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出前一廷

at Waiting:上山頭,拚書影
出前一廷,本名劉韋廷,曾獲某文學獎,譯有某些小說,曾為某流行媒體總編輯,過去也曾以「Waiting」之名發表一些文章。個人FB粉絲頁:史蒂芬金銀銅鐵席格

史蒂芬.金(Stephen King)的恐怖小說,為這項文類帶來了不小影響,透過更貼近當代的背景與角色,使那些恐怖作品化身為社會問題的一種反映方式,也為故事提供了更強的說服力,對於歐美後續恐怖文類的創作者來說,其影響力自然無需多提。

但事實上,金的作品就連在日本也同樣廣受歡迎,甚至更影響了許多我們耳熟能詳的日本創作者。不管是小說或漫畫、推理或驚悚、恐怖與奇幻,都能讓人從中發現金所帶來的深遠影響。

接下來,便讓我們挑出其中的五名作者,一同看看金對他們的影響,究竟出現在哪些知名的作品裡。

高見廣春──《大逃殺》

在台灣,大多數人對於《大逃殺》(バトル・ロワイアル)的印象,來自於深作欣二執導的電影版。本片透過一班中學學生,被迫得在一座孤島上自相殘殺的情節,就這麼影響了不少後來的小說、電影及遊戲創作。

但回歸到原著本身,作者高見廣春則是金的忠實書迷,因此《大逃殺》那個極權政府向青少年開刀的反烏托邦設定,則正是來自金1979年小說《大競走》(The Long Walk)的影響,就連那個班級所屬的城岩町城岩中學,其名稱便是源自金筆下的知名虛構小鎮「城堡岩」(Castle Rock)。

有趣的是,在《大逃殺》被譯為英文版後,金也曾公開表示對於這部小說的讚賞之意,因此對於高見廣春來說,這應該也稱得上是一種令人開心不已的榮耀吧。

東山彰良──《我殺的人與殺我的人》

在台灣出生,後來才移居日本的東山彰良,在2015年時,藉由故事設定於70年代台灣的《流》,拿下了當年的直木獎,並由於這本小說的背景,使其成為了不少台灣讀者均十分熟悉的作家。

他曾在隨筆集《越境》中,提及自己將金的「人生並非為小說而存在,是小說為人生而存在」這句話銘記在心,除此之外,就連他2017年的小說《我殺的人與殺我的人》(僕が殺した人と僕を殺した人),也同樣是一部明顯受到金中篇小說〈屍體〉(The Body)的影響之作。

〈屍體〉收錄於《四季》(Different Seasons)一書,曾改編為電影《站在我這邊》(Stand by Me)。就小說中的懷舊氛圍,以及強調成長的殘酷及無奈等主題來看,《我殺的人與殺我的人》確實具有鮮明的〈屍體〉影子。兩者不僅均為角色們安排不同的家庭問題,使他們的友誼因此更為緊密以外,甚至還同樣擁有一個由於哥哥早逝,因而被父母冷落,只能透過創作來加以發洩的主角,也因此使《我殺的人與殺我的人》幾乎成為了一部以台灣作為背景,故事則更顯黑暗的《站在我這邊》另類版本。

米澤穗信──《算計》與《兩人距離的概算》

以《冰菓》為首的「古籍研究社」系列聞名的米澤穗信,雖然主要以日常推理小說的創作聞名,但他也同樣是個史蒂芬.金的忠實書迷。

在《米澤穗信與古籍研究社》(米澤穂信と古典部)這本MOOK中,收錄了一篇他與恩田陸的對談,裡頭米澤便曾提及自己以死亡遊戲作為故事主題的《算計》(インシテミル),其實正是一本他向《大競走》致敬的小說。

在那場對談中,米澤甚至更一度表示,由於《大競走》一書的情節,讓當時還只是個中學生的他害怕不已,因此最後還是在書店裡站著看完的,根本沒勇氣將這本書給帶回家去。
後來,他也在「古籍研究社」系列第五集的《兩人距離的概算》(ふたりの距離の概算)中,藉由馬拉松比賽的主題設定,再度向《大競走》致上敬意,因此也展現出了他對這本小說的由衷喜愛。

浦澤直樹──《怪物》與《20世紀少年》

對於漫畫迷來說,浦澤直樹絕對可以稱之為日本懸疑漫畫界的第一把交椅,總是能藉由複雜情節及精采的角色描繪,就這麼緊緊抓住讀者的心不放。

而就浦澤自己表示,早在1982、83年時,他便一直在讀史蒂芬.金的小說,並從那個時候開始就想創作類似路線的作品,只是一直到1994年開始連載《怪物》(MONSTER)以後,才算是完成了他這方面的心願,更同時開啟了他日後與過往頗為不同的創作路線。

事實上,他後來也確實在《怪物》與《20世紀少年》這兩部代表作裡,明顯運用了金的小說元素。在《怪物》中,他將金收錄於《午夜4點》(Four Past Midnight)裡的中篇小說〈圖書館警察〉(The Library Policeman)的情節,運用在故事某個重要背景上頭,至於漫畫最終的高潮橋段,則相當程度地再現了《必需品專賣店》(Needful Things)的核心點子。

至於《20世紀少年》,則是一部敘事結構上明顯向《》(It)致敬的作品,兩者同樣在主角們的成人與童年時代交錯進行,並同樣擁有努力記起兒時往事等情節,至於漫畫的開場,則也同樣是從金小說改編而成的電影《刺激1995》(The Shawshank Redemption)中援引而來的段落。

宮部美幸──《十字火焰》、《勇者物語》與《龍眠》

有「平成國民作家」美譽的宮部美幸曾公開表示,自從她十五歲讀了金的處女作《魔女嘉莉》(Carrie)後,便就此成為了他的書迷,甚至更將其視為「神一般的存在」。

例如《十字火焰》(クロスファイア)一書,她便將金《燃燒的凝視》(Firestarter)中的超能力作為主軸,透過相似的元素,講出了一則屬於自己的故事,因此與《燃燒的凝視》彷彿成為了一種光與影般的對比。

至於她的奇幻小說《勇者物語》(ブレイブ・ストーリー),則在設定上與《魔符》(The Talisman)有不少相似之處,兩者均以穿梭在兩個世界之中的少年作為主角,描繪他們試圖拯救自己父母的冒險經歷。

而當宮部提到自己的《龍眠》(龍は眠る)時,甚至更直接表示,這部小說不僅受到金的《》與《死亡禁地》(The Dead Zone)影響,就連她在寫作本書時,也以一種假裝自己是史蒂芬.金的心情下筆,因此也讓《龍眠》就這麼成為了一部甚至可以用「cosplay」來形容的獨特之作。

除了上述提及的五位日本作家以外,像是三津田信三、恩田陸,還有這陣子才推出中文新書《Another 2001》的綾辻行人,也均為史蒂芬.金的書迷,而在他們的部分作品裡,也同樣可以讓人看見金對他們帶來的影響。

而這,或許正是文學之所以有趣的地方,在一些表面上看起來截然不同的作品底下,隱藏著相同的脈絡根源,讓一切就這麼交織糾纏,使我們在享受故事的同時,也從中得到可以抽絲剝繭的線索,因此在閱讀過程中,獲得另一種釐清來龍去脈的解讀樂趣,並勾勒出一張複雜的創作網絡。

而這,也確實是另一種閱讀的迷人之處,不是嗎?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WAITING:上山頭,拚書影】用史蒂芬.金最拿手的材料來談這個時代
  2. 【WAITING:上山頭,拚書影】史蒂芬.金真正的處女作,兇狠無情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