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阿發的寫作日常(譚宥宜 Afra)

最近組織異動,大老闆榮升後,我最期待的是老闆可以瀟灑揮手說 bye-bye,解散他一手創建的工作 Line 群組。
 
老闆很重視這個群組,這是他在台灣的心靈家園,是他的表演舞台。幾年前他空降後的第一週,就把他手下六十幾頭綿羊通通趕進了這個牢籠裡。

他會在裡頭分享數學題目,要大家解題,因為數學是宇宙的定律。他會在裡頭每天分享心靈雞湯語錄,要大家自強不息,花若盛開蝴蝶自來。他會在群組裡鞭策大家參與公司的步數競賽活動,老闆年輕時是特種部隊兵,他堅信走路靠的不是腿力,是意志力。他甚至願意大清早四、五點起床,只為了衝刺步數,每日三、四萬步的走,只為了維持自己第一名的寶座。
 
Line 群組,就是大老闆的莒光園地。他的口號,就是所有人的精神指引。他的笑話,永遠有人跳出來說好笑。他的激勵,總會獲得同仁暖心回應。

大老闆還會指派一級主管當值日生,輪流在群組發自己撰寫的心靈雞湯。當你看見那些平常愛玩辦公室政治,愛推事攬功,愛當下屬絆腳石的主管們,搖身一變成為慈眉善目,正能量爆表的啦啦隊時,你真的會跟我一樣打冷顫,彷彿正在觀賞惡靈恐怖片。

比較積(奴)極(性)的主管,還會叮嚀部屬,要經常在 Line 群組發言,送貼圖,別讓老闆感覺空虛寂寞且高處不勝寒。群組裡的互動表現,也算在年底績效考核,維護團隊雙贏的美好氣氛,你我有責。你不一定要當個對組織真正有貢獻的人,在這個莒光園地,stickers speak louder than actions,會貼圖比會做事更超值。

# 對自己正能量喊話很好
# 對一群人正能量喊話是演戲
 
就是這樣的一個工作群組,早上六、七點就有貼文通知,深夜十一、十二點,老闆繼續跟一些同仁進行 buddy buddy 對話,更別提白天會有許多人在這個群組裡刷存在感。

刷存在感的方式很簡單,比如合成老闆年輕時的照片,照片押上激勵話語,變成梗圖。這樣的一張圖,會立刻引起熱烈的討論。也有人在群組裡用高中女生般的雀躍口氣,炫耀自己剛剛發出的新聞稿,彷彿她忘了,這就是公司付薪水要她做的例行事務。

如果你正在處理公事,正在追趕死線,正在等同事提供資訊或回覆 email,卻怎麼樣都苦等不到,檢查一下群組吧,同事可能正忙著打造歡熱的團隊氛圍,累積年終績效點數,暫時沒空理你。
 
身邊每個離職的同事,準備交接清單時,都會迫不及待地說,「天啊,我終於可以退出群組了!」

Wait !退出群組,還有專屬儀式。首先,平常懶得說你好話的直屬主管,會在群組裡,用萬般不捨且惜才的態度進行追思,感念你這幾年來的付出與努力,並且珍重再見。

主管演完,才輪到你登場。

你不能趁半夜躡手躡腳退群,你一定要光天化日下(早上九點到傍晚六點這段期間)誦唸感恩迴向文。你必須感謝眾生,謝謝老闆照顧,謝謝主管幫忙,謝謝同事支持,地球是圓的,祝福大家業績暢旺如腸旺,最後送上一個俏皮貼圖。演完,你才可以退群。

# 如果不要有這個群組來擾民
# 大家做事可能會更有效率
 
權力是春藥。如果我今天也是大老闆,我有權力要求下屬配合我,為了展現我的 power,我大概會在我的辦公室放置電椅,只要有人試圖用蠢話唬弄我,我就按下電擊鈕,等待著空氣中散發出迷人的蛋白質燒焦氣味(用電蚊拍殺蚊子時會聞到的味道)。

這樣聽起來有點殘暴?好,我們來改一個。

如果我是大老闆,開一個群組,我每天會輪流秀出我的泰迪熊寶貝們的照片,我會要求我的一級主管帶頭,稱讚我的熊寶貝有多可愛又多有靈性。我喜歡有一群人,為了我積極正面,為了我發揮創意,只為了讓身為老闆的我,自我感覺非常好。原來當老闆這麼爽!
 
老闆喜歡 we’re family 的感覺,但負責做事的一線同仁只相信 show me the money。

工作群組裡的歡樂對話,說穿了,就是茶室或酒店裡拿錢辦事的演出。

有同事選擇不看群組訊息,說這樣就能維持心靈平和。「阿發你是白癡嗎,你又要看,又要覺得這群人很蠢,你才蠢。」同事罵我。我知道我這樣不對。我討厭酒店文化,就閉眼遠離就好,為什麼還偏偏要一直對著包廂指指點點,嫌酒水不好,嫌脂粉庸俗,嫌東嫌西。
 
我也不是沒想過,乾脆將自己的 ID 改成「車貸萬小姐」,利用半夜時間退出群組。但我知道老闆的個性,特種兵出身的他,不能容忍有人沒有跟上,一旦他發現群組少了人,立刻會請一級主管肉搜、點名。重返群組時,我不能跟大家說我越獄失敗,因為沒有人會想逃離這種歡樂的大家庭,這樣不給老闆面子不行。我必須裝不好意思,彎腰欠身跟大家說,歹勢,歹勢,我帳號被盜,都是車貸萬小姐害的啦。

我想過一千萬次,我要退出這個群組,但每當我把後果沙盤推演一番,想到越獄的下場,我的理智就回來了。我告訴自己,留下來吧,這些低級娛樂,都是我的寫作素材,我是為藝術犧牲自己的心靈平和。
 
終於等到這天,不是我走,是老闆要榮升了。我滿心期待,老闆會依循退群SOP,誦念感恩迴向文,在眾人珍重不捨與目送中,光榮閃退群組。

但,我果然太天真,低估了老闆的能耐。

老闆把這個工作群組改名為「校友會」。接著,老闆一一把離職的同事們,邀請回這個群組,並且熱情招呼大家,去記事本看過去的心靈雞湯紀錄,都免費的喔,隨便看,隨便看(海派熱情貌),識相的同事們也立刻拍手熱烈歡迎,歡迎這些倒楣鬼回來。
 
很多同事都回來了。包括不久前跳槽,聽說新工作很操,很想回到這個莒光園地的前同事。包括已經有好歸宿的前同事。包括收到邀請時傻眼不想加入,轉念一想這圈子這麼小,算了算了還是回來好了,EQ 很好的前同事。

工作群組,變成了校友會。我隔空想像,這群回歸群組的前同事們、前任 EX 們,臉上是否都帶著尷尬但不失禮貌的笑容?

如果我們都把前任們跟現任,放在同一個 Line 群組裡,一起聊嘛,大家都曾有過關係、都是一家人,這會是多麼有滋有味的時刻?那畫面太魔幻我不敢看,我甩甩頭,立刻關掉這個幻想。

總之,為了不自找麻煩,我想我暫時不會想方設法退群了。不管是在職內被肉搜抓回來,或是離職後以校友身分被邀請回來,這是一個難纏的網羅。在我找到新出路前,我必須堅強地待在這個群組裡,冷眼欣賞酒店茶室裡的歡鬧,這大概就是為新台幣下跪的感覺。

※ 本文摘自今天的人設是專業上班族》,原篇名為〈那些你想退卻不能退的工作群組〉,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