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尚-巴普提斯特.馬雷;譯/謝幸芬

兵團⋯⋯要瞭解新疆的政治經濟組織,以及加工用番茄的全球產業鏈,就一定要先熟悉當地最強大政府組織的內部運作: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通稱「兵團」。

兵團是一個龐大特殊的行政組織結構,它同時也是一個聘僱並管理超過 260 萬人的軍事組織,這是根據 2011 年兵團內部拍攝的影片得來的官方數字,該影片是我在烏魯木齊透過非正式管道取得的。兵團的地盤分由 14 個師(或稱農業處)管理,14 個師下轄 175 個「農民團」。

2011 年,兵團旗下共有 14 個商業公司,其中包括中基實業,兵團的精銳之一。中基的對手中糧集團並不屬於兵團。這兩間專營加工用番茄業的巨頭是各自獨立的不同單位。中糧集團屬於國家中央,而中基實業屬於兵團。不同的地方就在於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是國家之中的國家。

新疆幅員之大,相當於三個法國,而兵團掌控當地大約三分之一的可耕種面積,並且占當地工業生產總量的四分之一。這樣一個軍、農、工組織之所以出現,是因為新疆的歷史;新疆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五大自治區之一,位於中國最西邊:對於共產政權來說,確保這片遼闊且蘊藏豐富石油、瓦斯、煤炭與鈾,也適合建立「敏感」軍事基地(1964 年至 1996 年間,在塔克拉瑪干沙漠共進行了 45 次核彈試爆,其中 23 次是直接在大氣層中試爆)的戰略性疆域,從屬於中國是其主要目標。因此,除了特殊的行政體系,中國共產黨選擇把這塊領土變成漢族的殖民地,並加以「經營」。

這樣的計畫執行起來並不容易──這個地方長期以來對外封閉,每次聽到這裡的相關消息就是有暴力事件發生,例如 2009 年 7 月 5 日至 8 日,烏魯木齊爆發大規模動亂:漢族和維吾爾族(突厥語族、遜尼派伊斯蘭教徒,約 900 萬人)發生種族衝突,根據官方統計,共有 197 人死亡,1684 人受傷。

中國第一次擴大政治勢力到新疆,要上溯到 18 世紀中期,清朝的時候,引發了當地族群的反抗,接著中國勢力再次展開同化的企圖[4]。1864 年至 1877 年間短暫獨立過,1884 年又被中國併入。之後,該地建立名為東突厥斯坦的土耳其伊斯蘭共和國,但只維持短短幾個月(從 1933 年 11 月至 1934 年 2 月),中國最終拿回了該疆域的治權。此後,1944 年至 1949 年間,部分領土又歸給蘇聯。1949 年,中國正式將新疆納入版圖,結束了它長期以來獨立的企圖。在當時,新疆的漢族總共才 20 萬人,今天卻已經高達 1100 萬人。繼殖民政策之後,如今中國啟動「新絲路」計畫;這是地緣政治行銷包裝上的狡猾新說詞,意味著要強化貿易交流發展計畫,跨越鄰國(總共八個,包括哈薩克、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喀什米爾、俄國等),加強與伊朗、中東、歐洲及非洲的貿易。

這個地區仍然是高戒備區。與外界的溝通不易,而且受到高度監視。這裡的網路比北京還要受更嚴格管制。在新疆的某間飯店,我必須尋求許可才能接聽一通外部打來的電話。許多烏魯木齊的飯店、餐廳或商店是在安全門接待訪客;在當地兩個城市之間移動,司機必須走走停停,因為中途有太多的檢查哨。在烏魯木齊,每個路口遇見鎮暴卡車和警察支隊是家常便飯。其實一到機場,氛圍就已經不一樣了,機場出現許多穿戴頭盔、荷槍實彈的人員。所到之處瀰漫著一種戒嚴的氛圍,而這還不是「中國西部」與中國東部沿海地區唯一的差別。

兵團是新疆特有的龐大企業集團,結合了軍事、農業和工業。它的歷史性任務是新疆的殖民統治。兵團在這塊土地上憑空建立城市,並加以管理。醫院、學校、大學、農村、工業區……等等。兵團就像章魚,將觸角延伸到所有的產業之中。兵團開墾礦產、生產原物料,再進行加工。從其田裡生長的棉花會被運送到其棉紡廠;農地上生長的番茄採收後,到自有的工廠裡加工,一部分也會再送到兵團的罐頭廠包裝。自有的飼養圈供應到自家屠宰場和農產食品加工廠。兵團大量養殖和栽種,收成都提供給其集團內的自家企業,包裝加工成各類食品。除此之外,兵團還有強大的化學工業。

