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條子鴿

我跟著社工來到後院,簡直不敢相信眼前所見:一個上身只有穿著紅外套、下身赤裸的小女孩,被關在群蚊飛舞、汙水穢漬、泥濘不堪的白鐵狗籠裡!籠內僅有一只藍色破碗,應該是給女孩吃東西、喝水所用。從那髒亂不堪的外表,加上結絲成捆的長髮,很難判斷她大概幾歲。

直到現在,我仍無法忘卻當時小女孩那瘦骨嶙峋,長滿肉繭、全是蚊蟲叮痕如乾柴般的雙腿。

社工說,女孩出生後從沒報戶口,過沒多久,她的外籍媽媽因受不了長期遭受酗酒的丈夫家暴,憤而獨自離家,從此不知下落。

學長拖著醉酒的屋主來到後院,得知他竟把女兒關進狗籠裡,氣憤地咒罵他:「你豬狗不如!你還是不是人?!」
女孩的爸爸有氣無力地說:「要是不把她關起來,將來她一定會跟那個賤貨一樣犯賤,跟別人私奔跑掉!你們這麼關心她,不然送給你們啦!」

在那個社福制度不全、也尚無家暴法的年代,社工一臉茫然,急忙表示以目前小女孩的狀況,無法立即安置。
小新學長倒是爽快地說:「既然爸爸不要、社工不收,那就暫時由我們來照顧她好了。」

當時年幼無知的我,也在旁熱血地高聲附和。

我們帶著小女孩返回公司,所長聽聞這件事,笑咪咪地喚我們進他辦公室。我還以為他會褒獎我們做善事,沒想到門一關,他就變身凶神惡煞,把我們兩人罵得狗血淋頭。

「你們這麼衝動帶她回來,把我們這裡當成幼兒園嗎?!」

小新低聲說:「不然怎麼辦?我沒辦法接受讓她繼續留在那裡餵蚊子。反正也是我們大家輪流照顧。所長,我會負責盡快找到她的親戚。」

所長滿臉無奈,但也只好答應這個權宜之計。

***
因為發現小女孩的時候,她穿著紅衣,於是我們叫她「紅紅」。

紅紅剛到這個陌生環境時,總是踡著身子縮瑟在角落裡。

若伸手強拉她吃飯,她便張嘴咬你攻擊;想替她換上新衣褲,她會張牙舞爪地掙扎。那雙炯炯發亮的黑眼珠,透著恨意,穿越凌亂髮隙,保持戒心地用力盯著你,觀察你。

我們實在不敢想像她之前曾經歷些什麼,但越是如此,反引人越加的心疼。

起初,我們把雞腿飯、排骨飯和汽水、養樂多等,放到她的前方,接著一邊裝忙,一邊偷偷觀察她對飢餓的反應。她發現我們沒在注意她,才會在瞬間把食物狼吞虎嚥地吃下肚。

過了兩天,有位沉迷劍道的學長凱哥帶了劍道裝備,與同為公司劍道社的太太來上班。我們很好奇他們打算做什麼。只見凱嫂不疾不徐地穿戴好頭盔與手套、軀幹護盔,一把便扛起紅紅往浴室走去。接著,浴室裡又是吆喝聲,又是物品撞擊的聲音,彷彿正進行著世界大戰!

等到吹風機聲響停止後,浴室門緩緩打開,水氣瀰漫的煙霧裡躲著的是一個穿著嶄新紅色運動裝、長髮娟細飄揚,面目清秀的小女孩。

大夥爆聲喝采,掌聲不絕於耳,凱嫂似英雄般走出,接受我們的熱烈歡呼,但我卻注意到她後頸上的一道道血紅抓痕……

***
紅紅似乎漸漸理解了我們的善意,不再排斥。

但她只安靜地坐在辦公室的一角,很少說話,更從未笑過。

我們嘗試以飲料、玩具和糖果,吸引她與我們互動、親近,無奈卻老不得其門而入。直到有一天,總務拿來兩包新乖乖,要替換之前放在值班台上的舊乖乖,因為值班放乖乖,案件才乖乖。

意外地,情況突然有所轉變──紅紅慢慢靠近乖乖,先是拿起來看了看,然後想要打開。

總務問紅紅:「你喜歡吃乖乖?」

她竟破天荒地點了點頭!

總務交代值班同事:「趕快幫她打開!」接著急忙騎車外出,不一會,捧了整箱乖乖回來,氣喘吁吁地對紅紅說:「紅紅,這些都給你,慢慢吃,沒人跟你搶。」

原來,紅紅偏好具脆度的小零嘴。自那天起,同事間開始流行一種遊戲:每天準備不同口味的乖乖、洋芋片、孔雀香酥脆等零食,互相比較,看看紅紅先吃誰的。

吃不完的零嘴、喝不完的飲料、多到滿出來的三餐,紅紅均來者不拒,感覺似乎是彌補之前的餓肚皮。才不過幾個星期,原本削瘦的她四肢如吹氣球,越來越腫脹……

***
某個深夜,新到任的督察組長來查勤,才進門便作威作福,刁難找碴。我們所長隨侍在旁,唯唯諾諾,不敢大意。沒想到紅紅突然冒出一句:「你是王八蛋!」

空氣瞬間凝結。

組長漲紅了臉,大聲斥責:「這是誰家的孩子?!」

不料,紅紅接著又說:「你是龜孫子!」

組長舉頭三尺冒青煙。所長囁嚅著回答:「是走失的孩子……我們正在找她的親戚來認領。」

組長的臉都祖母綠了,頭也不回,立馬起身離去。

所長好氣又好笑地走到紅紅身旁,說:「謝謝你啊,替我出了口氣。」

原來副所長因為擔心大家認不出新任組長,把他的照片貼在公告欄上。同事們經過時常常看著他的照片,你一言我一語地咒罵,結果全被紅紅學了去,還以為同事口中的那些是組長的名字!

隔日傍晚開所務會議,所長對公事隻字未提,卻盡是規定同事們:不可講髒話,動作不能不文雅,小孩不能再吃過多的零食和汽水⋯⋯

自此之後,所長開始霸占紅紅,往往一進公司就問:「紅紅,你在哪裡?」
不但買積木、娃娃給她,還讓她坐上所長的大椅,自己則蹲在地上撿拾散落一地的玩具。

※ 本文摘自《你所說的都將成為呈堂證供》,原篇名為〈紅衣小女孩〉,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