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US Taiwan Watch 美國台灣觀測站

不少台灣人提到美國對台灣的承諾時,常常會說:「美國憑什麼要保護台灣?」「美國哪會為了台灣和中國對槓啊?」然而,台灣除了在「第一島鏈上」的重要戰略位置(假設中共取得台灣,等於取得了面向整個太平洋的出海口以及海軍基地,將嚴重威脅美國的霸權地位及戰略優勢),我們的先進半導體技術也是美國必須要想辦法保護台灣的原因。以下就讓我們來看看美國的國際領導地位和目前的戰略處境。

雖然身為全球科技的領頭羊,又是半導體的第二大消費市場,美國的半導體生產卻高度仰賴亞洲地區,只有 12% 是在美國當地生產。而中國的半導體技術雖然落後,卻是世界首要的製造基地,再加上中國提出的「中國製造 2025」明言要與美國搶奪國際科技的領導地位,讓美國備感威脅。

為了確保美國的地位不被中國超越、民主國家持續作為世界領導者,不僅要拉攏技術優越的台灣成為重要戰略夥伴,更不可讓台灣被中國控制,這也是為什麼美國資訊業評論員艾迪森(Craig Addison)在 2020 年投書,提出「矽盾」一詞,09 認為台灣在全球科技供應鏈的地位,使美國為首的工業先進國家必須保護台灣不受中國軍事攻擊。半導體市調公司 VLSI Research 董事長哈奇森(Dan Hutcheson)則認為,美國無法承受台灣被中國控制的代價,並說台灣晶片技術將成為美國對中的最佳防衛,台積電將使台灣成為美國的第五十一州。10

當然,美國確保台灣安全的同時,也透過產業鏈在地化來調整自己的戰略優勢。美國國防部 2020 年就推出「快速保證微電子原型—商業」(Rapid Assured Microelectronics Prototypes-Commercial, RAMP-C)計畫,提供獎勵來鼓勵、提升美國的晶片技術開發以及建立先進晶圓廠。美國國會也呼應了同樣的目標,在同年 6 月提出《半導體生產激勵法案》(CHIPS for America Act)和《美國晶圓代工業法案》(American Foundries Act of 2020, AFA)11,不僅推動電子產業供應鏈本土化,還要求增加半導體研發的投資。前者的提案人,德州共和黨籍參議員柯寧(John Cornyn)在新聞稿中表示:「美國已經在這半導體的議題上,看見自己有多脆弱。」

台積電在 2020 年宣布赴美設廠的動作(預計 2021 年動工、2024 年量產),正是美國基於掌控先進技術以及確保供應鏈安全的戰略考量之下,極力促成的。12 在美國亞利桑那州設廠對台積電來說並不符合經濟效益,雖然可以拿到更多美國的訂單,但亞利桑那州廠年產量也只有約 24 萬片晶圓,無法和台灣的 1,200 萬片相比,而且建造廠房也所費不貲,營運成本勢必會再提升。也就是說,從經濟的角度來看,台積電赴美設廠不是個能以效益取勝的計畫。不過在華府官員眼裡,美國當前的處境不僅缺乏技術優勢,晶片的主要供應商還身處在受中國長期壓迫的台灣,而且這些晶片還包括讓 F-35 戰鬥機能精準、迅速感應周遭空域的晶片和 5G 的通訊晶片,怎麼想都是對美國國安和國力的潛在威脅。

在美國提供大量補助的情況下,台積電決定赴美設廠。事實上,不只台積電,韓國三星也是美國亟欲拉攏的對象,並且已經在德州奧斯汀(Austin)建立晶圓廠,確保能穩定供貨給蘋果等大型客戶。

看到這,可能有些國人會擔心:如果美國拿到了半導體先進製程的技術,台灣是否會失去談判籌碼?

以目前來說,短期內不用擔心。首先,2024 年廠房啟用後,其使用的五奈米製程已非最先進的技術;畢竟 2020 年台積電就已經開始在台灣用五奈米製程生產,也已經在往三奈米製程前進。再者,雖然英特爾(Intel)和三星在技術研發上確實不亞於台灣,但正如夏瑪等多位分析師所提,多數採購半導體的顧客傾向台積電的「純代工」商業模式,因此相較之下台灣仍有一定優勢。不過長期來看,台灣的科技業發展計畫還是得相當謹慎,除了來自其他民主國家廠商的競爭外,更重要的是,台灣乃至於其他民主盟國們,也面臨著來自中國的競爭。

近年中國花費巨資發展半導體技術,目標是在相關製程上追上三星及台積電。中國半導體廠商也以高薪挖角台積電等台灣半導體大廠的高階主管與工程師。雖然目前台積電在中國南京的廠房(為中國最先進的晶圓廠)受台灣法令約束,僅生產 12 和 16 奈米的晶片,但根據提出「矽盾」一詞的澳洲記者艾迪森分析,中國縱使在去年向台灣及日本、南韓等地採購了高達 320 億美金的半導體設備,在缺乏製程的知識與高技術人才的狀況下,還是很難追上台灣;13 美國《外交政策》期刊的文章更估計,至少在五到十年內,中國難以建立獨立的半導體產製供應鏈。2021 年 7 月,中國最重要的半導體公司紫光集團申請破產重整,更是重挫中國的半導體產業計畫。但長期而言,台灣正面臨少子化、國際搶人才的局面,在如此的環境下,要如何維持技術優勢,的確是重要功課和挑戰。

比較值得注意的是,拜登政府上台半年以來,針對產業鏈的重組和科技業的發展方向,已經有很多的討論。初步來看拜登政府打算要投入許多資源來發展某些特定的產業,例如電池製造、稀土,以及半導體業。如果照這種策略發展下去,跟台灣的廠商之間也會有很多的競爭關係,這是我們要繼續觀察追蹤的方向。

註釋

09 Craig Addison, 2000. “A ‘Silicon Shield’ Protects Taiwan From China.” The New York Times. 2000.9.29. https://www.nytimes.com/2000/09/29/opinion/IHT-a-silicon-shield-protects-taiwan-from-china.html

10 Richard Waters, 2020. “US chip industry plots route back to homegrown production.” Financial Times. 2020.8.3. https://www.ft.com/content/ff7996bb-1309-4921-89c1-11aa8e6507de

11 《半導體生產激勵法案》參、眾議院皆於提案階段,提案人都為共和黨議員,但獲得跨黨派的連署,兩院都已送交商業、科學和運輸委員會;《美國晶圓代工業法案》參議院於提案階段,提案人為共和黨議員,但獲得跨黨派的連署,已送交商業、科學和運輸委員會。

12 選票考量當然也是一個原因。亞利桑那州是搖擺州,設廠消息公布時又是競選即將進入激烈期的5月,台積電赴美設廠所承諾的1,600個新增工作機會,直接呼應了川普「工作!工作!工作!」(Jobs! Jobs! Jobs!)的競選口號。

※ 本文摘自《為什麼我們要在意美國?》,原篇名為〈「護國神山」、「矽盾」:守護台灣的金鐘罩〉,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