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from Flickr CC by Sergei F

《從前從前,某個地方有具屍體……》:仔細想想,細思極恐

文/重點就在括號裡

這幾年,應該是因為YTer老高影響,有個四字的中國網絡(反串先註明,我知道是網路啦只是寫到中國乾脆來個「網絡」)流行詞,好像越來越常在臺灣看到:細思極恐。

簡單來說,就是仔細想想,才覺得恐怖哦恐怖到了極點。

其實這四字還挺傳神的,看到這件事物的當下,你不覺得有什麼特別的,很平常沒啥大不了的,但停了幾秒鐘、幾分鐘、甚至是幾小時,你才回過神來,靠夭咧,冷靜後仔細想想,還真的怪怪的捏──在那個瞬間,你開始感到恐懼。細思極恐的「細思」,還真把那種遲頓感表達出來。

讀《從前從前,某個地方有具屍體……》大概就是「細思極恐」這種fu,不斷交叉交乘,直到最後一句日本童話最常出現的結尾句「可喜可賀、可喜可賀」(類似格林童話「從此他們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你可能笑不出來,說不定還會抖一下。

若去讀青柳碧人這本在日本銷量不錯、名列2020年各大推理小說榜單的《從前從前,某個地方有具屍體……》簡介,你大約會覺得這應該又是日本文學界把「童話裡都是騙人的」這句發揮成人性腹黑學的《令人戰慄的格林童話》,或是把林肯寫成吸血鬼獵人(《吸血鬼獵人林肯》)的賽斯葛雷恩史密斯,讓《傲慢與偏見》與殭屍來個混搭,伊莉莎白班奈特學習十九世紀的Chinese功夫,讓穿著古典禮服的武打少女一腳踢爆喪屍的的腦袋。(《傲慢與偏見與殭屍》)

不,青柳碧人不玩這套的,曾為早稻田大學問答猜謎研究社優良社員的他(邏輯概念應該嚇嚇叫、最起碼搶答反應應該很快啦),身在推理大國日本,《從前從前,某個地方有具屍體……》有如正襟危坐,透過日本童話故事,把五種經典推理元素,都認真玩了一遍──像是要認真惡搞,但從骨子裡百分百的全力正經,妙到極點。

看看第一個故事《一寸法師》,日本推理宗師江戶川亂步也玩過一寸法師,但亂步的《跳舞的一寸法師》(收於《人間椅子》)有他一貫的異色獵奇,將身型矮小的法師寫成了馬戲團。不過,青柳碧人的一寸法師,就像是在童話故事裡找到可以自行解讀(或腦補)的空隙,舉一反三,將一寸法師的身型法術,變作推理故事裡的規格與設定:被萬寶槌槌到可以變大,那麼就代表原本可以輕鬆穿過的小洞,就不能再過了,這就是「一寸法師的不在場證明」。

說到這,就要來特別說一下第三則《白鶴的倒敘》這篇。「敘述性詭計」是什麼?是讓讀者跟著作者描寫的視角順順讀下去,在模擬兩可的敘述裡,最後答案揭曉,原來整個故事跟作者刻意引導的方式,像錯視畫一樣錯開了。

而《白鶴的倒敘》相當高明,改寫「白鶴報恩」,不再從老翁的「人」的視角開始,反倒讓我們跟著善良白鶴,一舉反轉,竟然變成我們日常可見的「渣男養成記」,再透過敘述性詭計,讓詭計與真相混成迷宮──倒著讀,跳著讀,都有哏。

不過說真的,也許某些臺灣讀者不知道這些日本人從小就聽到長大的童話,但就算第一次讀到「花咲か爺」,第一次知道浦島太郎為啥要去龍宮城(不知道的人在此也推薦一下桐谷健太那首〈海の声〉,好聽的),這種古典童話滲進推理元素後的趣味,不知道原故事,其實也沒關係,因為青柳碧人的改寫法,是挖掉了原本看起來天真美好的童話主角那單純個性,把這些童話人物真實了。

這些有勇氣去打鬼或是去報恩的人,他們也有自己的貪嗔痴,他們跟我們一樣,都是有血有肉有善有惡的普通人。誰說桃太郎帶著猴雞犬就是正義的一方呢?在這個世道上,每個人在其他人的故事裡,立場不同,你都有可能是最兇惡的反派,最腹黑的對手。

所以《從前從前,某個地方有具屍體……》不只是玩了推理要素,還意圖翻轉我們原本熟悉的真善美童話人物,這樣想想,嗯,細思極恐。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故事是真的童話是假的:

  1. 在HAPPILY EVER AFTER之後……
  2. 【果子離群索書】童話的可能與不可能
  3. 《格林童話》原為成人讀物 是19世紀歐洲社會縮影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