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理察.歐斯曼;譯/鄭煥昇

「所以,我們都是命案的目擊者。」伊莉莎白說。「而這不用我說,實在是太棒了。」

在九彎十八拐的十五英里外,週四謀殺俱樂部開起了緊急臨時會議。伊莉莎白把一系列伊恩‧文瑟姆遺體的全彩照片擺出來,另外還有命案現場的照片,包含各種你想得到跟想不到的角度。

「當然從某方面來講這也是場悲劇,我是說按照傳統的情緒分類去看的話。」伊博辛補了一句。

「確實是悲劇,伊博辛,如果我們要大驚小怪的話。」伊莉莎白說。

「所以首先要問的是,」朗恩說。「妳怎麼知道他是被殺的?我看倒像是心臟衰竭。」

「你是醫生嗎,朗恩?」伊莉莎白說。

「跟妳一樣不是,莉茲,」朗恩說。

伊莉莎白打開了一個檔案夾,拿出了一張紙。「好吧,朗恩,這些我已經跟伊博辛講過了,主要是有任務要拜託他,不過我就為了你再講一遍吧,你聽好了。死因是吩坦尼過量,注射時間只比死亡時間早一點點。這項資訊來自一位有管道查閱肯特郡警署鑑識部門電郵的人,但還沒有經過唐娜確認,即便我已經傳了好幾封訊息問她。這樣你高興了吧,朗恩?」

朗恩點點頭,「好啦,我服了妳了。是說吩坦尼是什麼玩意?沒聽說過。」

「那是一種鴉片類藥物,朗恩,就像海洛因,」喬伊絲說。「功能是麻醉、止痛,各式各樣。這東西非常有效,病人為之瘋狂。」

「也可以跟古柯鹼混合,」伊博辛說,「我是說如果你有毒癮的話」

「俄羅斯國安單位也拿它用在不少地方。」伊莉莎白說。

朗恩點頭表示滿意。

伊博拉辛說,「而且因為藥肯定是在他死前沒多久注射的,所以我們全都是嫌犯。」

喬伊絲雙手一拍。「太精彩了。我不知道我們當中誰能弄到吩坦尼,但分析還是很精采。」

朗恩邊點頭,邊繼續瞅著案發現場的環境照。照片裡有居民的臉,有他們為了更清楚地看見伊恩‧文瑟姆癱軟屍體而伸得老長的脖子。「所以,這是古柏斯柴斯的某個人做的?這些照片裡的某個人?」

「我們也都在照片裡啊。」喬伊絲說。「當然除了伊莉莎白以外,因為照片是她拍的,但其實稍微像樣的調查,都不會因此排除她的嫌疑。」

「希望如此。」伊莉莎白也同意這種看法。

伊博辛走到了可翻頁的掛圖邊就位。「我做了一些計算,大家想聽聽看嗎?」

伊莉莎白、喬伊絲與朗恩都表示了願聞其詳,然後便各自在拼圖室裡找了椅子坐下。朗恩拿了一塊維也納漩渦餅,而這也讓喬伊絲鬆了口氣,因為她終於可以放心地跟進。這些漩渦餅是自有品牌,換句話說是雜牌,但葛雷格‧華萊士在某級《工廠秘辛錄》節目裡說過它們產自跟正牌餅乾一樣的工廠。

伊博辛開了口。「人群中有人在伊恩‧文瑟姆的身上扎了一針,讓他在一分鐘從活人變成死人。他的上臂被發現有一處穿刺傷。我請各位把你記得那天看到的人列成清單出來。而各位也都非常配合,只是有人沒有照我的要求把名字按字母順序排列。」

伊博辛看向朗恩。朗恩聳了個肩。「我招我招,我在F、H跟G附近搞混了,後來就放棄了。」

伊博辛繼續往下講。「把各位的清單整合起來──這對Excel試算表用得熟練的人來說,只是舉手之勞──那麼當天在現場的居民共有六十四位,包括我們在內。這加上哈德森探長跟德‧費雷塔斯警員、不知道跑去哪的建商波格丹……」

