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金芝媛;譯/張鈺琦

健身似乎是「無聊」的代名詞。雖然我把健身當作興趣已經超過三年了,但是只要我告訴大家「我的興趣是健身」,其他人就會露出一副匪夷所思的表情,彷彿我說的是「我的興趣是資源回收」或「我的興趣是修剪棉被露出的線頭」一樣。

如果你想要運動的話,其實有有很多的選擇。像是十多年前在社區中很難見到的攀岩、舉重和空中瑜珈等教室,現在都能在巷弄中發現,最近甚至還有幾個人聚在一起運動的課程,或是免費的慢跑俱樂部。而在這麼多的運動項目中,熱門運動的一大特徵應該就是「社群性」吧!哪怕像我這種是為了活下去而開始運動的人,剛開始的時候也有一段時間執著於尋找運動社群。

因為當時覺得既然要運動,更何況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運動,還是要選個有趣一點的運動吧!不過,我很快就夢醒了。因為一點進最近有超高人氣運動的網頁,就會發現上面都是一些帥哥美女一起聽課的照片,或是年輕的型男潮女穿著漂亮的緊身褲一起注視著鏡頭的照片。我一看就知道,他們的世界和我這個年過三十,連 IG 都沒有的宅女世界的距離,就像是破洞的襪子和艾菲爾鐵塔的距離。

在閒暇時,我喜歡沉浸在一個人的世界中。雖然我也喜歡和我喜愛的人一起歡聚,不過如果對象是一大群不認識的人,那就另當別論了。有些人和不認識的人相處也能像充電一般,得到不少活力,但對我來說卻反而會消磨精氣神。因此,比起一日課程,我更適合持續性的運動,把運動變成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所以在選擇運動的種類時,一定要考慮自己的特性。

每個人都有最適合自己的運動,那感覺就像是穿上一雙「最適合的襪子」一般舒適。對我來說,健身就是最適合我的運動。因為基本上,健身是「一個人的運動」,就算身邊有健身教練,但他也不可能幫我舉起我的槓鈴。當我用力睜大眼睛,舉起槓鈴的那一剎那,全世界彷彿只有我一個人。不管是在那裡做運動,就算不是在家裡附近的健身房,但只要在戴上耳機的瞬間,立即就能沉浸在一個人的世界中。

雖然很多人只要聽到我的興趣是運動,就會說:「那你應該是很活潑好動的人囉?」但其實重量訓練和好動沒什麼直接關係。因為這個運動是相當孤獨且靜態的,幾乎可以說相當於參禪的程度了。

每一次重訓都要訂下目標,並照表操課。而且重訓並不是說力氣大,就能像機器人一樣輕鬆地舉起訂下的目標重量。因為有些人雖然下肢的狀態不好,但是上半身的狀態卻不錯,可能本來想要鍛鍊闊背肌,卻錯誤地在豎脊肌上用力。就算是一組十五次的運動,真正能刺激到想要的目標肌肉群的次數也才不過四五次而已。還有為了能輕鬆舉起,因此設定了過於簡單的目標,而無法展現運動成果。在重量訓練時,我的心情就像是遊走在「嘎啊~~~」(用力)和「啊~」(輕鬆舉起)之間的鋼絲一般,但是,最重要的還是不要讓自己受傷。

健身真的是很無聊的運動。我為了在鍛鍊身體時不要受傷,所以也去學一些像是解剖學或生理學等知識;為了維持良好的身體狀態與肌肉成長,必須戒掉泡麵和餅乾,好好地吃飯來攝取營養,甚至也要好好地休息,這些都是最基本的原則。此外,還要學會傾聽身體的聲音,看看是否有哪裡不舒服,避免身體受傷的危險。在我開始運動之後,不知不覺間便積極地投入在逛市場、做料理以及去復健科這幾件事情上。

有人說,雖然在運動前的準備過程很無聊,不過至少運動的本質算是有趣,但其實不然。就像是在運動中感受到「競爭」、「糾結」這些樂趣的人,對他們而言,重要的並不是和別人交流。而我在運動的過程中,是會想一直咬牙挑戰,哪怕只是一次也好,希望能碰觸到「極限」,休息一下之後,再次舉起槓鈴,努力想辦法站起來,看這次能不能達到極限。所以,對我而言,比起想得到鍛鍊目標肌肉的成就感和愉悅感,更像是如受虐狂般地不斷克服挑戰。

即使如此,我還是有不能放棄運動的原因。比方說:在出差時踏進陌生健身房的瞬間、脫下皮鞋和套裝,換上運動服的剎那,就像是日劇《孤獨的美食家》中的五郎找到了秘密酒館一般;也像是掉進了樹洞中的愛麗絲,可以完全沉浸在運動的世界中。對我來說,在陌生的地方可以找到健身房的心情,就像是偶然發現了適合一個人喝酒的小酒館一樣開心。

這些由無聊所堆積而成,像棉花糖一般內心感到甜滋滋的瞬間,對我來說也很珍貴。像是之前使出吃奶的力氣也只能做一下的引體向上,不知不覺能輕鬆地做五下的時候;以前看著別人能舉四十公斤的槓鈴做深蹲就羨慕得不得了,現在竟然也能穩定地舉著六十公斤的槓鈴做深蹲的時候;原本練習傳統硬舉時,總是會搞得小腿和膝蓋滿是瘀青,不知不覺間,竟然變成了我最愛的運動的時候;還有之前連拉著行李箱都覺得累,但在我們全家去旅行時,竟然能從機場的行李輸送帶上,毫不費力地拿起全家超過二十公斤行李的時候。

當這些事情不斷地反覆,再想到之前遇到的瓶頸和難關,就覺得所有一切都能忍耐克服了。不,或許應該說,我變成了一個能恣意享受那些苦難時光的奇妙人類了。

在寫著「你到底還要在那無聊的跑步機上跑多久?」的宣傳布條上,其實還可以加上很多句子。像是「你到底還要舉著那無聊的槓鈴多久?」「你到底還要掛在那無聊的器材上多久?」等。不過,對於這些疑問,我想我會這麼回答:「那又怎樣,這世界上本來就有天生喜歡無聊的『無聊人』啊!」

※ 本文摘自《再這樣會死掉吧!所以我開始運動》,原篇名為〈沒錯,我就是在做很無聊的運動〉,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