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一位記者出身的法國作家在結束一場日本之旅的返航途中,讀到一小則發生於福岡的社會事件,他的想像力馳騁,於是一本探討身處現代科技文明社會裡孤獨、疏離的個人,將遭遇無形監視與侵入的多主題小說誕生了。

2019年,艾力克.菲耶受邀來台參加台北國際書展,分享新書《巴黎》發表時,與菲耶有數場對談、餐敘的衛城出版總編輯、作家張惠菁,在今年重新責編了菲耶代表作《長崎》,更有深入解讀,摘要如下:

一、《長崎》為中篇小說,獲得法蘭西學院小說大獎,雖篇幅不長,但形式多樣。一開始是男主人公志村以第一人稱,講述他在家中察覺某些異狀,似乎有人趁他白天在氣象局上班時侵入住處,然而奇怪的是並無財物損失,只有一些飲料食物遭到少量食用,物品位置稍有挪動。

二、志村在屋內查不出端倪,決定架設網路攝影機在上班時間偵測,果然被他發現,報警逮捕一名已藏在他家中近一年的女子。

三、自認(命)是單身漢典範的志村,從憤怒「家之堡壘」遭人侵入,家居生活受人無形監視,到思及對方實際亦孤獨且無害於他,而立即示警她逃離,然而一切來不及了。

四、志村有他的生命故事,女人也是。女人藏身的房間是他的某種期待,卻屢屢落空。女人受到審判,非但不怪罪志村,服刑期滿後再度回到志村家,又因某個變故,寫了一封長信給志村,訴說自己的經歷,及進駐志村家的真實理由。

五、惠菁提醒,菲耶將長崎設為故事場景,是因為江戶鎖國時代惟一對外港口設在長崎。幕府將軍特令在長崎港口外建造一隔絕於日本本土之外的人工小島——出島,島上設商館,所有外國人居住此地,一般日本國民,即使是長崎人,都不得自由進出。

六、由此可知,志村家的外侵女人藏匿(生活)處,亦即志村家的出島。
在數百年前,曾有一處對江戶幕府而言不得不的存在,而到了文明發達、開放社會之際,人人卻也都可能存在一座隱而不見的出島。

七、然而,本書的主旨仍有其他值得細細琢磨、品味之處,一如本書法蘭西學院大獎得獎評語:「深度應藏於表面。菲耶的才華即在於將深度藏在表面。」

所以,我們會揣想:那個女人孤苦無依的際遇,也會探問:志村(或我們任何一個人)找得到固若金湯的安身立命之處嗎?
更多精形內容,歡迎收聽本集的「經典也青春」,去年出版《比霧更深的地方》,也是衛城出版總編輯張惠菁,領讀艾力克.菲耶的《長崎》。

收聽本集節目:


▶︎▶︎▶︎免費訂閱經典也青春 Podcast。名家領讀,經典隨身聽!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