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大澤真幸;譯/顏雪雪

雖然我不知道精準地訂定出社會學這門科學從哪裡誕生有沒有意義,但若是針對在什麼時代是否曾產出什麼科學或什麼知識,並描繪出一大藍圖,從中思考社會學的位置,我認為還是有很大的知識價值。

(曾經)真理意味著上帝的啟示

關於科學的分類,最重要的是文科和理科的分類。指稱這些科學的「discipline」(學科)是十九世紀出現的詞彙;這詞彙是如何出現的呢?我將從這裡開始說明起。

以下說法不是我所獨創的,我參考的是社會學家伊曼紐爾.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一九三○-二○一九)的看法。他可以說是還在世的社會學者中最偉大的人物吧[2]。我會一邊參考他的想法,一邊做出若干調整,藉此說明科學的分化是怎麼產生的。

首先,我們必須考慮到,真理(truth)的狀態,在中世紀和現代有很大的差異。中世紀的真理,無論在什麼場合,指的都是上帝給予的啟示,只有宗教的權威是通往真理的唯一道路。只有被神祝福,蒙受恩寵的人才明白真理。雖然真理是普遍的,但並非對所有人開放,實際上能明白真理的人很少數。從現在的角度來看,這是個不可思議──甚至可能看起來矛盾──的構圖。這是以西方的宗教權威為媒介的「真理」。

但是,十七、十八世紀,被稱為科學革命的時代或啟蒙主義的時代,當時所發生的事情,就是真理從上帝的權威中解放了。啟蒙主義的哲學家會研究真理,同時,那個時代也是社會契約論的時代。笛卡兒、斯賓諾莎等等這些和社會契約論不同流派的思想家,他們的思考路徑,也已經不同於認為真理是上帝之啟示的時代。

從這裡開始,真理才首次變成真理,並且真理開放給所有人。這也和如今我們的感受相合。當然,世界上仍有區區數人才懂得的極度困難的真理,像是某些數學證明題。但即使有那樣困難的真理,我們也早就不能說,他們能明白這些是因為上帝給予了啟示。

原則上大家應該都能理解、領會真理,這成為現代的前提。當然,實際上要理解真理需要各式各樣的訓練,而且根據各種不同的情況,也並非全部的人都能理解,但現代的真理,我們會在理想上認為,只要是理性的人,一定都能夠理解。

例如,「常識」(common sense)這一詞中的「common」,在中世紀是鄙俗的、理所當然的意思,有負面的意涵。直到現代,它才變成有好的涵義,「common」即「共通感覺」的「共通」,指的是那些變成真理重要指標的事物。

啟蒙之後,通往真理的兩種路徑

就這樣,十七、十八世紀中,真理從神的權威、也就是從神學中解放,在這個解放中實際上有兩條道路。

首先第一條道路,是根據人類理性的能力洞察真理。第二條是從經驗學習真理,也就是從現實經驗的分析獲得真理。

我介紹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著名故事。十九世紀初期,皮耶-西蒙.拉普拉斯(Pierre-Simon Laplace,一七四九-一八二七)將一本關於「太陽系起源」的巨著獻給拿破崙。拿破崙給予他忠告說:「這麼厚的書,為何一次也沒有提到上帝?」這時,拉普拉斯回答:「陛下,我不需要那個假設。」

我剛才說過,將真理從神學解放有兩條路。但是一開始的時候,大家並沒有清楚意識到這兩條路的區別,就有一位學者同時依循兩條道路做研究,他就是康德。康德至今都是理性之道的代表人物,但是他也寫過近似現在說的自然科學及社會科學的論文,像是天文學、地震學或國際關係。《論永久和平》(Zum ewigen Frieden)就是國際關係的論文,其他還有像是關於「太陽系的形成」等假說。無論是經驗科學的部分,還是以理性直觀進行研究的部分,兩方他都有涉獵。

直到十八世紀末到十九世紀,人們才清楚認知到有兩條道路並且將它們區分開來。這經常被形容為「哲學和科學的離婚」。離婚申請是由科學先提出來的,科學認為已經不能再跟著另一邊的做法了。

在科學的思考中,通往真理的道路只有一個。為了要抵達真理,我們需透過經驗觀察或從實驗歸納,成立假說,然後檢證假說,反覆重複這個過程,這是唯一的方法。相對於此,哲學運用的方法,是埋頭進研究對象當中,好得到直觀的理解──這後來被稱為解釋性理解。

這些不僅是科學世界的事,更帶來制度性的結果,也就是大學改變了。

如果去過歐洲就會知道,歐洲的大學不同於小學、中學、高中等學校制度,有其獨特之處,也就是,幾乎所有歐洲有名的大學,都比任何一個國家都還古老,這件事情非常要緊。而在那樣的大學中,又發生了一個重要的變化。

歐洲中世紀的大學有四個學院,分別為神學、醫學、法學和哲學。「離婚」之後,是哪個學院要分開呢?就是哲學。哲學院分成了研究自然科學的理學院,以及其他。而「其他」就是傳統的哲學院之遺留。

這個「其他」有各種稱呼,例如人文學 humanities、或是藝術學 arts、教養學 letters,或是沿用哲學 philosophy 等等。

這裡我想再提一個關於歐洲大學的趣事,就是神學院和哲學院原本就是不同的學院,哲學院在神學院之外。所以在這個階段,可以說在某個意義上,科學中已經對神的真理產生微妙的龜裂。

因此我是這麼想的:原本從中世紀開始,神學與哲學就有微妙的糾葛,而這種糾葛,再一次進入了哲學院之中,所以這次分裂成傳統的哲學院和自然科學院。

順帶一提,這兩者原本合而為一的痕跡至今都還以微妙的形式殘留著。美國大學的博士學位稱為 PhD,也就是 Doctor of philosophy,換言之,即使拿了自然科學領域的博士學位,也會變成「哲學博士」,因為科學原先曾是哲學。

註釋
[2] 譯註:沃勒斯坦已於二○一九年八月三十一日過世。此書出版時他仍在世。

※ 本文摘自《給所有人的社會學史講義》,原篇名為〈文科與理科的離婚〉,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