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崔乘範;譯/龔苡瑄

當違背世俗的意志偏向少數與弱者時,這樣的意志至少在進步陣營中不該受到批評,因為提出黑人、身心障礙者、同性戀者、勞動人權時便是如此,但當男性捍衛女性人權時卻是例外,他們大聲喝斥:「那些傢伙這麼做是想贏得女性歡心。」雖然我不同意,不過好吧,如果研究女性主義就能獲得女性芳心,那跟著做怎麼樣?因為你們看起來很喜歡女生呢。

對身為男性的我來說,女性主義是非當事人運動,不僅經驗侷限,也不那麼迫切。女性主義運動由女性執行會有最佳效率,針對這一點,我並無異議,也同意男性在提及女性主義時,須注意不讓聲量超越女性的主張,避免男性說教22是最基本的前提,然而我也無法認同「這是女人們的抗爭,男人滾開。」這句話,因為有投身黑人人權運動的白人,也有許多為性少數者人權運動賣命的順性別與異性戀者23,在生物、社會性別女性當中,也有不少批判女性主義者的「名譽男性24」,重點在於每個人的意志。

另外也有男性才可能做到的角色。有名和我一起研究女性主義的老師打電話告訴我,她本想制止學生使用「泡菜女」這個詞,卻因為學生一句:「我又不是在說老師,老師為什麼要制止,難道老師也是泡菜女嗎?」而感到錯愕。像這樣需要向男學生說明錯誤的理由、讓他們理解時,由男老師說明就可能會更有效,因為比起女性的發言,許多男性對同性所說的話會投入更多的信賴。想以「最近這個時代,這樣說話可會出事」這句話來制止其他男上司令人不舒服的言語,又或是想說服對女性主義反感的男同事,由同為男性的人來實行將能事半功倍。

最重要的是,女性主義並非只為女性而為的運動,它也能使男性被禁錮於狹窄僵硬框架的生命豁然開朗。男性們為何非得酩酊大醉才能敞開心胸呢?為何辛苦也得獨自承擔、難過也得忍住眼淚,才是身為男人的表現呢?是不是壓抑的情緒累積成疾,才會比女性早逝呢?若女性的收入變得與男性相近,那麼平分所有費用這件事,是不是就會變得理所當然呢?若不把育兒的責任推給女性,父親與孩子的親密度是不是就能上升呢?若是我的家人、朋友,以及周圍的人們,能夠不再感到不悅或恐懼,對我來說是否也是件好事呢?

內閣制的發源地——英國——女性在一九二七年以前並無投票權;韓國用來懲戒婚外性行為的通姦罪,在一九五三年六月以前僅適用於女性;無線電視台的新聞讚揚遭性侵而自殺的女大生擁有「守貞情操」,不過是一九九四年的事情;廢除戶主制25一直到有四千萬手機用戶的二○○五年才成真。有許多以現代常識難以理解的事,都是當時的風俗、傳統,或被認定為美德;也有許多以現在的標準看來理所當然的事,在當時被認為是激進的變革。歷史自發展以來,皆為多數主體保障更多的權益。今日環繞於女性主義的紛爭,日後也會以偏執頑固、令人羞愧的形象留在世人的記憶當中。

美國歷史學家霍華德.津恩(Howard Zinn, 1922~2010)曾為白人大學的教授,也就是社會不改變時更有利的一方,屬於既得利益階層的知識份子。但是他卻為了黑人學生的學習權利抗爭,站在黑人們要求投票權的隊伍前方,反覆遭解雇與入獄也不變的信念,一點一點感化了許多白人。如今,一生為了不同膚色的人種抗爭,比起利益選擇追隨信念與正義,為廢除人種歧視奠下基石的他,以「現代史的良心」與「實踐派知識份子」之名留於美國世人心中。

我希望閱讀這段文章的男性們,都能成為女性主義的霍華德津恩;希望大家能為更好的世界伸出援手;希望佔據世界半數的女性,不再以女性為由,被斷絕工作經歷、害怕夜晚回家的路,或放棄夢想;希望大家能為了這樣的世界給予聲援。我希望大家能合力讓男孩們不必再忍住眼淚,將想說的話傾洩而出,並長成一個懂得育兒喜悅與家事辛勞的大人。希望能在托兒所看見玩洋娃娃的男孩與玩機器人的女孩;在操場上看見踢足球的女學生與翻花繩的男學生;希望女學生能懷抱工程師的夢,男學生能追逐美甲師的夢;最後希望樂於玩扮家家酒的孩子們,不需要再扮演下班的丈夫與在家煮飯的妻子。希望大家能一起踏上這條路,打造一個不因性別,而是因為「我」喜歡、「我」想要,而去探索事物、做出選擇的世界。

沒有人無時無刻都是既得利益者。「我是韓國人,所以我不在意外籍勞工的辛苦。」「我出身慶尚道,全羅道人得到什麼待遇與我何干。」有越多人這麼想,世界就會變得越沉重。「你這樣做能改變什麼嗎?」「你一個人費盡心思也改變不了什麼。」有越多人這麼說,社會就會變得越冷漠。「我是男生,女性的人生如何,我不了解也沒關係。」有越多人這樣思考,這個世界就會變得越糟糕。

每個人都可能成為弱者,正式員工與約聘員工相比或許是相對強者,但當站在資方面前,就變得手無縛雞之力。教授雖站在大學食物鏈的頂端,但在教授生態中,卻會因為出身的大學受到歧視。第一級外包廠商雖握有第二級外包廠商的生殺大權,但在承包的大企業面前,卻連大氣都不敢吐一聲。在韓國,如果生為男性─非身心障礙者─異性戀者─資方,或許能過著沒有缺憾的人生,但到了美國,也可能只是隻 Yellow Monkey26

一個健康的社會應擁有許多傾聽他人痛苦的人,每個人都必然有傷口,雖然大小或嚴重程度有所差異,但治療傷處的藥並不會因人而異。

註釋

  1. 原文為「mansplaining」,由男性(Man)與說明(explain)結合而成的單字,有男生以居高臨下的觀點對女性說明的意思。
  2. 順性別(Cisgender)指生理性別與社會性別一致的人,異性戀(heterosexual)指性傾向與自己性別相異的人。
  3. Honorary male,在父權制度下被賦予男性地位的女性。
  4. 戶主制指國家以法律與公權力,保障只有「男性」才能成為家族的法定家長,一種以男性為中心的戶主繼承制與戶籍姓氏制度。女性則屬於男性家長的附庸,且底下子女必須隨同男性家長姓氏,終生不能改姓。
  5. 帶有種族歧視的單字,指瘦弱的亞洲男性。

※ 本文摘自《我是男生,也是女性主義者》,原篇名為〈男人也能成為女性主義者嗎?〉,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