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閱讀 夏LaLa

由創作歌手、演員夏宇童與逗點文創結社總編輯、作家陳夏民共同主持的Podcast節目《閱讀夏Lala》,文字整理精華版每週上線!

你聽過「三月不知肉味」這個句子嗎?出自《論語.述而》,描述孔子在齊國聽得韶樂,深受感動,聽完三個月連吃肉都吃不出味道!除了熱愛音樂,孔子也鼓勵弟子都要讀《詩經》,如果他活在當代,應該是愛聽演唱會也喜歡讀詩的文青喔!本集《閱讀夏LaLa》,夏宇童、陳夏民重新討論孔子的文青嗜好,並且以「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開書單,為孔子推薦兩本精彩詩集(第一本超好笑又很chill,第二本超適合剛來到現代的孔子閱讀,讀完就會認識超多臺灣詩人了)!大家一起來讀詩吧!

一本超雖小的神奇詩集

《閱讀夏LaLa》特別企劃「親愛的孔子」第二彈,以「子曰:小子何莫學乎詩?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邇之事父,遠之事君;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為主旨,開設本集推薦書單。

夏宇童:「孔子說,同學們,你們有空的時候何不也學一學詩呢?懂得詩有相當多的好處啊,比如可以激發我們的道德情懷,通過詩去觀察各地的民情風俗,還可以用詩來做為與朋友酬應砥礪的管道,以及在個體陷入無解鬱悶的時候,藉以抒發心情。另外呢,詩也會提到許多植物動物的名字,可以增進我們的知識。」

陳夏民緊接著補充說明:「這裡的詩,指的是《詩經》。《詩經》是中國最早的詩歌總集,平民文學的代表,裡面收錄了西周到春秋中葉(大概是西元前11世紀到前6世紀)的詩歌305篇,有很多各地文化、生態、俗民生活的記錄。孔子對《詩經》有很高的評價,民初大學問家胡適也表示《詩經》『確實是一部古代歌謠的總集,可以做社會史的材料,可以做政治史的材料,可以做文化史的材料。萬不可說它是一部神聖經典。』」

在此脈絡下,夏宇童想要討論的是陳柏伶詩集《冰能》(一人出版社)。她先簡介了詩集誕生之緣由,主要是博士學位耗去陳柏伶九年時光,陳柏伶自言當論文寫到快殺人的時候她就上臉書發洩,記下每天生活感想,分行,假裝成詩。這些被陳柏伶笑稱假裝成詩的文字,不僅伴她度過拖磨論文人生,也展現出驚人的創作能量。換句話說,《冰能》是陳柏伶進行論文時生出的副產品。《冰能》是台語檳榔的讀音,因為原汁原味,所以詩中散發著濃濃的論文寫不出來的走投無路感。

夏宇童明白指出:「《冰能》書封設計是論文格式,真的是很貼合這本詩集。這本詩集是詩人陸穎魚強力推薦給我,讀完以後喜歡得不得了。」如在網路上超級爆紅的短詩〈雖小〉:「麻雀雖小/也沒我小/因為我/超雖小」還有〈李記〉:「李記的logo是絕望的正方形/每一邊都是另一邊的再現//這一餐再現下一餐/這禮拜三再現上禮拜三/周休二日之前完全/等於周休二日之後//過年前是過年後/這個人/也是/那個人/甚至這首詩/或是那首詩/完全都沒有/李記不能描述的樣子//用最令人不安的方式來說/李記不只是李記/即使我從小姓陳/李記就是//生活本身/李記就是/生命本身/就是/寂寞/本身」。

「我覺得陳柏伶詩歌的特色是換字,讓人能夠有一種轉換感,而且非常紓壓。李記就是日子的台語,也是某間紅茶連鎖店的店名,讀完以後一定會覺得又好笑又很可愛,但同時也能夠扎實感受到那種無能為力的面對。」夏宇童讚嘆不已。

陳夏民笑得有點稀微惆悵:「陳柏伶詩歌不是單純的好笑,的確是很踏實地在看待生活,那種周而復始的循環,每天痛苦如煉獄的無限循環,其實每個人都是一樣的。於是,時間的公平性也就如實在她的詩作裡展現了。」

夏宇童也極推〈廢結合〉:「不用照X光/我知道自己/得了廢結合//我的廢/在擴散/硬化中//廢的我/簡稱為/佛//廢話說得好/天廢自廢者/己所不廢/勿廢於人/所謂三人廢/必有自廢者/廢自廢以及人之廢/朝若廢夕死可矣咧//阿/全世界的/自廢階級/聯合起來/唄」,此詩以最諧趣的文字改寫了孔子的「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朝聞道,夕死可矣。」教人耳目一新。

「到底是有多廢呀,這個人。」夏宇童帶著滿滿笑意吐槽,而後正色道:「但如此苦中作樂的精神也讓我覺得非常迷人。她的詩歌,一來沒有距離,易讀易懂,二來也可以協助讀者抒發負面的情緒,《冰能》真的是很讚的一本詩集。」

