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金承煥;譯/楊琬茹

有間我一年會去主講兩次就業特別講座的大學,演講對象是畢業班級的四百多名學生。但儘管我已經去了超過六年了,也從來沒有見過學校的負責人。直到第七年,就業組的組長終於來了,當時是組長先開口的。

「您是講師對吧?」

「是的,幸會幸會,我是金承煥。」

「今天 KBS 新聞小組說要來拍攝,您就輕鬆講課就行了。」

那瞬間我感到很驚慌。

「抱歉,請問他們是取得誰的同意才來拍攝的呢?我並沒有同意過這件事。」

「是我同意的。」組長慌張地說。

「很抱歉,就算是校長來也應該要得到我的許可才行,因為從現在開始演講的兩小時都是我的時間。」雖然很想這麼說,但我卻只回答了「好」就沒了。

我突然覺得很落魄、很丟臉,因為我明明就在課堂上教人「要堂堂正正地發出自己的聲音、不要看別人的眼色」,結果在聽到對方說會在電視畫面放上「 FYC 研究所所長金承煥」時,我還說了「謝謝」。

我總是只在心裡說話,和朋友去中式餐廳用餐時,就算想吃炒碼麵,也會在聽到朋友提議說要統一點炸醬麵時說:「喔,好啊,那我也點炸醬麵。」然後在心裡嘟嘟囔囔「為什麼要統一啊,我想要吃其他東西的說,至少也該先問一下不是嗎?」。當我心裡的碎碎唸一再累積,我的心情就會變憂鬱,最後就會開始討厭起說要統一點餐的朋友。

我們必須要二擇一才行,要不就說「我想吃炒碼麵」然後爽快地吃,要不就好好享用炸醬麵就行了,假裝貼心點了炸醬麵又在心裡碎碎唸是最像傻瓜的行為,而我就是這種人。一段電視廣告詞深深擊中了我的心,「所謂的好朋友並不是一起做朋友喜歡的事情,而是不一起做朋友討厭的事情」。討厭的話就要說討厭,這樣朋友才會信任你。

某天我的後輩對我說:「學長你人太好了,但是就算想和你開玩笑,也總覺得好像有一道帷幕擋著的樣子。」「好人」的特徵之一就是雖然裝作一副爽快的樣子行動和說話,但心裡卻還是會絮絮叨叨碎唸個不停,當碎唸一再累積,最終就會引起誤會。因為就只是沒說出口而已,只有本人沒有發覺其實從眼神和表情都能看出不滿,如果在身邊的人一個一個離開的時候就能夠察覺這件事,那還算是萬幸的。

為什麼人們總不能往外表現出來,卻只是在心裡嘟囔呢?如果有什麼想要的,直率地說出來就行了,為什麼做不到呢?裝好人、裝沒關係、裝若無其事……,為什麼要「假裝」呢?會不會其實根本就不是為了照顧別人,而是為了照顧自己所以才會「假裝」的呢?

會不會是因為討厭在所有人都說要吃炸醬麵的時候喊出炒碼麵可能招來的目光,不想在表明反對意見後遭受心理上的壓力,所以才會「假裝」的呢?會不會是因為像我這樣「假裝」的人覺得,吃不想吃的炸醬麵比起承擔心理壓力吃炒碼麵還要有價值呢?會「假裝」的人都是想要在人際關係裡追求安定的人,因為這種人最忌諱的事情之一就是其他人對他抱有負面想法,其實,不管是直率地表達意見還是「假裝」,可能都只是一種表達自己意見的方式罷了。

忍耐轉變為自卑感

善熙說她高中時有位和自己有很多相似點的摯友,像是會寫日記、會臨摹漂亮的字體寫字、喜歡安靜舒適的咖啡廳、會收集稀有顏色的筆、喜歡綠茶拿鐵、喜歡歌詞甜蜜的音樂、喜歡在夏夜散步,全部都很相像。

問題是從摯友有了戀人之後開始產生的,善熙雖然嘴上說「恭喜妳,他看起來人很好,我們再找個時間一起吃飯吧」,但卻覺得很傷心。「我失去朋友了」、「這世界只有我是一個人」之類的想法浮現在腦中,也開始慢慢產生了自卑感,「這麼看來,她比我好的事情還挺多的,很會讀書、很會拍照、相機也更好,還有男朋友會天天來接她、還會每天寫日記……那麼,我是怎麼了?」、「我為什麼什麼都沒有,只有自己一人呢?」、「我為什麼要因為她妨礙我的學習呢?」她說她就這樣獨自陷入了自卑感,並且產生了無數想法,結果她們的關係變得尷尬,善熙後來上了大學,摯友選擇重考後她們就斷了聯繫,朋友關係也就跟著結束了。善熙覺得是自己創造且助長的自卑感導致她失去了朋友,而這樣的想法讓她感到難受不已。

大家是否都被「當朋友很好時就要真心祝賀對方才算是真正的朋友」這樣的觀念束縛住了呢?就連兄弟姐妹在成長過程中都會有瑣碎的競爭行為了,朋友之間會出現狀況也是理所當然的,關係不可能會一直都很好的,有時候會嫉妒朋友,有時候也會陷入自卑感,這種時候只有承認自己的心思,才有辦法維持朋友關係。

在朗達‧拜恩(Rhonda Byrne)的《秘密》裡,喬‧維泰利(Joe Vitale)博士曾提到「被現今環境制約、束縛或禁錮的人有很多,但不管你現在所處的環境如何,那都不過是現在的情況而已」。我們不應該被制約或束縛在兄弟姐妹或朋友的環境裡,他們不該是讓你受到束縛的對象,反而應該是要面對面、一起歡笑和哭泣的對象。

並非不能有猜忌或嫉妒的心情,而是要了解猜忌與嫉妒是發現自我和肯定朋友的一種自然情緒,因為就像你會因為對方產生猜忌和嫉妒心理一樣,對方也有可能因為你而產生那樣的情緒。約翰‧沃夫岡‧馮‧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曾說過「比較的話就輸了」,朋友應該要是開心時一起笑、傷心時一起哭的存在才對。

※ 本文摘自《為什麼只有我要正直善良?》,原篇名為〈不是人好,而是忍耐〉,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