兵團的創立可回溯至 1954 年 10 月。「當時,按照中央政府的意思,人民解放軍的官兵要加入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兵團提供給成員的慶祝宣傳影片中娓娓道來,背景音樂是軍歌。我在烏魯木齊找到了這支影片,並存到我的隨身碟。螢幕播放著資料影像:軍事閱兵、坦克車、農耕機排列整齊,在無垠農田上工作的空照圖。聯合收割機[5]排成完美的一斜線,在農田上行進,彷彿天安門廣場閱兵中的坦克車隊。一架飛機噴灑著農藥。工廠火力全開地運作。興建中的高樓大廈……然後,畫面連結到貨輪裝載著貨櫃的影像。影片中彷彿見到不斷追求生產力的經濟模式就在眼前創造奇蹟:「在塔克拉瑪干沙漠,沿著邊界,兵團將幾百萬公頃的土地變成農田,將沙漠轉變成富饒的綠洲,」旁白評論員這麼說著。「兵團建造了現代化的農業、現代化的工業。在其帶領下,城市如雨後春筍般從平地中出現。兵團結合了黨、軍、企三方,聽命於中央政府和新疆黨委會……」。

對兵團而言,集約農業(intensive farming)[6]和國際商業彷彿是以另一種形式延伸的戰爭。對一個西方人而言,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介紹影片,簡直像是一部對毫無節制採行生產主義的滑稽浮誇頌揚。問題是,這可是一部兵團內部的正式宣傳影片。2011 年,兵團的生產總額達 968 億 8400 萬人民幣,約 132 億歐元。

影片的介紹繼續著:「2011 年,兵團生產並出口了全亞洲最多的番茄。兵團以鮮血和熱情守護著國土邊界並開發土地,是人類最光榮的組織之一。今日,兵團布局全球,讓全世界都變成兵團。」

片尾的畫面是鈾礦、核能電廠、番茄採收和一些社會主義寫實主義風格的建築。最後的影像是空拍合成的,讓人看見快速變化的空間正在都市化,就像電玩中的蓋房子遊戲。

「1977年,中國才開始經濟改革開放。國家重新舉辦了大學入學考試,於是時我決定參加考試。我進入新疆美術師範學院就讀,」劉一將軍跟我說。「學業完成後,我在另一所大學教了八年的書。但是,1989 年 ,我離開教職投入創業。一開始我只是經營邊境貿易,也就是新疆和哈薩克、新疆和俄羅斯等國之間的貿易。1994 年,我創立中基實業,1996年,我進入番茄產業。2000 年,中基實業成為上市公司。我決定停掉公司其他領域的活動──不動產、家具製作、飼料製造、牛豬養殖──只專注於番茄產業。」

「起初,中基實業創立的時候,我持有 30% 的資本額。兵團的國營資本,也就是兵團背後的國營企業,持有剩餘 70% 的股份。當時兵團下轄第二、第五和第八農業處。當中基實業正式上市,我賣掉手上所有的股份;如此一來,兵團就持有中基實業的全部股份。這樣的結果合乎邏輯,因為兵團是土地擁有者。2010 年,為了更有效經營企業、簡化管理,兵團讓出所有的股份給第六農業處。為什麼選擇第六農業處呢?因為大部分的農地都是屬於第六農業處。這麼一來,管理上會比較簡單。」

所以,劉「將軍」其實從未指揮過作戰單位,而是掌管了一家全部股份由解放軍持有的企業。在他的指揮下,成千上萬個中國工人投身於番茄商業大戰。

註釋

[4] 瑪婷.布拉爾(Martine Bulard),〈中國的西部拓荒史〉(Quand la fièvre montait dans le Far West chinois),2009年8月刊載於《世界外交論衡》(Le Monde diplomatique)。
[5] 即combine harvester,有輪式與履帶式二種,可收割農作物且進行脫粒,並將籽粒、莖稈、穎糠和其他雜物分離。
[6] 集約農業是相對於粗放農業的一種農耕方式,也就是在單位面積的土地上,大量投入勞力與資金,以提高單位的面積產量。

※ 本文摘自《餐桌上的紅色經濟風暴》,原篇名為〈新疆兵團與紅色經濟〉,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