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瑞秋.西蒙;譯/陳玫妏

大多數的女孩在一天內聽到同儕貶低自己外表的次數多到數不清。「哦,我的天啊!我看起來好醜。我好胖。」十六歲的勞倫轉述她朋友的話,「或是當有人想拍張照放在 Snapchat 上,她們也會說,『哦,我看起來好噁心。我好胖。』」

十六歲的艾米在她就讀的公立高中上廁所時,會聽到女孩們此起彼落的自我批評。「我看起來好糟糕哦!我的臉今天看起來真的很胖。」馬丁稱此為「自我厭惡的儀式語言」;心理學家則稱之為「肥胖談話」,或是「身材羞辱」,它是女孩進入青春期要繳交的祕密會員費之一。

「肥胖談話」可以馬上達到三個目標:它為女孩提供一種出口,來表達對自己身體的羞恥感,讓她放心(「妳不胖啦,妳看起來很棒!」),並提供一個開啟對話的話題。「肥胖談話」在女孩之間普遍存在。二○一一年,瑞秋.索爾克(Rachel Salk)和蕾妮.恩格恩—馬多克斯(Renee Engeln-Maddox)的一項研究顯示,有百分之九十的大學女生都在談論肥胖,儘管只有百分之九的人超重。「肥胖談話」幾乎只出現在實際上沒有超重問題的女孩之間。這根本不令人驚訝;朋友之間很少會討論真正的肥胖問題。

「肥胖談話」吸引人的地方在於,它能將女孩們凝聚在一起,而這是許多女孩經常選擇的破冰話題和交友利器。「哦,妳討厭妳的大腿?我啊,我才無法忍受我的肚子呢!」這是女孩在年輕時就學會唱的二重唱。自我貶低總是會得到恭維——「不,妳才不是,妳看起來很棒,妳想太多了」,「妳看起來一點也不差」,或是「不,我才是那個噁心的人」。

有些「肥胖談話」會從恭維開始。「我們會說,『我希望我看起來像妳,或是有像妳一樣的腹肌』,」一名二十四歲的女孩向我解釋,「另一個朋友會說,『我希望我像妳一樣瘦』。」這建立起一種假象的親密感,一個感覺獨特甚至窩心的連結點。「肥胖談話」以犧牲貶低自我為代價來建立關係;它還讓女孩有機會提升朋友的自尊心,在不斷削弱她們自我價值的文化中,給予朋友支持。

妳可能會想:哦,有這麼嚴重嗎?這是一個關於「感覺自己胖」的小玩笑,沒什麼大不了。但這絕非無傷大雅的閒聊:一份針對幾項研究的分析顯示,它與「身材羞辱」、「身材不滿」,甚至「飲食失調」都有關聯。在一項研究中,大多數會進行「肥胖談話」的女孩告訴研究人員,這麼做使她們對自己的身體感覺更好,但事實上,她們卻對身體表現出較低的滿意度。

女孩相信她們談到肥胖時會更受歡迎——儘管她們私底下說,她們其實更喜歡那些喜歡自己身體的女孩。當妳承認妳「肥胖」時,妳所得到的那些恭維呢?那些說她們對這些恭維感覺良好的女性,往往對自己的身體有更高程度的不滿和監測。

「肥胖談話」的問題出在,它感覺起來不像是一種選擇,而更像是別人對妳的一種期待。如果妳的朋友說她很胖,那麼,告訴她「她看起來很棒」往往還不夠,潛規則是,妳也必須宣布,妳感覺自己像一頭母牛。

研究證實,「肥胖談話」具有「傳染性」;當一個或兩個女孩開始這樣做時,其他女孩也會開始跟著做。但索爾克和恩格恩—馬多克斯的研究在這裡有個有趣的發現:女孩傾向認為,其他人比她們更常進行「肥胖談話」。當女孩越看重變瘦,她們就越有可能這麼想。研究人員稱之為「強制性規範」(Injunctive Norm)——你做某件事,是因為你認為你的朋友認同它。(同樣的道理經常也適用於大學的「喝酒文化」上:學生誤以為大多數的同儕都在喝酒,這反過來鼓勵他們開始喝酒。)

當我聽到女孩進行「肥胖談話」時,我想像她是在伸展「自我打擊」的肌肉——當她說:「我完全考砸了」,她伸展的是同樣一塊肌肉,或是在課堂上提出一個想法時說:「我不確定這對不對,但是……」,她用的也是同樣一塊肌肉。她使用這塊「自我打擊」的肌肉越多,就越少使用「自我肯定」的肌肉。無論它看起來多隨性,進行「肥胖談話」就是一種對自己的習慣性侮辱。

大人可以怎麼幫助?

幫助你的女兒停止「肥胖談話」最好的方法,來自父母以身作則的力量。尤其母親都是從中恢復過來的女孩,我們之中有許多人都會將青少年時期養成的習慣帶進成年生活。

一項由恩格恩—馬多克斯針對幾千名年齡介於十六歲到七十歲的女性所做的研究顯示,「肥胖談話」在女性的整個生命過程中仍在繼續。其他研究則發現,男人也會進行「肥胖談話」,但程度相對較低。

身為母親的妳,現在要問自己的問題是:妳有多常進行「肥胖談話」,以及妳是否在這方面也為女兒寫過對白。

妳多常談到妳吃了多少或妳吃了什麼?妳做了多少健身運動?妳有「多乖」或「不乖」,所以值得(或不值得)吃一些容易發胖的食物?妳有多常談論到其他人的體重或外表,並認為對方比妳「更好」?妳是否經常對別人吃什麼(或不吃什麼)發表評論?妳是否經常在說自己的身材哪裡不好,或是關注其他人「更好」的身材?所有這些都是「肥胖談話」的內容,而妳的女兒正在觀察和聆聽。

伊亞娜告訴我,父母「必須更了解他們所做的每個小動作的重要性。」在一個「肥胖談話」聲量這麼大的世界裡,沉默可以成為對付它的有效對策。一名女孩的母親記得她的父親從未對自己或任何其他女人的外表和身材發表過評論。「在我長大,聽過許多其他『父執輩』的長輩對女性的評論,甚至是相對無害的評論,『哦,那個女演員的身材很棒』後,我才意識到我有多感激在成長的過程中,我生活裡的成年男性沒有做過這類的評論。它確實神奇地保護了我的自我意識。」

如果妳不確定自己進行了多少「肥胖談話」,妳可以詢問妳身邊最親近的人,包括妳的女兒。無論妳得到的答案是什麼,都要願意接受,然後承諾不再這樣做。更好的是,讓妳的女兒和妳的朋友在聽到妳進行「肥胖談話」時提醒妳。這是一種根深蒂固的習慣,可能會在無意識的情況下進行。

專家認為,人們以「肥胖談話」來取代分享困難的感受。在二○一五年被移除之前,臉書上曾真實出現過「感覺很胖」的心情符號,選擇它比告訴朋友你有多害怕或感到不安來得更容易。

※ 本文摘自女孩,妳真的夠好了!》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