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白舜羽、魏君穎

你吃過什麼英國的傳統耶誕食物呢?你最喜歡哪一樣?

在倫敦生活,兩套曆法握在手上,從除夕的全魚、二月的煎餅節(Pancake Day)、春季復活節巧克力彩蛋,再到端午的粽子,中秋的月餅,一年到頭就這樣吃著吃著就過了。總覺得在英國,春江水暖商人先知,各種節日前,超市總是滿滿的應景食物。前陣子上超市,貨架上滿滿的是耶誕的果茸餡餅(Mince Pie,直譯是絞肉派,雖然名字裡有肉字,但裏頭放的是加了香料的果乾,沒有絞肉),還有耶誕布丁,據說台灣人對甜點的最高禮讚便是「不會很甜」,以此標準,這兩者在台灣恐怕不會太有銷路。

有一年寄出的耶誕卡上,是個小男孩把耶誕布丁吃光,馬上變成個大胖子的圖案。朋友問我:英國的布丁長這樣嗎?想起來,我們的童年記憶總離不開統一化工廠的布丁,它滑嫩可口(雖然裏頭不知加了多少化學原料),卻跟英國的布丁家族不太相像,約克夏布丁是鹹的,米布丁用米來煮,聖誕布丁則有著各種果乾,還得放酒跟小銀幣,誰吃到了來年會交好運,聽起來跟過年餃子裏包硬幣有點類似,顯然都不希望大家狼吞虎嚥,要慢慢吃,以免被硬幣哽到。

耶誕布丁歷史悠久,它的歷史可以回溯到中世紀,原料的數量、製作的時間、方式,都與宗教有關。食譜幾經變化,才成為今日的模樣。據說英王喬治一世在他的第一個耶誕盛宴,要求廚師製用葡萄乾布丁。就歷史看來,喬治一世是漢諾威王朝的第一位君主,一七一四至一七二七年在位。他生於德國,依照英國的一七○一年王位繼承法,使他成為具資格的王位繼承人,會不會現在加葡萄乾的食譜,其實源自於德國呢?

關於這點,我想研究飲食史的專家應該有答案。有趣的是,網路上還找得到喬治.歐威爾(對,就是那個文學家歐威爾)的耶誕布丁食譜,源自他的資料庫中,當年為英國飲食文化寫的一篇文章,委託他寫這篇的英國文化協會沒把文章刊出來,但還是付了他稿費。我沒做過這個食譜,不曉得做出來會不會有《動物農莊》的味道。

吃耶誕布丁得先蒸過,隔水加熱時的氣味讓我想到小時候在嫁娶場合吃到的甜米糕。蒸好後,上桌前還得淋上烈酒、點火,讓藍色的火焰在布丁上起舞。由於布丁會在數週前做,並且定期加酒進去,換言之,布丁本身是個可燃物,而且還有不少助燃物質。我沒真的點燃過布丁,猜想這是不是也藉機讓多餘的酒精揮發掉,才不會吃完大家都醉了。吃的時候要配加了白蘭地的奶油醬(再來更多的酒),或是配點香草冰淇淋也不錯。我買過兩次,室友並不怎麼捧場,從耶誕吃到新年,還得買盒冰淇淋來解決它,感覺這布丁像聚寶盆永遠吃不完。

作家蔡珠兒曾經在書裏頭寫過她旅英時,鄰居瓊斯太太總會喚她一起做聖誕糕,後來還千里迢迢寄到亞洲給她。這位廚娘在文章裏說,她總不忍心告訴瓊斯太太,聖誕糕比牆還難吃。看書至此總忍不住噗哧一笑,今年還是不要買牆好了。

※ 本文摘自《倫敦腔》,原篇名為〈耶誕布丁〉,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