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pexels

世人用宗教信仰的熱忱在宣傳維生素D,包括醫師

文/凱倫.希區考克;譯/劉思潔

去年夏天,我在住家附近的泳池游泳,當時接近正午,我知道應該上岸遮陽好保護皮膚,但是池水清涼而陽光暖和,覺得很舒服,我認為或許再補充一點維生素 D 就好了。我看到一位女士穿著全身式潛水衣,向泳池走過來,她還穿著襪子、帶著連指手套和面罩,臉部只露出一個小圓圈。她調整手套時,我聽見她對身邊的女士說:「若非必要,我才不要穿成這樣,這是有醫學原因的。」我真想請教她有什麼醫學原因。我看看自己的曬斑,從泳池上來。

隔一個星期,有位病人告訴我,一名標榜自然療法的全科醫師要幫她進行所謂的「馬歇爾醫療方案」(Marshall Protocol),[4]她請教我的意見,我說我從來沒聽過。她看著我,彷彿我是個孩子。「是關於維生素 D 的。」她說。我開始不安了:這會是我應該知道、卻老是記不起來的內容,像是自體抗體陰性(anti-Ro)和自體抗體陽性(anti-La)的區別那樣嗎?該方案規定她要長期不能曬太陽──或許要超過一年──而且不吃任何含有維生素 D 的食物,看起來是要把細菌餓死、修復免疫系統。「我都把自己關在家裡,窗簾全部放下來。」她說。

此時,大家都用宗教信仰的熱忱在宣傳維生素 D。維生素 C 在一九八○年代也曾風靡一時,那段時間裡,維生素 C 可以治百病──癌症、流感、心臟病發作、愛滋病毒──並讓我們活到一百五十歲。小時候,我和哥哥就從這股熱潮占盡了好處,專家都說吃糖會導致過動,但維生素 C 有益健康。我們脅迫媽媽要買那種吃起來就像超大綜合涼糖的超大罐香濃柳橙錠,然後我們就一邊看電視、一邊大把大把地抓來吃。對我們而言,維生素 C 就是一種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合法棒棒糖。

在饑荒或嚴重吸收不良的情況下,維生素缺乏症會造成真正的疾病:缺乏維生素 C 會引起壞血病,缺乏維生素 B1 會引起心臟衰竭和神經病變,缺乏維生素 B12 會造成貧血和神經受損。古代埃及人知道攝取動物肝臟可以治療夜盲症(缺乏維生素A所造成的)。軟骨症──骨骼變得虛弱、柔軟、畸形──通常是極度缺乏維生素 D 所造成的。在十八世紀,治療軟骨症要服用以蝸牛、蠕蟲和啤酒熬煮的濃湯。

我們從蛋黃、動物內臟及富含油脂的魚類攝取維生素 D,但是要讓皮膚曬到太陽,才會產生體內主要的維生素 D。顯然我們都會有一點缺乏維生素 D,因為我們待在室內的時間太長了:工作、玩耍、遮陽。這種輕微的維生素 D 缺乏症,已被發現與各種問題有關,從骨折和跌倒,到憂鬱症、癌症、心臟病發作。維生素 D 錠是最新的神奇萬靈丹,只要你上醫院或是找全科醫師諮詢,就很有可能要接受維生素 D指數的檢測。澳洲每年花一億五千萬澳元的全民醫療保險經費,來支付四百萬件維生素 D 檢測。我們為了「神效的濃度」而辯論:每公升血清要有五○、七○或一○○奈米莫爾呢?

維生素和其他的營養補充品都是大生意──對於製造的藥廠、銷售的藥商(全球每年銷售估計有六百八十億美元)、檢測我們血液維生素濃度的實驗室而言皆然。

你花個一千元,就可以請另類療法的治療師把高劑量維生素 D 直接輸入你的血管,而別的醫師可能會宣稱那只是提供食物給細菌。非主流醫學的做法就是撐死你或餓死你,醫師則在兩者之間緩步前進,多半就是建議維生素 D 濃度過低的人補充低劑量。

在已開發國家裡,可以走動的一般人很少會罹患真正的維生素缺乏症,但是有超過三分之一的人會服用某種型式的維生素補充劑,因為他們相信自己缺乏某些東西。

有愈來愈多證據顯示,沒有真正缺乏維生素卻服用補充劑,是會造成傷害的:更容易罹癌、更可能心臟病發作、更常骨折。維生素 D 過量(維生素 D 過多症)會導致血液中的鈣濃度飆高的危險,會造成意識混亂、肌肉無力、嘔吐、腎結石、骨質脫鈣、疼痛;維生素D不足則是導致骨骼變薄。但我們還不清楚維生素 D 濃度過低是否會造成別的疾病。有許多觀察研究顯示,健康狀況不佳者的維生素 D 濃度較低,但是並沒有可靠的證據指出維生素 D 濃度過低會導致健康問題。如果你身體不適,就會想待在室內,並且維生素D的濃度會比較低。要再等好幾年,我們才會開始看到最早的大規模隨機對照試驗的結果,得知維生素 D 補充劑與安慰劑對各種非骨骼健康問題的影響。對於西方人拼命追求健康的重要目標而言,或許少量的補充劑會有幫助,但是超高劑量或極端的剝奪都無法治療什麼,反而會造成真正的傷害。

維生素是好東西,但如果你能獲得數量足夠的真實食物、一點陽光,你就很可能會得到身體所需要的所有維生素。沒有任何藥丸可以抵銷吸菸、不活動、每天喝掉一瓶威士忌所造成的傷害。新鮮的農產品讓你的身體細胞吸滿無法裝瓶的營養。事實就是這麼平凡無奇:如果你想活得好、活得久,就要有天時地利,祈求上蒼庇佑,多吃蔬菜,多散步。神奇解藥幾乎都會變成棒棒糖或毒藥。

註釋
[1]譯註:由崔弗.馬歇爾(Trevor Marshall)帶領的團隊所研發的做法,以抗菌劑治療慢性發炎病症。

※ 本文摘自處方箋》,原篇名為〈火紅的藥丸〉,立即前往試讀►►►