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克里斯.莫漢迪;譯/鄭煥昇

關於針對性的暴力行為,我們已經有了一定的認識,包括實施者往往會採取特定的行為或思考序列。這樣的認識,有助於我們早期發現、早期阻止暴力的遂行,也有助於專家去區分出哪些是只會出一張嘴嚷嚷的紙老虎,哪些是真正具有危險性的狩獵者。「洩漏天機」在這些暴力犯的反應模式中,是最顯而易見的一種,因此也是我們在推廣「看到了,就要說」(see something, say something)的觀念時,一個重要的基礎。準暴力犯很常會把他們的計畫洩漏給親友,或將之發布在社群媒體平台上,而這創造出的時間窗口正可供我們參透他們瘋狂的念頭,進而未雨綢繆地阻斷他們的邪惡行動。

若遇到有人事物讓你覺得不舒服、覺得惶恐或是擔心有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了,請你用手機截圖或以任何一種辦法做成紀錄,然後立刻報警。

萬一,第一時間接受你通報的窗口好像搞不清楚狀況,請你再接再厲找第二個人報案。也許是你大驚小怪了,但就怕你是對的,而你又沒有追下去,那也許就會導致不可挽回的悲劇。

你會忍不下心大義滅親,通報自己好像已經失控的至親嗎?你會覺得不論自己選擇怎麼做,不好的結果都已經注定了嗎?某種程度上,你一旦有這種想法,就代表你關心的人需要外力介入來避免他或她傷害自己,也傷害別人。

沒有哪兩個暴力犯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每個人都對他們自詡為正義的怒氣有著不同的託辭與理由,但話說回來,至少有三條共同的絲線可以將這些罪犯串聯起來:權力、恐懼、成名的渴望(即便是惡名)。說得更直白一點,這些人的共通點是:對全能的渴望、失控地想要向人灌輸或施加恐懼的慾望,還有無論如何都想要自己的事蹟被人記住的心情。

在這些人的心裡,他們就像佈道者一般站在講壇上,而整個世界都在聆聽他們震懾人心的演講。

然而,真相是,隨著社群媒體的普及,加上網路能夠瞬間吸引粉絲注意而讓人爆紅的魅力,很多人會覺得自己不光是在心裡對人佈道,而是真正在對現實中的人傳道。

許多犯罪者自認他們的訴求必須要大聲告訴世界,也必須被世人所認可,如果說他們內在的自戀─極端的自私與自我中心─是一團火焰,那社群媒體就是把火搧大的扇子。他們會因此覺得取走自己該擁有的東西天經地義,索討該報的冤仇也是剛好而已。

現代科技讓他們可以留下虛擬宣言、自拍照片、臉書貼文、YouTube 影片、各種為他們的暴力之道留下的資訊足跡,供社會大眾永世憑弔。這種在世上無法抹滅的印記,會讓罪犯感覺彷彿他們已經名留青史。

現實裡的他們惡名昭彰,但他們要嘛不能、要嘛不情願去明辨什麼是美名、什麼又是惡名。還有些時候,他們並不在乎那是惡名或美名,只要出名他們就滿意了。

很久以前,在許多自殺成功的案例裡,我們就已觀察到了一種認知侷限(亦稱隧道視覺),認為人生的問題除了一死了之以外無法解決。殺人傾向的個案與自殺傾向的個案其實有很多共通處,事實上這兩個族群往往有一定程度的重疊。取走一條性命,不論是取走自己或別人的性命,都同樣代表生命的消逝。

在許多大規模槍擊案中,槍手最後的一槍都是給了自己。對於人生種種無解的煩惱與困難,死亡是在他們心中根深蒂固的答案,而這也讓他們可以把心思專注在罪行執行的技術層面上。

許多犯下這些罪行的人,都是從自我憎恨與自毀的想望展開這段黑色旅程,然後他們會得出一個結論,就是那些「逼他們走到這一步」的人要先為此付出代價。

話說到底,惡意殺害其他人類也是自我毀滅的一種變形,不是嗎?

對許多人而言,殺人可以讓人感覺自己掌握一種無上的權力,而在光榮之火中沉沒,則更能放大他們從對無辜群眾發動終極攻擊中得到的滿足感。

有些最窮兇惡極的連續殺人犯會認為,他們之所以犯下這些罪行,是受到某種更高權威的召喚,或是出於某種所謂「悲天憫人」的行為準則。以艾弗蘭.薩爾迪瓦(Efren Saldivar)為例,身為所謂「死亡天使」型殺手的他,在一九九○年代初期於加州擔任呼吸科治療師期間,奪走了高達兩百條住院病人的性命。由此他也被認為是美國當代最「多產」的連續殺人犯。

我很仔細地對薩爾迪瓦進行過訪談,所以我可以很篤定地告訴各位:他的行為一點也不悲天憫人,而他也沒有真正謹守他拿來當成犯罪動機的行為準則。他之所以下毒手,只是因為每多殺一個人,那種想要控制他人生死的飢渴就愈發讓他欲罷不能。

幻覺纏身的人,會在虛擬的社群媒體上找到一個小天地,滋養他們錯亂的誤解與內心各種密謀的計畫。同溫層的成員會認證並慫恿這些跟蹤狂的癡心妄想,用團體的迷思去替這些罪犯壯膽。

各式各樣的變態表現,包括令人匪夷所思的食人行為與其他各種獸行,都可以在網路上找到支援的聲音。網路空間與社群媒體就像一張變態的溫床,醞釀著以往會在大氣中自然分解的異端想法;脫離現實、居心叵測,且懷著滿腔憤恨不滿的個體,在二十一世紀的現今有了一個基地可以激化他們的想法,只要進了這個溫暖的基地,他們就可以摀住耳朵,不去接受親友或心理衛生專業人士的當面糾正。

一路走來,我以鑑識心理學家的身分,協助回應了一些亟需解答的問題:嫌犯為何行凶?這樁犯行是否與心理疾病有關?這個人有什麼毛病?他或她的精神狀態正常嗎?他們是瘋子嗎?有沒有易於理解的緣由,可以在他們遭到定罪之後主張從輕量刑?在校園裡大開殺戒的未成年者,應不應該比照成年人受審?連續殺人犯如此摧殘這個社會,背後是什麼樣的動機在驅使他們?

這些問題都很難回答,但追尋答案的過程卻讓人很有成就感。

本文介紹:
從邪念到暴行:跟蹤騷擾、人質挾持、校園槍擊、無差別殺人,鑑識心理學家的當代犯罪診斷書》。本書作者/克里斯.莫漢迪;譯者/鄭煥昇;出版社/臉譜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病態人格心理學
  2. 小心,魔鬼就在你身邊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