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書中沒有黃金屋,書中沒有顏如玉,書中只有一條幽徑,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無盡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開卷有益,只知道開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推理小說難寫。名偵探見多識廣,學問大,觀察細微,心思如髮,讀者讚佩不已,但其實最該受譽的是作者——偵探形象他塑造,情節他編排,犯罪手法他想的,破案手段也是他想的,他一人分飾正邪兩角,真正無所不能的是作家。

推理小說又與武俠小說不同,武俠招式設計再精妙,描繪再傳神,都可以天馬行空任意編造,作者不會一招半式,光憑想像與文學技巧即可為之。但推理小說的犯案/破案細節不可亂寫,還得符合物理科學,因此又與科幻、玄怪小說不同。

身為偵探、警探,要懂的事情太多了,只要有助於案情偵察,什麼都要知道,什麼都要研究,有時看似無用的知識在某次辦案就會派上用場。

所以要讓偵探十八般武藝精通,作者自己要培養這種能力,尤其福爾摩斯這類眼力、耳力、心力、智力、學力無所不精的名偵探,創造者柯南.道爾本身就很厲害。

福爾摩斯的原創者強,改編與仿作者若能把故事說得絲絲入扣,也不弱。其中佼佼者,是香港作家莫理斯,這部小說就是《香江神探福邇,字摩斯》。

這是香港版的福爾摩斯探案。莫理斯把福爾摩斯故事的人物設定、情節大概、辦案風格平行挪移過來,而且時間一樣,這一部首部曲,定在1881年至1885年,時當大清王朝時期。但地理空間從倫敦平行移位到香港。故事案情則以改編或仿作為主,改寫動作或大或小,但都保留情節架構與原著神韻。

或說這樣寫作還不簡單?簡不簡單自己寫寫看就知道。自設框架而能在裡頭悠遊,需要藝更高膽更大,比海闊天空重新想像還難。其難度一如戴腳鐐跳舞,穿西裝游泳。

幸虧空間設定於英國殖民地香港,一個多元化、國際化、近代化的地區,若在閉關自守的中國本土,整個感覺就走調了。因此偵探與助手來到香港也得學廣東話。而莫理斯,這位香港作家,以香港為背景,盡得地利之便,毫不浪費香港元素,不但將福爾摩斯故事嵌合入十九世紀末的香港風土人情,而且寫得頗有歷史小說的趣味,除了盡力還原時空背景,最有趣的是把真實人事代入小說裡,透過註解,我們知道這些人事掌故。一如武俠小說,虛實揉合,增添不少閱讀之趣。

莫理斯寫這部小說,處處機巧。首先為偵探命名。清朝人物不能叫福爾摩斯,又要扣著這譯名四個字。那怎麼辦呢?他居然想到,偵探姓福,名邇,字摩斯。

邇、爾同音。「邇」這字,雖不常用,但不陌生,就是成語「登高必自卑,行遠必自邇」裡的「邇」。而「福」,真有此姓,雖極罕見,但在《百家姓續編》中排第504位,是百家姓最後一姓。華生則從西醫轉成華笙大夫。六篇故事與原著對應,福爾摩斯的特質完全保留,包括多篇開場他見微知著,一眼即看穿來者身分,莫理斯仿照筆路,但不可照抄,必須另外創造一個版本出來。

回到開頭所述,描述偵探,作者本身須具備相當的能力學力。福邇與原型福爾摩斯一樣,一身本領,科學精通,文史掌故也熟稔。或許有人以為,福爾摩斯文史明明不行嘛,怎麼福邇好像讀了不少古書,還懂各地方言?

其實這是對福爾摩斯知識構成的誤解,誤解來自於小說系列一開始的誤導。

福爾摩斯的夥伴華生醫生,兩人初識時,就列舉他所觀察到的,福爾摩斯的學識範圍:以實用為主,化學知識精深,對於解剖學知識、英國法律有一定瞭解,而植物學與地質學知識,則偏於實用而不全面, 例如實用園藝學一無所知,但關於莨蓿製劑、鴉片和土質分辨等知之甚詳。

另有三項學問,福爾摩斯的認知是「無」。

無,是什麼意思?可說一竅不通,近乎白癡。這三項是:文學知識、哲學知識與天文學知識。

另外政壇知識被評為淺薄還算是比較客氣的。

這些記錄見諸《血字的研究》一書。但名偵探真有這麼無知嗎?以上觀察是華生在剛認識他不久時所記錄,隨著系列一部又一部出版,我們看到這位名探廣博的知識面。

福爾摩斯語言天分高,懂拉丁文、德語和法語等外語,時而引用聖經或文學作品(如歌德、巴爾扎克的著作)的名句,甚至於出門探案會帶著詩集。說他缺少文史哲知識恐非事實。

福爾摩斯的閱讀養分中,最缺乏的可能是小說吧。他老兄遇過的奇人奇事,比小說精彩,一般小說引不起他的興趣。清人福邇承襲福爾摩斯的學力,創造這個角色也需要深厚功力,而莫理斯處理起來駕輕就熟。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福爾摩斯的這些那些:

  1. 柯南.道爾真的當過福爾摩斯的助手!?
  2. 【冬陽一直推】從看熱鬧到看門道──《新世紀福爾摩斯:地獄新娘》的多層趣味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