「他人在山丘上。」伊莉莎白說。

「多謝補充,伊莉莎白。」伊博辛說。「我們還要再加上低底盤拖車的司機瑪莉。不知道有沒有關係但她也是波蘭人,而且還是瑜珈老師,但那只是順帶一提。住在丘頂的凱倫普雷菲爾女士當天也在現場,她昨天原本要教我們電腦。然後當然還有神父馬修‧麥基。」

「這樣總共是七十個人,伊博辛。」朗恩正式進入了第二塊餅乾。糖尿病?什麼糖尿病?管它的。

「而伊恩‧文瑟姆是第七十一個。」伊博辛意有所指地補了一句。

「所以你覺得他有可能開車上來、大鬧一番,然後跑去想不開?」

「這跟我怎麼想無關,朗恩,這就是在列清單而已。你先別急。」

「不急就不像我了啊。急可是我的超能力耶。你知道我被誰念過要有耐心嗎?亞瑟‧史卡吉爾──亞瑟‧史卡吉爾耶!」

「所以殺死伊恩‧文瑟姆的兇手就在這七十個人之中。嗯,七十分之一的破案機率對週四謀殺俱樂部來講,算是比平常好了,但我們有沒有辦法把範圍再縮小一點呢?」

「這得是個有門路取得針筒跟藥物的人囉,」喬伊絲表示。

「這裡誰沒有針筒跟藥物。」伊莉莎白說。

「伊莉莎白說得沒錯。」伊博辛選了邊。「容我用一幅景象來比喻,那就不是大海撈針,而變成『大海就是針』了。」

伊博辛頓了一拍,因為他覺得這瞬間應該要有人鼓掌。但掌聲沒有響起,於是他只好繼續。

「話說,對任何熟練肌肉注射的人而言,扎這一針也就是一眨眼的事情,而同樣的,村裡沒有人不是肌肉注射的高手。問題是,這一針得非常靠近文瑟姆才扎得到。所以我排除了確定沒有片刻靠近過伊恩‧文瑟姆的人,而這也讓配角一口氣被刷掉了一堆。在場不少人的行動力都相當受限,而這也是對我們很有利的一點,因為我們很清楚他們不可能趁我們同時轉頭的時候,三步併兩步衝上去給人一針。

「用助行器的都不可能犯案。」朗恩表示同意。

「光考慮助行器,我們就劃掉了八個名字。另外電動代步車也是我們的好朋友,不輸白內障。再來是,包括史提芬在內的不少人──我希望伊莉莎白能夠同意──那天早上自始至終都沒有靠近過伊恩‧文瑟姆。他們也可以從名單上刪去。另外有三位居民像鎖一樣,始終掛在門邊,直到當天稍晚有人想到要去叫消防隊。所以最後我們就剩下了……」

伊博辛把掛圖翻過了一頁,新頁上顯示的是刪減過的名單。」

「包括我們在內的三十個人,裡頭有一個是兇手。我要說的是按字母順序排的話,我是清單上的一號。」

「幹得漂亮,伊博辛。」喬伊絲說。

「這就是做為調查起點的名單了。」伊莉莎白說。「所以動腦的時間要開始了嗎?」

「是,我想我們內部還可以再縮小一點範圍。」伊博辛說。

「誰想要他死?」朗恩說。「他死了誰有好處?庫蘭跟文瑟姆的案子是同一人所為嗎?」

「想起來還挺有趣的,不是嗎?」喬伊絲拍掉了襯衫前胸的餅乾屑說。「我們有認識的人是殺人犯耶。我是說,我們還不知道他或她是誰,但我們認識殺人犯是可以確定的。」

本文介紹:
週四謀殺俱樂部》。本書作者/理察.歐斯曼;譯者/鄭煥昇;出版社/臉譜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復仇女神
  2. 角落裡的老人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