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珍妮.W.哈帝、朵思.伊斯頓;譯/張娟芬

時間,是我們依自己的方式而活、依自己的方式而愛的時候,所遇到的最大限制。這絕非浪女獨有的問題;一對一的人也會挪不出時間來做愛、互相陪伴或溝通。

仔細的計畫是有用的──如果你還沒有一本共用的約會小冊或線上行事曆的話,最好從現在開始吧。尊重彼此的現況,並維持自己的彈性,這是很重要的。有時會出現危機:小孩生病了、工作有緊急狀況,或者甚至是另外一個伴侶好死不死恰好在這個時候需要陪伴與保證。也許你也應該想想,讓自己的需求得到滿足要花多少時間:你一定要留下來過夜,隔天早晨一起吃早餐嗎?還是說只要一、二小時的抱抱與談話就可以了?

不管你的時間表怎麼排,請記得,要讓所有相關的人都知道,這份名單可能會比你過去所想到的人還要多。我們的一個朋友沒有把一個約會的時間告訴他太太的情人,她的時間表因此受了影響,而他咕噥著:「我明明有告訴某人呀!」

別忘了把你和伴侶互動、和小孩子玩的時間也排進去。也別漏掉了你自己:很多忙碌的浪女發現,安排獨處的時間休息一下、充充電是很重要的。珍妮曾經住在一個像中央車站一樣人來人往的家裡,她跟她的一位女性朋友約好了:當朋友出城去的時候,珍妮可以借用她的房子當作獨處的隱居地──那是個罕見而珍貴的禮物。

空間對很多人來說是另外一項現實的限制。我們很少有人能夠幸運地住在一棟多房間的華廈,可以勻出房間來專供性愛用。如果你和朋友在臥室裡,而同住的伴侶睏了想上床睡覺,那問題就來了。睡在自己公寓裡的窄沙發上,而你的伴侶則在你的床上與另外一個人恣意尋歡,就算是最進步的浪女大概也會覺得太超過了。

如果你與你的伴侶或其他情人一同分享臥室或其他玩樂空間,我們的建議是,在約會之前就達成清楚的共識,然後嚴格遵守。如果你們負擔得起的話,可以讓你們的臥室分開,或者有私人空間,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了。我們訪問的一對情侶說,「要有分開的臥室,這對我們來說是沒有商量餘地的;如果沒有分開的臥室,我們不可能維持現在這樣的生活型態。」

東西也可能成為問題。想和我們在乎的人一起分享我們的東西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是如果這些財物──錢、食物、藝術、性玩具──在法律上與情緒上屬於不只一個人的話,那麼這樣的本能就會造成一些問題。如果有任何人覺得某樣東西是他的,那麼我們強烈建議:在你把這個東西拿去和別人分享以前,先小心地跟那個人溝通。有時候這個規則很簡單:不要讓你的情人喝光了你配偶打算拿來當早餐的牛奶。不過有時候這規則也會變得很微妙。雖然你在法律上絕對有權利將別人送給你的禮物轉送給另外一個人,但是想想,一個妻子看見她先生的父親節禮物(領帶),圍在他的情人脖子上,那種惱怒也是可以理解的。

同樣地,如果你想與另外一個人分享的,是你的情人為你做的東西,或者兩人在慶祝週年的親密旅行時一起買下的東西,那你最好先取得共識再做。很多浪女出於衛生與感情因素,會將性玩具分別限定為只與某一個人使用:我的按摩棒、哈利的假陽具等等。我們希望這應該是不用講也知道的吧:把共同擁有的錢借給或送給另外一個人,而沒有與共同持有者討論,絕對是不可以的。

※ 本文摘自《道德浪女》,原篇名為〈富足〉,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