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布蘭登.山德森;譯/傅弘哲

身為這兩千萬人口的城市中唯二的真人,安東尼.戴維斯(Anthony Davis)接住了搭檔拋給他的墨西哥捲餅。

「哪一邊有黃芥末醬?」他問。

「黃芥末?」查茲(Chaz)回應,「誰會在捲餅裡加黃芥末啊?」

「就是你,哪一邊?」

查茲咧嘴笑,露出一口完美的白牙──那全都是假牙。兩年前他用臉吃了一記酒吧椅後,查茲去找牙醫做了假牙,但他堅持要把那顆做得比其他牙齒還要完美。結果到現在,他幾乎把所有牙齒都換成了假牙。

「黃芥末在你左手邊。」查茲對著捲餅點點頭,「你怎麼知道的?」

戴維斯咕噥一聲,扯下捲餅的一角,看到豆子、起司、牛肉,還有黃芥末。查茲有種奇妙的執念,認為他的搭檔某天會不小心吃到黃芥末,旋即轉念喜歡上這個搭配。戴維斯搖搖頭,將扯下的捲餅角落丟進垃圾桶。

兩人沿著巷子前進,身著便服。在他們周遭是廣大的新克利珀頓,如此真實,以致無人能辨別這裡其實是「快照」,也就是真實城市在特定某日的複製品。利用了戴維斯這樣的小警察搞不懂的某種技術,整座城市被再次重現出來。

他們其實是在某種巨型的地下構造中,不過在他眼中完全不是這樣,他可以看見頭頂的太陽,也能聞到沿途巷道的氣味。戴維斯覺得這裡很真實;某種程度上,這裡就是真實:由你看到、聽到、摸到的材料所構成,甚至也能嘗到,戴維斯咬下的一口捲餅就是證據。

該死,他漏了一些黃芥末。

「你有想過,」查茲嘴巴半滿地說,「這些捲餅價值多少嗎?講真的,要花費多少能量來創造這個,再放進這裡好讓我們能買來吃?」

「它貴到不行,」戴維斯又咬了一口捲餅,「但也一文不值。」

「嗯哼。就像你可以長篇大論,但跟啥都沒講一樣?」

「快照專案是筆沉沒成本,查茲,」戴維斯說,「那些穿西裝的已經付錢買下了這地方,還有維持運作需要的技術。所有東西早就都在這了,而且建構費用高得嚇人。不過我們也沒什麼選擇。」

當新美利堅政府決定撤出克利珀頓時,他們決定保留城市之下的這座設施而不拆除。戴維斯一直認為美國人想要這個地方繼續存在,以免哪天他們還想回來多做些實驗;但同時他們也不想把這裡拱手讓人。所以新克利珀頓──正式地位是座獨立城邦──被賦予了這個「機會」來接手快照專案,代價則是一大筆錢。

戴維斯又咬了一口捲餅。

「這整個專案要價不斐。但錢已經花了,所以我們倒不如多多利用。」

「是沒錯啦,但這是捲餅欸,老兄,他們做了墨西哥捲餅給我們呢。我每次都在想那些計算員會不會說:『墨西哥捲餅太不正經了,我們把它移除吧。』」

「這裡不是那樣運作的。如果你要用快照來複製某一天,你就要做到底。所以我們的捲餅、那邊牆上的塗鴉、那個你一直打量的女人,都是一個整體;全部都很昂貴,卻又都是免費的。」

「不過她是真的很正,對吧?」查茲轉過身去一邊盯著女人看一邊倒退走。

「有點禮貌好不好,查茲。」

「為什麼?她又不是真人,他們全都不是真的。」

戴維斯又咬了一口捲餅。他的味蕾無法分辨出這是不是真的,但話說回來,「真的」究竟是什麼意思?這捲餅裡的豆子和起司是基於真實城市中的真實捲餅所重新建構的,直到分子層面都完全相同,而且這並不只是某種虛擬模擬而已。如果你把這個捲餅放在真實世界的捲餅旁邊,就連電子顯微鏡都沒辦法分辨出兩者的差別。

查茲沉吟一聲,咬下自己的捲餅。「不知道在真的城市裡是誰買了這兩個捲餅。」

這是個好問題。這次快照是在一夜之間構成的,再現出了十天前的城市:二〇一八年五月一日。查茲與戴維斯今晚離開後,這整個地方就會被完全消除;他們按個按鈕,這裡的所有東西就會重新變回原本的物質與能量。

查茲與戴維斯則是真的,換句話說就是來自「真實世界」。他們的介入雖然必要,但也會造成問題。當查茲與戴維斯與快照互動,他們會造成所謂的「偏差值」:快照與真正的五月一日之間的差異。

雖然無法事先得知是什麼事,但他們做的某些事情會在快照中形成漣漪效應,讓這個重建的構造與真實的這一日產生差別。由統計員們計算出的偏差值百分比,是決定在快照中找到的證據是否能在法庭上使用的要素之一。

查茲與戴維斯通常都把那交給統計員去煩惱。有時候,他們一整天中做了各種確信會搞砸案件的舉動,但結果一切良好,計算出的偏差值也很小。另一次,戴維斯則是把自己鎖在飯店的安全屋內,決心不產生任何偏差值。不幸的是,因為他關門太用力,吵醒了隔壁房的女士,她因此及時趕上了一場面試。這事件的漣漪效應擴散到整個快照,造成高達百分之二十的偏差值。這讓他們賠上了整個案件。

沒有人怪罪他們,快照中的警察必定會造成偏差值,這是他們工作的本質,不過這還是困擾著他。在這裡,所有人都是假貨,但他和查茲……他們是更糟糕的存在:完美系統中的紕漏、入侵者,所經之處皆造成混亂的病毒。

這不重要,他一面告訴自己,一面吃完最後一點捲餅。注意任務。部門心理師告訴他要專注在正在執行的事,例如他手上的任務。他如果太執著於偏差值,就沒辦法好好工作了。

兩人來到第三街與二十二街的轉角,旁邊是一排排小店舖。有便利商店,以及窗邊有吧檯的烈酒舖。停止號誌的背面貼滿了各式各樣樂團的貼紙。這裡不算城裡的好地段,現在已經沒剩多少好地點了。

戴維斯用手機再次叫出任務細節,瀏覽內容。

「我想我們應該待在裡面。」戴維斯說,指向那間烈酒舖。

本文介紹:
快照行動》。本書作者/布蘭登.山德森;譯者/傅弘哲;出版社/奇幻基地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皇帝魂:布蘭登.山德森精選集
  2. 陣學師:亞米帝斯學院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