每一首詩都是一個發光的房間

如果孔子來到現代,陳夏民腦洞大開地想像,要送給孔子什麼樣的詩集呢?可是一本好像不太夠,再加上孔子喜歡的《詩經》其實就是不同時代和地方裡民間詩歌的集錦,因此《貳零貳零臺灣詩選》(二魚文化)應該是適合贈給孔子的貼心選物吧。陳夏民表示,二魚文化每年都會出版臺灣詩選,且邀請不同的詩人進行選詩,今年由既是詩人也是編輯的達瑞主編。《貳零貳零臺灣詩選》收錄孫維民、楊佳嫻、鴻鴻、陳黎、陳顥仁、鄭琬融、林夢媧、吳俞萱、孫得欽、騷夏、陸穎魚、蕭詒徽、陳昌遠、胡家榮、林達陽、任明信、栩栩等 51位詩人的作品。

隨後,陳夏民簡介達瑞――本名董秉哲,1979年生,真理大學臺灣文學系畢業,曾獲聯合報文學新詩、小說獎,時報文學新詩獎,出版詩集《困難》,同時他也是陳夏民心目中極其厲害的優秀編輯。

夏宇童聽到筆名、本名一起公開的介紹,心思忍不住歪樓了,「我以前也取過筆名欸,小學、國中的時候,報章雜誌會有筆友欄目,我也有交過筆友。我的本名裡有馬這個字,感覺就是很壯,當時又流行瓊瑤小說,裡面的人物很多有夢,都會覺得名字有夢的女生就是楚楚可憐柔情似水啊,所以我的筆名就一定有夢字,像是夢楓、夢庭之類的。」

陳夏民聽了大笑道:「難怪妳會喜歡我們家的詩人林夢媧,她的名字也有夢。」

而後,他朗讀了《貳零貳零臺灣詩選》的書序〈發光的房間〉其中幾段:「一整年度的每日晨醒,機械自動化地急於翻查各大副刊電子報,好與惡、存檔與忽略,對我而言、迅速的判斷才是最直覺的,我認為能誘發自身創作欲是好作品起碼之必須,於是我如此面向每一位認識與不認識的創作者。這亦是一趟學習之旅,彷彿回到剛師習文學的階段,沉溺在大大小小作品中,歡快而孤獨,雖更多時候,讓螢幕畫面取代了書頁的溫潤,那些網路副刊作品、那些各文學獎作品……但閱讀本身並不會讓人感到森冷,壞作品才是。」、「當焦桐老師提出編選邀約後,我最常在想的是,如何面對詩壇的文化脈絡?但對於歷史、典範、經驗諸如此類的思索,往往力有未逮(甚至感到疲倦與枉然),發現無法勉強自己去捕捉那些挾藏在舊時間縫隙裡的情懷、感念,我想要的是當下可適切安放於符合自身信仰裡的美感與靈光;更大程度是指,編選者應為方向感本身,一本書能去到哪裡、成就哪些、面對什麼?我必須直接面對,省去拐彎抹角與閃避、妥協,本年度詩選裡的一切,由我表態與擔責。」

「主編年度詩選,看起來就是有夠辛苦啦,所有副刊、詩刊、雜誌還有出版的詩集都要看,而且達瑞很有氣魄地宣告,文壇的輩分或人脈交情什麼的,都置於度外,也就難怪這是一本有強烈個性的詩選。裡面收錄的詩歌,不是按照發表時序或姓氏排列,而是將氣氛相近的詩作編成同一輯,細看就可以發現一個高明的編輯如何排列組合這些創作。」陳夏民感佩不已。

夏宇童附和道:「達瑞根本等於金曲評審嘛,這本詩選非常值得入手珍藏。」

陳夏民再讀了一段達瑞的序文:「『每一首詩,都是一個發光的房間。』好比一個發光的房間,設想一種情境是:夜晚寧謐的安逸街巷,緩坡、車庫、老樹,你不知身在何處,久久有人閒散經過,僅感覺時間正帶著自己前行,搖搖晃晃直到抬頭望見一處發光的房間,像是懷抱整個夜晚的輝煌,亮著,安和透明。你不知道裡面發生著什麼事、不知道角色情境、不知道室內陳設風格、甚至根本對路段門牌毫無知悉……但突然之間似乎有許多畫面爭相擠進了腦海:所有你記憶過、發生過的情境。/貳零貳零年我是這麼在尋找著的,每一處發光的房間。」

陳夏民讚不絕口:「不覺得是很美的散文嗎?想像我們在黑暗中走路,抬頭看到遠方大樓一格格的房間,燈亮起來了,雖然看不到人,但那些房間有一種莫名所以的召喚,好像可以陪伴我們一起漫步過『雖小』的2020年,在大疫之年整個世界的氣氛充滿道別、哀愁的情緒之際,還有找到溫暖的可能性,不至於茫然失措、無所依歸。」

「腦海能夠感覺到達瑞描述的風景,超級溫柔。」夏宇童說。

「這本詩選完全是孔子說的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陳夏民總結道。

本集提及書單

  1. 冰能
  2. 《貳零貳零臺灣詩選》
  3. 《新譯四書讀本》
  4. 經典。孔子 論語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通古今而不謬,施中外而不悖:孔子教你管理有道
  2. 要課綱用《詩經》,要鎮暴用《尚書》──這樣真的可以嗎?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