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愛蜜莉.艾利森、勞倫斯.艾利森;譯/吳宜蓁

如果你能學會一個簡單的技巧,絲考特,你就能夠和各式各樣的人相處得更好。你永遠不會真正了解一個人,除非你從他的角度考慮問題,除非你爬進他的身體裡,用他的身體行走。
──哈波.李(Harper Lee)小說《梅岡城故事》中的亞惕.芬鵸

「同理心」就像信任一樣,是一個經常使用,但也經常被誤解的詞。許多人認為這是對另一個人表示惻隱之心或溫暖,把它跟同情混淆了。不過,同理其實是試著真正理解一個人的想法和感受,它不需要溫柔或溫暖,但需要你表現出某種分析性的興趣,找出對方的核心信仰和價值觀。這是理解他人行為的關鍵,是進入「他們的身體」。

兒童時期的同理心建構,對他們成年後能否充分發展此一技能至關重要。研究發現,八到十個月大的嬰兒在別人難過或苦惱時,就會表現出關心的跡象。同理心雖然與遺傳和環境因素有關,但它並不是一個固定的特徵。有同理心的孩子更有可能成為有同理心的成人,懂得尊重和理解他人。所以兒童周遭的成人應該鼓勵並協助他們發展同理心,這是非常重要的。

和大多數事情一樣,一旦長大成人,想再提高我們對他人的同理能力,就會變得困難許多。事實上,在我們訓練精英審訊員的工作中,同理心正是最難以提升的技能;當然不是無法做到,只是需要動力和堅定的努力。在最近的一項研究中,四十八對已婚夫婦參與了一項增進彼此同理心的專案。經過六個月的測試,同理程度確實有改善;至於那些進步較多的夫婦,六個月後對彼此關係的滿意度也更有可能提高。

第一階段:了解自己

同理心的第一階段是:當你遇到某事,你能夠連結並描述出當時的想法或感受(「我覺得很害怕」「我認為這不公平」「我害怕你不再喜歡我」)。

但我們也敢說,你一定能想到某些即使已經成年,卻也在這個階段苦苦掙扎的人。被問到為什麼做某事時,他們很難找到合適的字眼來描述行為背後的思考和感覺。當你問他們對某件事的感受時,他們會說:「我不知道。」當你問他們當時在想什麼時,他們會說:「我想不起來。」與自己的想法和感受產生連結是很重要的事,因為自我意識是人際互動能力的基礎,如果我們連自己都理解不了,要同理別人的想法和感受幾乎是不可能的。

無論是成人或兒童,人際能力都是透過與他人交談和互動來發展的。為了學會如何坦率地談論自己的想法和感受,需要周圍的人表現出「我想理解你」的態度。因此,與他人談論自己的經歷,能幫助我們更了解自己。如果你覺得這很困難,請找個自己夠信任、能對他們坦承甚至流露出脆弱的對象,分享自己的感受。對某人陳述自己內在的思維,就是一種親密行為。

不用非得討論什麼很戲劇性的事件,事實上,可以是非常普通,甚至無聊的事。選一件你常做,但會覺得困擾或沮喪的事,比如說,浪費食物。回想一下,你上一次不得不將沒打開或沒動過的食物直接丟進垃圾桶的情景,當時你在想什麼?

「唉,煩死了!這禮拜太忙了,我沒時間煮飯,甚至沒空去想冰箱裡有什麼。為什麼只有我要去記所有東西的保存期限?算了,以後全部都買冷凍食品好了。」

你當時有什麼感覺:罪惡感、沮喪、煩躁、怨恨?

