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馬欣

童年時,我曾看到一群孩子在霸凌一個過敏流鼻涕的女生,當時心想:「為何要將我放在這樣的學習環境,我從這其中學到什麼?」

就在那階段,我接觸了《蒼蠅王》。有別於孩童時讀的其他書,這本書不直接給出人生大道理,也沒有絕對的善惡,卻巧妙地透過一場「孤島人性實驗」,讓我們得以一窺人性的不同面貌,並開始思考:人性到底會因為環境與同儕效應產生什麼改變?

我們會依自己的生存位置改變臉孔,只要自己不是那隻被獻祭的豬就好。這是人類的歷史,只是披了件文明的金縷衣。

這本書引發了我的學習心,就是去發掘善與惡那一線間隱藏了多少挑戰。好人在關鍵時刻會做出錯的選擇,壞人則在必要時刻成為善的代言。書中不只揭露「政治決定人的選擇」,也點出了我們時時刻刻處在「無處不政治」的社會。

《蒼蠅王》即便放在二十一世紀,也有著預言的作用。今日民主的貶值與恐怖主義興起,使人們渴望強人重現,習於從盲從中找到安全感;假新聞的有計畫催化;製造假想敵來鞏固權力;先知者的殞落;狂歡式的民粹主義等,人性飲鴆止渴的傾向,讓我們在政治的幻術中載浮載沉。

政治,說穿了是個恐怖箱,你想像的黑影永遠沒有止盡,讓你日漸內建在其中,看似自主又充滿奴性。

我們隨著那群因意外漂流到孤島上的男孩們,他們從效法大人的民主,到後來民粹的混亂,從而歡迎專制的興起,進一步刺激了集體的道德亢奮。極權者傑克因自己的恐懼而成為恐懼本身,進而推翻了民主象徵的拉爾夫。拉爾夫所仰仗的海螺(發聲筒),也讓他成為一個作秀的空心人物,藉由不錯的儀表,讓追隨者如信眾般追隨,卻忽略他的有效策略都來自於身旁的小豬。

政治,是秀的本質,必須時刻餵養追隨者更多的刺激與假議題,讓民主這看似略好的選擇,在此書中出現了它根本的盲點。政治明星拉爾夫身旁被視為其貌不揚的小豬,即便能力更強,也無法滿足民眾沉迷於秀的本質。

政治,從不脫離狂歡的形式,讓人們如同獻身一般忽略跟隨目標的真偽。

最初,孩子們同心協力,但隨著山中有怪獸的傳聞出現,恐懼開始在孩童們中蔓延,他們逐漸失序或產生自利主義。這造就了專制者傑克的崛起,他的存在感焦慮大過旁人,唯有成為恐懼的源頭,才能消除內心的不安,那正是每個霸權者的原動力;其追隨者則必須證明自己位於食物鏈上層,自保的混亂由此出現。

低年級孩童在高年級的帶領下,不惜將獵物獻祭,完成動物性的儀式慾望,野蠻就此跨過脆弱的文明,成為野火。

人們要的始終不是真相,而是幻影,無論民主還是集權的更迭,我們需要的是一種儀式,一個群眾效應,一種激越的口號來抵銷身為個體的不安。因此,當西蒙這位先知者告訴大家山上根本沒野獸,都是人們的心魔時,反而被犧牲。

最後,拉爾夫在看到大人的船艦來援救時,他又換了一個生存位置,從一個自認民主的受難者,成為一個奴性的追隨者。

善惡永遠有視角上的盲點,只等你因此書而有眼力識破誰才是真正的「蒼蠅王」。

※ 本文摘自《蒼蠅王【十週年紀念版】》推薦序,原篇名為〈人性惡的核心是什麼?〉,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