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吳恩瑛;譯/林侑毅

直至今日,也許還有人想起與原生家庭之間難分難解的糾葛,就會心情低落。其實與原生父母之間的問題,沒有任何人能夠置身事外。就算父母一路用滿滿的愛教養子女,就算是母親懷胎十月生下來的孩子,每個孩子天生獨特的性格不同,在成長過程中必然會產生各種親子衝突。當然,衝突可大可小,如果衝突不大,對日常生活並不會帶來太大的影響。

即使兒時與原生父母之間存在嚴重的問題,一部分人仍能隱藏過往的傷痛,在日常生活中表現出正常的模樣,情況因人而異。他們也可能獲得穩重、善解人意,交辦任務處理得宜的美譽。換言之,他們有能力管理自己的情緒,在他人面前避免暴怒。但是,為什麼在子女面前,卻暴露了過往的傷痛,動輒暴怒呢?而且還是在比任何人都要深愛的子女面前。
 
第一,因為這些包裹得密不透風的問題,只會在家人之間傳承。與親近的家人之間未能解決的問題,將在另一段與家人的關係中再度爆發,而後者的對象正是子女或配偶。我們可以在家人以外的人面前,過著以假面示人的生活,但是在家人面前,這個假面容易粉碎。某位媽媽極度討厭髒亂,幾乎到了強迫症的地步。她過度嚴格要求整潔的行為,也是來自於兒時與原生父母之間的矛盾。她的父母外出返家,如果看見家中一團亂,就會像抓老鼠一樣抓起孩子大罵。長大後為人母的她,在外是人人稱道的好人。但是任誰也想像不到,這樣的媽媽回到家竟會抓起孩子大罵。
 
第二,因為本著對孩子過分傲慢的心態,認為不管我怎麼做,孩子也一定會體諒我。在教養子女時,確實需要某種程度的自信。為人父母不必將大量子女教養書中的一言一語奉為聖旨,以此責備自己、委屈自己,而是要帶著「我的孩子我最了解」的信心教養子女。這種篤實守分的生活方式普世皆同,只要不是嚴重脫離常軌,最好盡可能避免隨波逐流。

但是凡事仍應有分寸,不可過度膨脹。過度的自信,容易使人們產生「因為是我生的孩子,只要我的出發點是善意的,任何行為都可以被原諒」的錯覺,以為孩子都能體諒與原諒自己。事實並非如此。就算是我的孩子,如果選擇了錯誤的教養方式,孩子同樣會受到傷害。

父母疼愛孩子是天性,這個愛或許如宇宙般浩瀚無垠。因為愛如宇宙般廣大,我們以為在其中偶爾丟進幾顆小石子並無大礙;因為我們全心全意對待孩子,於是以為自己丟下的小石子將被孩子無條件吸收,船過水無痕。於是毫無顧忌地丟入小石子。其中雖然也有日後獲得原諒,彼此和解而相安無事的情況,卻也有人因此留下傷痕,或是成為無法癒合的傷口。希望父母們能銘記這點。
 
第三,因為將孩子視為我所深愛的弱者。說得更直接一點,根本不將孩子放在眼裡。暴怒是瞬間情緒管理的問題。如果我可以從對方身上獲得許多好處,在這個人面前絕對不會生氣。因為子女是只能依靠我生活的弱者,所以可以對他們發脾氣。「雖然是我的孩子,但是我必須保護與尊重他身為一個獨立的人格個體的事實。」如果能堅定這樣的態度,就不會對孩子暴怒。

※ 本文摘自《再也不當吼爸吼媽》,原篇名為〈為什麼對自己的孩子,特別容易發怒?〉,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