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江毅中

我是高中老師,在現今台灣,是很多人覺得還不錯的行業。

早上梳洗後,我會先看看手機,可能家長或學生會傳 line 過來。如果沒什麼要處理,出門前先決定好等等要直接進辦公室,還是先繞去教室一趟。

到教室吧,這樣如果行政人員經過,會覺得這是個認真的導師。但教室裡學生總是稀稀落落,有些遲到、有些已經開始寫早自習考卷。那些遲到的同學不擔心考卷沒寫,因為只要不是第一節收考卷,現在高中生流行可以用整天來寫考卷。

「早自習有必要嗎?」

「沒有早自習要怎麼排考試?」

「考那麼多有必要嗎?」「不考學生怎麼會讀書?」

「覺得早自習沒必要的老師只是想偷懶吧!」

每天我都要掙扎著去看早自習。學校作息的規劃,早在我進入體制前就已經牢牢制定,學生家長老師都已習慣這樣的作息,妥貼穩當。就算我覺得有些改變不太困難,比如取消早自習,但對學校來說卻是牽一髮而動全身。一些古老的形式還是被保留下來了,比如朝會、晨間打掃與早自習,象徵上一個時代的刻苦精神比實際的教育意義更重要。

亙古不變的教學內容

除了「怎麼教」的問題,還有「教什麼」的問題。

學校裡,教師基本上分成三類,帶班的是教師兼任導師,還有要擔任學校行政工作的組長、主任,只要授課的教師稱為專任教師。專任教師因為不用參與學生的生活,不用處理麻煩瑣碎的行政業務,工作當然是比另二者輕鬆許多。然而,不用帶班、兼任行政,意味著在教學上要更精進,至少,在自己的專業上加強。不過,很少教師會這樣做,就連去參加校內的研習也是意興闌珊。

通常「專任」被許多職場中的教師視為福利。輕鬆的原因,我認為一部分來自體制對教師的要求過低,或是反過來說,體制不認為教師有必要自主地去開發課程。

我高中時寫的講義,那種蒐集許多資料彙整在一起,練一些去脈絡化的表格,充滿填塞零星知識或是不知所云的比較,仍舊被視為是有效的學習方法。學生在學習時,也被制約成「得了沒有表格或是空格就會不知怎麼學習的病」。比如當我教授完蘇軾的生平與背景,有些學生就會希望能有一張「總整理」,內容不外乎如是:「蘇軾,字( ),( )代人,與其父蘇洵、弟( ),合稱三蘇。」學生理解一個作家,是用空格來理解,至於我在課堂教的《飲湖上初晴後雨》的美學意涵,或是《前後赤壁賦》的思想辯證,則不是他們在意的。

也許有些教師會認為「教什麼」,是依據教育部的課程綱要設定的,教師要做的是讓學生反覆熟練課綱。但課程綱要只是最低要求,而非代表教師不能自己加深加廣。教授完課內的部分,教師可以選擇反覆考試,直到學生爛熟。也可以增加自己的專業,補充額外的知識。知識還有分成很多層級,單純的熟記和應用、創造,需要的教法以及背景知識是完全不同的。如果考量到知識是否能回應時代的需求,這又是另一個問題。

「教這麼多幹嘛,學生也不會想聽的。」

「可是只教課本的這些,學生對這知識的脈絡根本無法理解。」

「教太難,只會讓學生失去學習興趣啦!」

「會覺得難只是因為以前太少動腦吧!」

教學要與時俱進,還是只要信任課綱即可?當前學生以及教師們認為的「有用」的教學內容,從長遠的學習視野來看,難道是真的最「有用」嗎?

※ 本文摘自《暫停抄寫:高中國文課的哲學》,原篇名為〈高中教師的困惑日常〉,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