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unsplash

同事們跨越九個時區仍高效溝通,是唐鳳心中的夢幻職場

文/丘美珍、鄭仲嵐

Socialtext 又被稱為企業界的 Facebook,在二○○二年創立,二○○七年改組,總部位於美國加州矽谷的帕羅奧圖市(Palo Alto)。它提供的軟體和服務,讓員工可以在企業內部建立群組、部落格(internal blog)、維基空間(wiki workspaces),並且可以同時在桌機及手機環境使用。利用這種新的網路媒體形式,可以讓企業內部幾萬人同時說話,也可以聽幾萬人同時說話,只要善用這種技術,就可以在企業內部埋下創新的種子。

例如,牛津大學出版社的員工有五萬人,如果今天公司決定要有一個新的阿拉伯文出版品計畫,只要在內部媒體用#(hashtag)標明關鍵字,並且採用網路共筆收集意見,這樣很快就可以醞釀新的產品概念。「這種由公司內部啟動的媒體,可以改變公司文化,讓動態編組變得更容易。這樣的開放式創新,不只能優化工作,而且能重新定義工作。」唐鳳說。

唐鳳在二○○八年八月應邀加入 Socialtext,成為核心團隊成員,也是合夥人,但是由於這個公司有強大的遠距工作環境,唐鳳可以留在台灣上班。在這裡,她看到了她夢想中的職場環境,是一個平等、開放、專業、效率兼具的工作實境。

這個公司只有少數員工在總部上班,其他的工作者遍布全球。也因為這樣,這個公司發展出精確的遠距工作法則,該公司技術主管修瑟(Matt Heusser)曾經寫了一篇文章,提到在 Socialtext 神奇的工作節奏:

1.美西時間的早上十點到下午兩點,是全球員工共同工作的時段,也就是可供開會溝通的時間。
2.專案開發週期設定為兩週一次。並且每週有三次,在下午一點舉行立會(站著開的會議)。
3.在立會裡輪流報告三部分的訊息:我昨天做了些什麼、我今天打算做什麼,以及目前遇到的阻礙。

另外,因為軟體開發環環相扣,一旦有人卡關,可能就會影響一群人的進度。所以,在經過討論,並獲得大家同意後,在線上聊天室裡提到某人的名字時,會讓他的電腦發出提示音,打擾一下,以便及時討論,解決問題。

搭配遠距工作所需,還有各種方便溝通的圖形介面工具,每次開會前,大家在各自的頁面上提前記錄內容,再由系統自動集中到共筆頁面上。開會時就展示自己提前寫好的內容,經過這樣周密的規劃和及時支援,後來,每一次的立會竟然八至十二分鐘就可以結束。

從二○○七年到二○一○年,這個團隊經歷五十二次為期兩週的開發專案,竟然只有四次延誤,其中還有兩次是因為聖誕節和新年放假。

唐鳳在 Socialtext 那幾年,幾乎重現了當時在 Perl 6 頻道的氛圍,當時她參與共筆試算表 SocialCalc 的專案,同事分布在全球,跨越九個時區,其實是難度很高的協作。

但是,經過精心安排後,這個團隊會在一天二十四小時內,完成一次「設計草圖、代碼,以及測試設計、開發、品管」反饋循環,像接力一樣,每個環節用到某個人的八小時。唐鳳說,這種接力式的溝通,仰賴完整的共筆紀錄,保留大家的設計草圖、代碼,以及測試結果。「Socialtext 雖然很少面對面交流,但這些文化特質幫我們培養相互之間的信任和情誼,並將爭議降到最低,讓 SocialCalc 的開發成為一件樂事。」

這是唐鳳熟悉的社群氛圍,只是這一次,這個社群真正成為她的夢幻職場。

曾經有人研究過,怎麼樣的職場才能夠留住天才?結論是,要讓這些天才每天都能有點新挑戰,能夠有一個可以進行善意討論的團體,能夠設計自己的工作環境,以及,在目前的領域熟悉之後,能邁向新的工作領域,展開新的學習。

一般人以為企業會渴求招募天才加入工作團隊,事實上正好相反。有許多經理人認為,團隊裡的天才不好管理。有的主管認為:「他們不合群,只會製造麻煩。」有的主管更明白地說:「我寧可雇用一打穩定的平凡人,也不要一個不穩定的天才。」

從上面的結論來看,顯然 Socialtext 十分努力打造了一個能夠讓天才一起工作的地方,到二○一二年,這個公司因為前景看好,賣給聚焦企業內部人才及知識管理的公司 PeopleFluent,四年內,唐鳳實踐了矽谷創業者的最後一哩路,成功賣出公司。

在矽谷,把公司賣掉的創業家,下一步就是去當天使投資人,搜尋新創企業做為投資目標,並且期待短期內能獲利了結。但是,這樣的過程,唐鳳覺得自己能學習的已經不多了,也就是說,「在傳統資本主義系統裡面,我能夠探索的空間很有限,感覺走到頂了。」

※ 本文摘自《唐鳳:我所看待的自由與未來》,原篇名為〈天才的遠距工作〉,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