在我們談論這件事時,你可能會說自己「有罪惡感」,因為你非常努力要減少浪費,以支持孩子們的環保理念;也可能會說自己「感到沮喪」,因為最近你手頭很緊,努力控制食品和日用品的花費,避免外食。這種較細節的對話能讓對方了解你的價值觀:關心地球、想支持孩子;你試著更節儉、避免浪費。其中任何一點都可以擴展成更有意義的對話,而不只是關於你不得不扔掉一根黃瓜。

當情況變得更極端時,這種技能也更顯重要。你能在和伴侶爭吵後使用它嗎?與其把注意力放在別人做了什麼,不如花點時間想想自己當時在想什麼,才讓你採取這種方式來應對。試著找些詞彙來說明:「當他們說那些話時,我在想……」「當他們離開我的時候,我覺得……」「我傳簡訊給前任時,我在想……」確實透過當時的想法和感受,來描述自己的行為,就是達成第一階段的關鍵。

第二階段:換位思考

同理心的第二階段,是能設身處地為他人著想,想像如果那件事發生在你身上,自己會有什麼感覺。我們大約在三到六歲時開始發展這項技能,孩子會以自身經歷為範本,發現如果自己失去泰迪熊時會生氣難過,那麼當朋友失去最喜歡的玩具時,也會有一樣的感覺。這同時也表示他們可以開始理解假設性的敘述,像是電影中的人物,例如當小鹿斑比的媽媽去世時,他們會想像自己失去媽媽的感覺:非常悲傷和不安。第二階段的同理心其實就是換位思考,把自己放在他人的立場,想像如果是你經歷了別人的經歷,會覺得如何──無論是朋友、伴侶、老闆,還是小鹿斑比。

做為一對夫妻,我們很幸運,有很多機會建立第二階段的同理心。由於工作之故,我們經常要長時間執行業務或出差;但也正因如此,互換彼此在家中的角色是常有之事。

如果我們其中之一在這天工作了十五個小時,回到家時精疲力盡,另一個人可以體會對方的感受;因為另一個人在一星期前可能也遇到同樣的狀況。我們都知道,那個疲憊的出差者凌晨四點就起床了,在大眾運輸工具中掙扎。回家後,除了把自己的東西扔進屋裡、癱在沙發上,什麼也不想做。

另一方面,已經在家的那個人這天可能只工作了八小時,回家後可能已經泡了茶、整理廚房、清理客廳、晾好衣服、陪孩子做了兩個小時的家庭作業,現在也可能只想癱在沙發上!

那麼,我們該怎麼辦呢?應該上演一場「誰今天比較辛苦」的比賽嗎?我們要這樣硬碰硬嗎?

一般來說,當我們想從別人那裡得到同理心時,對方並不會試著理解我們的感受,反而會要求我們也同理他們。當某人說:「你知道我有多累嗎?我凌晨四點就起床了。」我們的反應通常是報復性的,而不是同理。

我們可能會回嘴:「那你知道我今天做了多少事嗎?從早上六點到現在,都沒時間坐下來,可是你已經在火車上喝了好幾個小時的咖啡!」

「你知道火車上的咖啡有多難喝嗎?」

彼此會繼續這樣反唇相譏,直到沒有人感覺到愛。這種對話會讓雙方都覺得被誤解、不被珍惜、充滿怨恨。

但如果這兩種狀況你都經歷過:一整天做不完的家事和可怕的通勤時間,就較能設身處地為對方著想,因為你知道那是什麼情況。因此,當你的伴侶經歷了可怕的一天,像條垂死的魚癱在那裡時,你能夠理解他們的感受,因為你也曾是那條魚!

至於對那些生活中沒有多少相似之處,或作息習慣完全不同的夫妻來說,要設想伴侶的心態是相當困難的事。你可能會嫉妒地看著他們的日程表,認為自己的生活絕對比較辛苦。因此,最重要的是要記得:同理心不是競爭,而是關於理解。你不需要拿自己的一天和伴侶比較,只需要試著理解對方的觀點,試著對他的感受和經歷表示珍惜和尊重,而不是比誰過得慘。如果你在乎眼前這個人,那麼他就值得你付出努力和想像,好能更清楚地理解對方的觀點。

事實上,哈佛醫學院的研究人員曾做過一個非常有趣的研究。他們發現,如果人們覺得伴侶真的有努力理解他們,對關係的滿意度就會比較高;就算對方在想法或感受的推論上並不那麼準確也一樣。這麼看來,每個人都喜歡肯嘗試的人!

※ 本文摘自《信任溝通》,原篇名為〈信任關係的基石〉,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