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春光編輯室

「日本有什麼好玩的啦?東西貴鬆鬆,實在是浪費錢!」

又來了!我極力壓抑那股不耐煩和怒意,這次的旅遊假期是我千辛萬苦爭取來的,好不容易有機會帶著媽媽和老婆小孩一起出遊,本以為老人家會喜歡北海道的風景,悠閒的氣氛可以讓媽媽稍微緩和一下愛挑剔的習慣,不料還沒開始玩,耳邊又聽到媽媽一貫的抱怨,我心想:「不要聽、不要生氣,忍耐……當作沒聽到就好。」

誰知道,媽媽見我沒反應,加大了嗓門繼續說:「你就是喜歡亂花錢啦!要看風景台灣也有啊,花花草草生得攏嘛差不多,何必要花錢坐飛機來看……」這個旅行就在媽媽挑剔這個嫌棄那個中步入尾聲,我不禁感嘆:「我到底是為誰辛苦為誰忙?費盡心思結果還要惹人嫌,我發誓,以後再也不要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了!」此時滿肚子委屈的我,含著怨氣往媽媽瞥了一眼,忽然才發現,這一路上媽媽怎麼老是一有空就坐下來摸腿?我不動聲色地觀察,直到回到台灣。

某天,聽聞同事的媽媽突然過世的消息,去電慰問時,同事自責不已地說,在媽媽過世前還跟她吵架鬧脾氣。當下我突然驚醒,我的媽媽已經七十好幾了,自爸爸過世之後,她一個人拉拔我們長大,就算她愛嘮叨,但還能唸我們幾年?
那天晚上回家,我準備了一盆熱水,特地在媽媽睡前靠過去對她說:「媽,天氣冷,我幫妳按摩一下腳比較好睡,好不好?」媽媽很不自在地說:「免啦!睡一下就熱了,有什麼好按的。」說著還把腳縮了縮。我說:「妳給我一次機會啦,妳看水都快冷掉了……」

當我在水中握住媽媽雙腳的那一刻,我的眼淚差點溢出眼眶。

我的媽媽,七十多歲的一雙腳,布滿陳年老繭,冬天會龜裂流血,大拇指處還有犯趾溝炎的傷口,難怪媽媽走幾步路就想休息,她從來沒有將不舒服說出口。

我不敢抬頭看媽媽,第一次,媽媽沉默著什麼也沒說,但我感覺到有一隻顫抖的手,輕輕地摸了摸我的頭。突然間,我就像回到小時候,變成那個愛黏著媽媽的小兒子。

有媽的孩子才是寶,嘮叨一點又有什麼關係?如果可以讓媽媽多唸幾年,不也是一種幸福?

※ 本文摘自《最後56天,最想跟爸媽一起做的那些事【全新封面改版】》,原篇名為〈第14件 聽媽媽嘮叨〉,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