯。一隻蒼蠅降落在她臉上,但這是第一隻,沒有昆蟲在屍體周圍爬行,也許是因為埋得太深,或者土壤太乾,沒有昆蟲得以生存。

有一個小型裝置嵌在箱內,位置就在屍體的頭部旁邊,是一台攝影機。柔伊蹲下好更仔細查看,有一小束電線從箱上的一個洞中鑽出,她檢查那個鑽出來的洞,側面不平整,兩個剖面的電線部分都裸露出來,她想知道電線的尾端從哪裡穿出地面。

她皺眉,重新審視箱子和屍體,這個箱子比屍體高一些,且顯然寬了很多,也許這是標準尺寸──她必須確認一下,但是她有種直覺,那就是箱子的空間比他所需的還要大。

凶手在建造箱子時是否已經設想到妮可的身材,還是他打造了可以容納任何隨機受害者的箱子?

「探員,妳介意在這裡簽個名嗎?」福斯特站在她身邊,遞給她一塊書寫板和一支筆。

她看了一眼,是犯罪現場紀錄簿。「當然。」她從他手中拔出筆,並在塔圖姆的名字下方潦草簽下自己的名字。「我不是探員,福斯特警探,我是民間顧問。」

福斯特不專心地點點頭,這兩者的區別離他的思緒很遠,他凝視著墓穴,「什麼樣的怪物會做出這種事?」

「他不是怪物,」柔伊不假思索地說道。福斯特瞇起雙眼,她補充,「跟你交手的是一個人,不是怪物,他可以被研究和理解,可以抓得到。」

本文介紹:
殺人現場直播》。本書作者/麥克.歐默;譯者/李雅玲;出版社/臉譜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沼澤女孩
  2. 人體標本師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