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王薀老師

近代有禪學巨擘圓瑛大師者,乃清代以降,民初至今對於教證最有實入之一人,尤其是對於《楞嚴經》(《大佛頂首楞嚴經》)的用心近代少有。大師曾經自己自述過,在他年輕聽聞《楞嚴經》(《大佛頂首楞嚴經》)的時候,由於發心專研此經,但苦無太多參考之資料,當時大師對於《楞嚴經》(《大佛頂首楞嚴經》)之殷切求知的心情,就如同枯苗望雨一般,可惜在當時坊間可以參考的註釋雖多,但卻各有用詞,種類繁多,大師為此曾經於研究經文時,用心腦過度,導致心火旺盛而患了血疾,但大師卻沒有因此而有所退失,反而越遭逢挫折,越激發信解,於是就在佛前發願,希望藉由佛力的加被感悟楞嚴大義,並且也能夠迅速停止血疾,在此之後,遂有感應,有化人示現為老婦狀來告訴圓瑛法師藥方。這老婦人跟圓瑛法師說:「現在病體的狀況,可以用白杜鵑花燉冰糖服用,一定可以迅速地好轉。」

當這位老婦人把藥方口述之後,圓瑛法師回過頭來尋著音聲來處張望,卻看不到任何人影,大師雖然心裡覺得訝異,但也不疑有他,之後便依老婦人所言服用了三次之後,血便停止。從這件事情之後,圓瑛法師知道有佛菩薩的加持,便更加地有信心,歷經十年苦心鑽研《楞嚴經》(《大佛頂首楞嚴經》),幾乎是孜孜矻矻,抱經不懈,焚膏繼晷,兀兀不斷,夜以繼日,無一稍歇。在這期間大師只要稍微有看到經文中不解或稍難之處,他便把這些字句逐句抄寫下來,變成書籤模狀,一張一張地貼黏在牆壁上,不敢或忘,有時一日之中無數回的參詳,有時便閉目苦思,靜坐參究,直到了解奧義為止。只要有一條明白之後,便除卻壁中之紙一張,如此不知不覺之中,竟也經過了八年的時光,才把滿屋子的紙條撕卻,這種用心嘆未曾有,這種精神簡直是觀止之嘆,也值得後學效法。

雖然如此,大師仍然小心翼翼地不敢把所言講義即刻披露傳印。法師自述在每一次的講演《楞嚴經》(《大佛頂首楞嚴經》)便有旁通之義產生,因此,更覺精進不少,甚至於想要閉關專注《楞嚴》(《大佛頂首楞嚴經》),如此直至大師六十八歲,深覺人之身軀受四大之干擾形同風前殘燭一般,他體悟到如此的桑榆暮景,人生無常,如果不迅速地把多年來所整理累積之《楞嚴》(《大佛頂首楞嚴經》)心得傳講演示,豈不可惜?在這之後便創立了楞嚴學院,自己每天親自講經,講經之餘便編寫講義,每天都到凌晨一點,如此年邁之年加上心腦使用過度,最後在講經中突犯風症⋯⋯此後經過醫治,仍然未放棄繼續編著《楞嚴經講義》,有感於《楞嚴經講義》志業未成,便繼續編寫直到大師七十四歲那年的夏天終於圓滿,總計有二十四卷。這其中的精義展讀再三,便會覺得乃是此末世中可以依靠此講義一窺首楞嚴三眛重要之津梁所在。

我會深入地研讀圓瑛法師所著的《大佛頂首楞嚴經講義》,也是因為禪宗家師影響所介,第一套《楞嚴經講義》也是老和尚所親贈,裡面充滿了密密麻麻的朱字批註,幾乎布滿章章頁頁,這對我研讀此講義也有莫大的指引。由於過去自己也曾經覽讀過交光法師的《大佛頂首楞嚴經正脈疏》、溥畹《大佛頂首楞嚴經寶鏡疏懸談》和長水子璿法師的《首楞嚴義疏注經》……及當代多位法師的註釋參考多年。但此後自從仔細讀獲圓瑛大師的《楞嚴經講義》之後,深覺更能融會貫通,因此,只要讀誦本文時遇有任何疑惑處,旋即便可解惑,於是我在不同的書齋處都各自備有一套《楞嚴經講義》。

本文介紹:
楞嚴經蠡測【第參冊】》。本書作者/王薀老師;出版社/善聞文化創意有限公司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楞嚴經蠡測【第壹冊】
  2. 楞嚴經蠡測【第貳冊】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