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沈眠

桃園市立圖書館與逗點文創結社共同規劃的「雲端閱讀計畫:打開你的哲學視角」堂堂來到第二屆,由哲學作家朱家安擔任主持人,帶領大家走進有趣的哲學生活。第三場對談由女性主義者周芷萱擔任嘉賓,與朱家安暢談「我從女性主義學到什麼」。歡迎加入這場一場無時間差、無地域限制的閱讀饗宴!

所有遠離父權體制原點的東西,都可以是女性主義

身為女性主義者的周芷萱談到,從19世紀末歐美的社會運動算起,女性主義存在這麼多年,當然有許多的學術定義,以及歷史脈絡演變,並存在各種理論和流派,也就自然有不同認知。她建議,參考《女性主義理論與流變》一書,相信能夠更為了解女性主義的諸種定義與主張。

而為何被命名為女性主義,卻不是平權主義呢?周芷萱解釋:「女性主義最開始被提出,是哲學家、思想家們認為,關於女人的話題、處境或種種事情,都可以進行嚴肅、正經的學術探討。」易言之,女性主義最早是針對女性做為一種思想主題所展開的活動,一路演變至今,有著種種風貌,包含如今的為性別平權努力。

單純就學術定義去看,周芷萱認為《性別打結:拆除父權違建》說得很清楚,即是「這個社會面對性別問題的時候一種價值觀的假設」,比方說男人應該要是什麼樣子、女人又該是什麼樣子,各自的分工和社會角色如何「被主流期待」的這一套價值系統,非常異性戀男性、家父長為中心,從姓氏、家務分工等角度都可以看出來,種種凡此。

而女性主義便是針對該套價值系統提出批判,並且提供另條可能的道路。周芷萱直白說道:「至於我個人的女性主義定義,它是一種思考事情的方式。而且所有遠離父權體制原點的東西,我認為都可以是女性主義。」

身為異男的朱家安,讀女性主義會有被解放的感覺,包含受社會價值所期待應該要成為的樣子,其諸多壓力與要求都是可拋棄的。他講述:「理解女性主義,其實就像理解其他哲學、思想流派,去發現對自身心智有裨益的觀點與描述。」

他也以網路上原是討論運動內衣對女性重要性的文章,卻被歪樓成「運動內衣是網紅在健身房拍照穿著的戲服」為例,朱家安說:「可能有人會覺得這是玩笑啊,無傷大雅吧。但也有人會覺得這是在嘲弄、汙名化。重要的是,這背後呈現出什麼問題呢?簡單來說,社會絕不是一張白紙,我們都受到社會既定價值觀的影響,於是一部分人會毫無自覺地採用長久以來的慣性思維與判斷,甚至陷入偏見與歧視裡,所以在討論相關議題時,也就容易有重點偏移、譏笑女性的情況發生。」

周芷萱則表示,女性主義在當代還是非常需要討論、思考,正是由於在表面看似平等的情況之下,各個地方仍舊有不易察覺的不平等觀念存在,比如健身房裡,難道霸佔器材滑手機或拍照的人,就沒有男性嗎?但女性卻往往必須擔負霸機王的評斷。這也就顯示出社會傳統、主流和父權價值觀如何看待女性,像是馬路三寶也經常被冠在女性頭上。

「在各種性別論戰裡,某一方常會以『我就是講出事實』作為辯詞,藉此強化自身立場的正確性,然而,事實就沒有問題嗎?當事情被性別化的時候,所謂客觀事實,不就是特定角度與態度所產生的主觀意見嗎?」周芷萱語重心長地分析。

打開全部心靈地去期待一切

女性主義能夠帶來什麼呢?周芷萱認為主要有知識上的樂趣、重新認識自己、力量和快樂等三個面向。在她而言,讀理論的樂趣是會發現每一個想過甚至是困擾的問題,原來可以用理論這樣解釋、這樣拆解,「女性主義在知識上的樂趣是會發現生命中的種種難題,用性別理論來詮釋都有很多說法、甚至有解方。」她舉例說明,小時候被媽媽教育說女生不要把腳放到桌上,以前只會不服氣覺得為什麼,大人也只會跟你說女生不可以、男生才可以,但在讀過性別理論之後,就能夠拆解這背後每一個層次的問題,包括為何總是媽媽這樣教女人、腳放在桌上代表什麼意思、什麼叫做女生的樣子等等。

而在知識上獲得樂趣後,也就擁有反思自己的更多能力。女性主義比起其他的理論更與生命相連,也就更能依據那些理論,回過頭去思考自己生命中的困惑。周芷萱從而發現自己過去也有厭女傾向,以前老覺得自己是男人婆,比較像男生,不是大家認為的柔弱、嬌滴滴、什麼都要靠男生的那種女生,「但其實藏在厭女後面的意念,根本上來說是不喜歡社會給女生預設的框架。我曾經也不喜歡女性主義者,覺得她們未免也太偏激吧。所以,我可以理解說自己不需要女性主義的女人,或是厭女的男人,甚至母豬教徒或是ible蟲。這也證明了父權體制何其根深蒂固地咬在我們的價值觀中。」

以前的周芷萱會有女性主義無法給你快樂、但可以給力量的想法,而今的她已然轉進到力量和快樂兼具的階段。她如是自白道:「剛開始,要從主流價值觀脫離的時候,確實非常辛苦,在長出屬於自己的價值觀之後,還要經歷一些內外在的平衡,方能重新建構想像中的自己、想要的樣子。這之後呢,才能感覺到因為力量和真正的自主而產生的快樂。未來也許會有新的感受吧。我想,女性主義最有趣的地方,就是open mind的去期待一切。」

自承是異男、也沒有經歷女性處境的朱家安則表示,自己需要用理論和條件去推測女性主義的種種看法,於他來說,是很特別的知識樂趣,同時又可以用來檢視自己相信的理論是否公平。「我以前呢,也不喜歡女性主義。」朱家安坦然說起過往的侷限,「覺得女性主義根本像是沒事在找事。但到了後來,逐步意識到自己身為男性確實享有許多特權。同時也明白了女性主義不是單一論述的東西,而是有許多變化和樣貌,並持續在生長中的。」

周芷萱口直心快地說:「網路上有很多誤解,會以為女性主義追求的就是所有女人過得很爽,但稍微想一下也知道,如果父權體制永遠都是讓一邊爽一邊不爽這種超級粗糙的價值體系,應該早就要被推翻了吧?誰會那麼蠢去維護一個讓自己只有不爽的東西咧。所以呢,有些表面上看起來讓女人爽的價值觀,不見得就是女性主義,而讓女人不爽的東西呢,也不見得就不是女性主義。這並不是只是爽不爽的問題。」

「女性主義應當是一種集合名詞。就算有女性主義者不同意你的意見,也不會讓你變成不是女性主義者。我自己也常不同意其他女性主義者在性別議題的意見。女性主義存有不同的理論與派別,同一個問題可能有不同答案,例如對色情的看法,多年以來,女性主義內部總是有很多看法,甚至會在公開演講上吵起來。但這種分歧,能夠有彈性和思考的空間,且幫助我們解開身上各種父權封印,真正尋探內在並重新理解自己,正是女性主義魅力之所在啊。」周芷萱眼底有著乾淨明亮的光澤。

先前也談了:

  1. 【雲端閱讀計畫2021】我從電玩學到什麼?朱家安X厭世姬
  2. 【雲端閱讀計畫2021】我從哲學學到什麼?朱家安X紀金慶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