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阿米爾大人,您年少時代的阿富汗早就不復存在了。恩慈已離開這片土地,你無法逃避的只有殺戮。不停的殺戮。在喀布爾,恐懼無所不在。恐懼已經成為我們生活的一部分。」

近日阿富汗戰火再起,我想起第一本認識阿富汗人民的入門書——出版於2005年的《追風箏的孩子》,不免為那些受難的人們感到愴惶。
我也想起一生命運多舛、卻始終善良忠誠的書中角色哈山。上面引的這段話,就是二十多年後,他寫給情同兄弟的主角阿米爾的信裡,所描述的地獄生活。

阿米爾與哈山,代表了受苦難折磨的普通人,他們在中東遙遠的國度,我們陌生的地方,可是他們在故事裡的愛、痛、掙扎、追尋、罪行與寬恕,都與我們無異,因此而感動了我們,為遠方的他們落淚。

這本書的譯者李靜宜,同時也是「胡賽尼自我追尋三部曲」(其他兩部為《燦爛千陽》、《遠山的回音》)的譯者,她以字字句句,日夜與書中人物相處一段很長的時間,懷抱的感情定然無比深刻。她的領讀摘要如下:

一、靜宜指出,胡賽尼寫這三本書的重大意義,首先當然是讓世界各地的讀者理解到,從1975年前後至2001年(九一一事件)之間,阿富汗這個國家面臨了怎樣的處境(不流血政變、軍事政變、蘇聯入侵、軍閥內戰、塔利班掌權),但是,更重要的是,在這樣內憂外患的歲月裡,一個男孩的覺醒與成長,而這正是最令人動容的。

二、故事的主角阿米爾和他的僕人、小一歲的哈山是幾乎寸步不離的玩伴。哈山總是隨時挺身而出,護衛個性怯懦的阿米爾,雖然阿米爾對哈山有兄弟般的感情,可是卻在某次的變故中背棄了哈山,造成兩人之間無法跨越的鴻溝,而且不久就在蘇聯入侵的混亂中,他隨著父親逃到了美國。

三、阿米爾與父親在美國過得並不好,父親也因操勞過度病逝了。2001年,離開阿富汗26年後的他,接到爸爸最好的朋友拉辛汗的來信,希望他回到喀布爾,希望他能夠採取行動,彌補當年遠走前對哈山所造成的傷害。

四、我與靜宜聊到,個性怯懦的阿米爾能勇敢面對往事嗎?那些掩埋在內心深處的瘡疤和秘密為了什麼必須揭開來呢?拉辛汗帶來的是和實體砲彈殺傷力一樣強,或更強的炸藥,阿米爾如何能承受得住?

五、靜宜對胡賽尼作品的感動來自於作者對普遍人性的軟弱和強韌、善與惡,有非常細膩的描寫。尤其我們談到所幸阿米爾身旁有拉辛汗這樣的大人,他對阿米爾說:「我希望你了解的良善,真正的良善,來自你父親良心的懺悔。而相信,只有把罪行化為善行,才是真正的贖罪。」
這番話與用心立意,促使了阿米爾回到面目全非的故鄉。

六、靜宜提起《追風箏的孩子》系列這三本書,對她個人在工作上、心靈安慰和啟發上是非常關鍵的,因為這裡頭隱含著很深的生命體會,包括拉辛汗說的,「有些事情比真相更關係重大」,以及大時代的小人物因戰亂、因愛恨,背負著各自心靈的包袱踽踽獨行,他們為人性的善惡掙扎,但最終因愛的悲憫力量而得到救贖。
也因此,我們在閱讀中照見自己,跟自己的靈魂對話,得到了同樣的救贖,而這就是胡賽尼小說的魔力。

在靜宜的話語中,我彷彿看見阿米爾和哈山兩人合力握緊風箏的線,風箏在空中飛得又高又遠。
更多精彩內容,歡迎收聽本集的「經典也青春」,東美文化創辦人、總編輯李靜宜談卡勒德.胡賽尼的《追風箏的孩子》。

收聽本集節目:


▶︎▶︎▶︎免費訂閱經典也青春 Podcast。名家領讀,經典隨身聽!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