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劉善群

一九六四年東京奧林匹克運動會有太多的第一。這個第一次由亞洲國家主辦的奧運盛事,開幕典禮的準確時間是十月十日日本時間下午兩點,由日本裕仁天皇宣布比賽正式展開。第一位非歐洲籍的國際奧會主席布倫達治(Avery Brundage, 1887-1975,美國籍)在現場見證歷史。

透過美國所發射的同步衛星「Syncom-3」,東京奧運成為史上頭一個提供全球電視直播訊號的開路先鋒,奧運受世人關注的程度自此更上一層樓。奧運史上首度有彩色電視轉播也出現在東京奧運。從東京到新大阪的世界第一條高速鐵路,也在這屆奧運會提供服務。

象徵奧林匹克崇高精神的聖火,一九六四年八月二十一日在奧運發源地──希臘的奧林匹亞引燃,隨即在亞洲和日本境內展開盛大的聖火傳遞活動。但這一屆的奧運聖火也創造了有趣且傳奇的世界紀錄,它延續了整整二十年才完全熄滅。但在說這個故事之前,先來說說這把聖火如何從希臘到東京。

由於是奧運史上第一次由亞洲國家主辦,當年傳遞的亞洲國家及地區包括土耳其伊斯坦堡、黎巴嫩貝魯特、伊朗德黑蘭、巴基斯坦拉合爾、印度新德里、緬甸仰光、泰國曼谷、馬來西亞吉隆坡、菲律賓馬尼拉、香港和中華民國台灣台北,再經由當時還是由美國看管的琉球(一九七二年才交回日本治理),最後在九月九日空運至日本本土鹿兒島。

台灣史上唯一一次聖火到訪

一九六四年的東京奧運聖火,是台灣迄今唯一有過奧運聖火到訪傳遞的紀錄。當年的九月六日,奧運聖火由日本航空專機由香港送到台北松山機場,沿途經由民權東路、敦化北路、南京東路、中山北路、忠孝西路、中華路西門町、寶慶路、介壽路、信義路、敦化南北路,夜宿台北市立體育場(今為台北田徑場)。隔天東京奧運聖火按原路線逆向傳遞至松山機場送往琉球。

為了迎接東京奧運聖火,政府特地複製打造中華歷史名器毛公鼎,做為奧運聖火在台北的停留之所,地點就在台北市立體育場正門口。如今這座仿古毛公鼎,仍矗立在台北田徑場的大門口。一九六四年擔任將東京奧運聖火在毛公鼎中的引燃代表人,為知名排球國手林竹茂。

當年林竹茂為師範大學學生代表,負責跑復旦橋(於一九九一年拆除)到台北體育場這一段。現已八十二歲的林竹茂在接受訪問時說,他以在台北引燃東京奧運聖火為一生重大的榮耀。他回憶說,當時非常緊張,深怕奧運聖火在自己手中弄熄。林竹茂十多年前已自師大體育系教授退休,至今仍非常關心奧林匹克活動和台灣體育事務。

聖火從台北傳到琉球後,琉球當時仍為美國託管地,能不能出現日本國旗是個棘手問題。日本政府無人出面和美國方面交涉,已卸任的日本奧會主席田畑政治帶著六百多面小國旗,利用琉球剛裝好電視微波電纜,和 NHK 的轉播配合下,讓聖火為期三天的傳遞畫面都看得到日本國旗。美方礙於電視轉播情況下,並未對太陽旗加以干涉。

歷時五十一天的東京奧運聖火傳遞,路線全長二六○六五公里,途經十二個國家和地區,五千二百四十四人參與。日本境內的傳遞路線兵分四路,共六七五五公里(陸地),參加聖火傳遞的全部都是十六歲到二十歲的年輕人,每個傳遞隊伍包括一名主火炬手、二名副火炬手、二十名火炬陪跑員,共十萬又七百一十三人,最後由早稻田大學十九歲大一學生坂井義則在東京霞丘國立競技場正式點燃。

聖火鬧雙胞?

至於一把奧運聖火燃燒了二十年,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這個事件日本方面雖未有確切證實,但從一九八四年至今也未見有人出面否認。有日本人曾在電視上看過這個事件的討論。

根據國際奧林匹克運動會主辦章程規定,每一屆的奧運聖火都必須在閉幕典禮中熄滅,為賽會劃下圓滿句點。但偏偏在一九六四年的東京奧運會的聖火,發生了「監守自盜」的意外插曲。

一位名叫竹內的會社經理,一九六四年東京奧運時曾擔任聖火台的守衛。利用職務之便「近水樓台先得月」,乘著他在當班期間,將奧運聖火引入金屬製的手提燈,悄悄地帶回自己在鹿兒島的家中。竹內取得奧運聖火後相當低調,只有至親好友及鄰居知道這個祕密,加上當時訊息傳遞不如現在發達,才得以讓聖火持續存在了二十年之久。一直到一九八四年洛杉磯奧運開幕前夕,竹內的家人在打掃時不小心將聖火給弄熄了,東京奧運聖火還燃燒著的消息才因此曝光。

經過確認,竹內所盜的聖火的確來自第十八屆東京奧林匹克運動會的聖火台,但因為行為違反國際奧委會規定,竹內延續的聖火被認定為「非法聖火」。但竹內表示,他不知道他的行為違反奧運會規定,但他的動機很單純,就是想讓鹿兒島家鄉的孩子們看到這把地位崇高、意義不凡的神聖之火。

先前曾提到,一九六四年東京奧運會的聖火,到達日本的第一個站就是鹿兒島,除了竹內之外,鹿兒島也出現另一把奧運聖火。東京奧運會結束後,鹿兒島有一個地方一直保存著這把神聖之火。盜聖火的竹內也來自鹿兒島,這個聖火是否是來自竹內,有待考證。但是這把聖火也鬧出了「贗品聖火」事件。

東京在二○一三年取得二○二○年的奧運主辦權,日本舉國歡騰,鹿兒島保存一九六四年東京奧運聖火的地方,接獲來自全國各地的請求,希望引這把意義非凡的聖火到當地,做為各項慶典活動的主角。然而在三年後的二○一七年十一月十六日,鹿兒島保存奧運聖火地點的主管告訴法新社記者,這把聖火並非當年東京奧運會的聖火,真正的聖火早在東京再次取得奧運會主辦權的兩個月後就熄滅了。

這名不願透露姓名的主管表示,他親眼看見東京奧運聖火在二○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熄滅,但為了不破壞大家慶祝再次取得奧運主辦權的喜悅和興緻,他什麼都不能說。後來捱不過誠信的煎熬,才在四年後將事實說出來。

鹿兒島政府官員後來也證實東京奧運聖火熄滅是真的,並說明後來的火種,是隔月在一個露營地用放大鏡聚焦太陽光引燃的。有趣的是,如果這名官員說的是真的,那麼東京奧運聖火延續時間應該長達將近五十年,而非竹內家聖火熄滅的二十年。這實在是一個值得深入考究的議題。

目前鹿兒島保存一九六四年東京奧運聖火的地方,已立下告示牌,告知這把聖火是「贗品」。

※ 本文摘自《東京奧運634》,原篇名為〈二十年不滅的奧運聖火〉,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